1990年,元奎頂替林正英,拍了一部經典,結果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陆凡 2022/08/04 檢舉 我要評論

80年代中期,「嘉禾」與「洪家班」合作的《僵屍先生》,掀起了香港電影的「僵屍熱潮」。

然而,隨著同行的跟風、題材的氾濫。「僵屍片」在80年代末也走向衰落。為了挽救衰落的市場環境,「嘉禾」與「洪家班」開始對「僵屍片題材」的創新,進行新的嘗試、探索。

1990年,為了尋求市場票房的突破,嘉禾希望林正英、劉觀偉聯手打造一部「喜劇元素」濃郁的「僵屍片」作品。但是這個提議,卻致使劉觀偉、林正英先後離開了嘉禾。

林正英的離開,造就了元奎的一次事業機遇。這一年,元奎頂替林正英,成為了嘉禾「僵屍片」大銀幕中的男一號,出演了《屍家重地》。而這部作品的誕生,也改變了元奎的人生軌跡。

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1990年林正英出走嘉禾的這段往事;同時說一說,改變元奎人生軌跡的「僵屍經典」——《屍家重地》。

一、劉觀偉、林正英的「僵屍片」創新之路

80年代末,「僵屍片」市場開始衰退。為了挽回市場頹勢,洪家班開始對「僵屍片」的題材創新,進行探索、嘗試。而「洪家班」背後的大老闆「嘉禾」,也給予了他們大力支持。

1988年,劉觀偉嘗試改變以往「僵屍片」的結構與風格,拍攝了《僵屍叔叔》。為了幫助洪家班完成拍攝,「嘉禾」派出了王英傑,以執行導演的身份,參與了這部《僵屍叔叔》的創作。

在這部《僵屍叔叔》裡,演員陣容進行了大換血,法力高強的「伏魔師父」,也從以往的一位變成了兩位。而電影的風格,也剝離了以往「僵屍片」的驚悚元素,走起了純搞笑的路線。

儘管《僵屍叔叔》的演員陣容進行了大換血,但搞笑的故事設計,卻讓它吸引了不少觀眾。《僵屍叔叔》在1988年上映,影片上映16天,拿下了1400多萬的票房成績。

除了嘗試風格突破、拍攝《僵屍叔叔》,洪家班還對「僵屍片」的故事題材進行了創新探索。1989年,林正英轉型導演,拍攝了《一眉道人》。該片的故事將「中國道士」與「西方吸血鬼」進行結合,玩起了跨時空混戰的電影套路。

對于林正英的《一眉道人》,嘉禾也給予了拍攝支持。不過,《一眉道人》上映了43天,卻只拿下了1100多萬港幣的票房。

這個成績,相比于《僵屍叔叔》16天1400多萬的表現,顯然差距甚遠。

相較之下,嘉禾認為純喜劇化的《僵屍叔叔》,比《一眉道人》這種「中外混戰」的風格,更具市場吸引力。

于是在1990年,嘉禾希望洪家班將「僵屍片」的創作方向,集中在《僵屍叔叔》這類純喜劇化作品之上,並希望劉觀偉、林正英合作一部純喜劇化的「僵屍作品」。

然而,嘉禾的這個創作提議,為林正英、劉觀偉的離開,埋下了伏筆。

二、「劉觀偉的離開」與「林正英的出走」

1990年的嘉禾,希望洪家班拍攝一部「喜劇元素」濃郁的「僵屍片作品」。然而這個想法,遭到了劉觀偉、林正英的反對。

劉觀偉在完成了《僵屍先生》、《僵屍家族》、《靈幻先生》、《僵屍叔叔》的「僵屍先生4部曲」後,決定放棄「僵屍片」的拍攝。劉觀偉不希望自己的導演之路,被「僵屍片」的題材束縛,渴望嘗試執導新的電影類型。

而林正英則希望,嘉禾再度投拍一部「中外混戰」類型的「僵屍片」,利用這種新穎的「故事題材」,刺激「僵屍片市場」的回暖。

雖然林正英、劉觀偉各有各的想法,但沒有幕後老闆「嘉禾」的資金支持,一切想法也都是枉然。

于是在1990年,追求創作自由的劉觀偉,離開了嘉禾,成立了自己的「劉觀偉製作有限公司」,走上了獨立製片人的道路。

可能是受到了劉觀偉的影響,林正英也在1990年離開了嘉禾。

為了貫徹自己的電影理念,離開嘉禾的林正英,找到了「寰亞電影」和「藝能影業」,掛起了「僵屍先生5」的招牌,以監製的身份,策劃、拍攝了《驅魔員警》。

在之前的「僵屍先生四部曲」裡,出品人何冠昌、監製洪金寶、導演劉觀偉,一直是雷打不動的「幕後鐵三角」。

然而,自這部《驅魔員警》開始,「僵屍先生系列」似乎也變成了,林正英獨立運營的一個電影IP。

雖然劉觀偉、林正英先後出走,但這卻並沒有讓「兵多將廣」的嘉禾,放棄拍攝「喜劇化僵屍片」的念頭。1990年,嘉禾讓劉鎮偉頂替劉觀偉,讓元奎頂替林正英,拍攝了經典「僵屍片」《屍家重地》。

值得一提的是,元奎雖然在電影銀幕上,也塑造過不少經典角色,但大都是配角。而他以男主角身份出演的電影作品之中,這部《屍家重地》算得上是最具知名度的一部了。

接下來,我們就聊一聊元奎主演的這部「僵屍片經典」——《屍家重地》。

三、嘉禾最後的「僵屍經典」,元奎、劉鎮偉的「風雲際會」

80年代中期,劉觀偉導演用一部《僵屍先生》,掀起了「僵屍片熱潮」,引來了無數同行的跟風、模仿。而在這些跟風者中,劉鎮偉算是玩出自己風格、玩出自己特色的一位了。

1987年,劉鎮偉與王家衛加入了鄧光榮的「影之傑製片公司」。在鄧光榮的支持下,劉鎮偉以導演身份,跟風拍攝了《猛鬼差館》、《猛鬼學堂》、《猛鬼大廈》三部「僵屍片」作品。

思路活躍的劉鎮偉,沒有一味照搬「洪家班」的「僵屍片模式」。而是將「警匪動作元素」與「僵屍片」結合在一起。而這種「員警鬥僵屍」的風格,也讓《猛鬼差館》、《猛鬼學堂》、《猛鬼大廈》三部作品,獲得了不錯的票房成績。

1988年,王家衛的《旺角卡門》上映後票房受挫,但王導憑藉出色的「忽悠能力」,讓鄧光榮籌集鉅資,投拍了電影《阿飛正傳》。

擔心《阿飛正傳》會賠光「影之傑」家底的劉鎮偉,在1989年離開了「影之傑」,之後轉投「嘉禾」旗下。而1990年,劉觀偉的出走,為劉鎮偉的導演事業帶來了轉機。

這一年,劉鎮偉、元奎二人,頂替了劉觀偉、林正英的電影合作,在嘉禾的支持之下,共同拍攝了《屍家重地》。

這部《屍家重地》,保持了劉鎮偉一貫的「僵屍片」風格,依然是一個「員警鬥僵屍」的故事。

在一座偏遠的漁村裡,村民們不勞作,卻個個生活富裕,這引起了當地「警長」石春(元奎飾演)的注意。石春懷疑村民們在村子裡種植「大麻」,靠不法手段致富。于是對村子展開調查。

其實,村民們並沒有「種植大麻」。三百年前,這個村子裡的村民打劫了一艘進貢給皇帝的貨船,船上有無數的財寶。如今的村民們,憑藉祖先留下的財寶,安穩度日。

三百年前的貢船上,除了有無數的財寶,還有一具「秦屍」。貢船被劫、船員慘死,怨氣被「秦屍」吸收,發生了「屍變」。

為了對付「秦屍」,村民們的祖先請來法師,將「秦屍」封印在了村外的後山,還立起了「前方兇險,私家重地,外人勿近」的警示牌。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警示牌被損壞,只剩下了「私家重地」四個字。

最近,村長發現「秦屍」的封印有異動,于是邀請法師做法。法師表示「秦屍」身上戾氣太重,必須請戲班來唱一齣《水漫金山》,才能消除戾氣。

村子裡請戲班唱戲,引起了石春的懷疑。石春認為,不是什麼節日,也沒有生辰壽誕,無端唱戲、一定有古怪。戲班一來到漁村,石春便帶領手下,進行了一番盤查。

村裡的一位寡婦,將漁村有寶藏的消息,告訴了自己在村外的情人,還給了他一張藏寶圖。情人前來尋寶,結果被「秦屍」襲擊,藏寶圖誤打誤撞,落入了戲班花旦「九姐」(吳君如飾演)、「阿秋」(陳淑蘭飾演)手中。

九姐、阿秋不認字,于是找來戲班的「林先生」(盧冠廷飾演),三人相約一同尋寶。九姐、阿秋、林先生三人離開戲班、混入村內,結果引起了石春的懷疑。

石春認為,九姐三人可能是「毒販」,借戲班做掩護,來村子進行「[毒·品]交易」,于是暗中跟蹤三人。

九姐三人尋找寶藏,無意間進入封印「秦屍」的禁地。石春以為此處藏有「[毒·品]」,便沖上去拘捕三人。糾纏間,幾人弄壞了封印,「秦屍」離開禁地,襲擊了無數村民。

村長死前,用答錄機錄下了對付「秦屍」的方法。為了保護漁村的安寧,石春根據村長留下的資訊,帶領眾人找到法器,最終消滅了「秦屍」。

這部《屍家重地》和《僵屍叔叔》一樣,都將故事的重點,放在了喜劇橋段的展示之上。密集的喜劇橋段,搭配上元奎、吳君如、陳淑蘭、盧冠廷的出色表演,戳中了不少觀眾的笑點。

90年代初,「僵屍片」市場一蹶不振。《屍家重地》在1990年上映後,只拿下了490多萬的票房成績。而這一年,林正英的《驅魔員警》也只拿到了360多萬的票房。

《屍家重地》的票房慘澹,讓嘉禾意識到「僵屍片市場大勢已去」。1991年,徐克向嘉禾靠攏,拍攝了《黃飛鴻》,掀起了新的功夫片浪潮。于是在這一年,嘉禾放棄了「僵屍片」的電影市場。

而這部《屍家重地》,也成為了嘉禾最後的「僵屍經典」。

四、元奎迎來人生轉機,林正英陷入事業困局

在合作《屍家重地》之際,元奎、劉鎮偉交流了電影拍攝的「心得」與「想法」。交談之中,二人產生了聯手拍攝《賭聖》的念頭。

隨著《賭聖》的誕生,元奎、劉鎮偉的導演事業,也走上了新的高峰。而後的《精武門1991》、《賭霸》、《漫畫威龍》,也讓元、劉二人獲得了不少讚譽。

1992年,李連杰成立「正東電影」。而隨著加入「正東電影」,元奎的導演之路,也走上了最高峰。

1990年出演了《屍家重地》的元奎,一路順風順水,走上了事業巔峰。而1990年拍攝了《驅魔員警》之後的林正英,則陷入了事業低谷。

《驅魔員警》上映後的票房成績並不理想,而之後林正英與「穎豐電影」、「永盛電影」、「新寶電影」、「浚升影業」、「萬里影業」合作的《僵屍至尊》、《天地玄門》、《非洲和尚》、《嘩鬼旅行團》、《新僵屍先生》等作品,也都票房慘澹。

1994年,看到「僵屍片」市場回暖無望的林正英,放棄了電影之路,進入「亞視」、轉型電視螢幕。

而隨著林正英的告別影壇,「僵屍片」也徹底在90年代的港片大銀幕之上沒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