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年前的邪典港片,徐錦江的成名作,因尺度大膽,被刪減6分鐘

陆凡 2022/07/1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香港恐怖電影譜系里,除了以鬼神、狐妖、僵尸為代表傳統中式恐怖元素外,還有大量來自西方或是東南亞地區的異域舶來文化。

其中在香港電影影響最深的,當屬東南亞地區流行的巫蠱降頭理論。

港島人本就篤信鬼神陰陽理論,加上地理位置靠近東南亞,因此從六七十年代開始,香港電影中就開始涌現很多帶有降頭術元素的電影。

比如僵尸片代表人物的林正英,就在九十年代拍攝過電影《 妖怪都市》,片中出現了陰陽同體的雌雄僵尸的設定,電影中描寫是降頭師煉成的「陰陽尸」。

而說到降頭術電影的巔峰之作,當屬八十年代邵氏cult名導桂治洪的「邪典五部曲」,1980年的《邪》,1981年的《蠱》和1983年的《魔》,以及兩部衍生作品《邪斗邪》和《邪完再邪》。

在這五部電影中,導演桂治洪將東南亞的降頭術文化展現得淋漓盡致,因其情節生猛、尺度咋舌而成為很多觀眾記憶里的童年噩夢,在cult片影迷圈子有著極高的地位。

這一期首先要推薦的是, 系列中拍攝相對較晚,但卻是集大成之作的《魔》

這部電影是徐錦江初入銀幕時的早期作品,卻也是導演桂治洪最后一部導演的恐怖片。

本期「 被遺忘的邪典片」,就來帶大家重溫一下這部經典電影——

《魔》

The Boxer‘s Omen

七十年代末,邵氏公司與嘉禾公司的競爭呈現白熱化的狀態。

1980年,洪金寶為嘉禾公司拍攝了靈幻功夫喜劇《鬼打鬼》,將傳統民俗、鬼神文化和武打功夫相融合,上映后即大獲成功,票房高達 560萬港幣,由此促成了幾年后的僵尸電影熱潮。

同時期,邵氏見到恐怖驚悚題材的市場,迅速找來麾下以重口生猛著稱的導演 桂治洪,開發此類展現民俗文化的恐怖怪談類電影,并于1980年試水推出了電影《邪》。

在拍攝《邪》,桂治洪在邵氏只能算是二線導演,和同樣熱衷暴力情節的牟敦芾一樣,是公認的邪典導演。桂治洪在七十年代拍攝了一系列帶有強烈風格的奇案電影,皆有不俗的反響,較為人熟識電影的有 《蛇殺手》、《成記茶樓》、《大哥成》、《香港奇案系列》等等。

從1980年的《邪》開始,桂治洪開始了恐怖驚悚題材的探索,大膽將東南亞的降頭術引入電影中,故事主打奇情驚悚,并利用特攝技術,營造出生猛的恐怖場面,成為桂氏恐怖片的賣座法則。

電影開始于一場激烈的拳擊擂臺比賽。

主人公 陳雄(高飛 飾演)是一位職業拳王兼黑幫打手,這個人設大約是在影射現實中的演員陳惠敏,陳惠敏本身就是職業拳手出身,也是香港黑道資歷最老的「雙花紅棍」。

回到劇情,陳雄的弟弟陳威(王龍威 飾)也是一位拳手,在一次擂臺比賽中,陳威遇到了泰國拳王巴博(楊斯 飾),陳威經過一番苦戰,最終將巴博打倒,贏得了拳賽。

卻沒想到,就在裁判哨聲響起后,巴博不甘失敗,竟然從背后偷襲,令陳威重傷,陳雄憤怒上臺暴揍了巴博,兩人因此結下仇怨。

拳賽結束后,陳威替黑幫出頭,在一次搶地盤的爭斗中被敵對勢力埋伏,導致落在對方手里,就在危急關頭,一陣狂風大作,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位高僧的佛光顯現,陳雄因此得救。

事后,陳雄有驚無險地回到了家,與情人一夜幽歡,可就在半夜時分,陳雄恍惚間,竟然又看到了一陣黃色佛光,那道佛光竟然是一座泰式廟宇的屋頂。

陳雄大感不解,但卻沒有放在心上,他的弟弟因遭到偷襲而癱瘓,作為哥哥兼黑道大哥的陳雄自然不肯善罷甘休,因此決定去往泰國當地,尋找巴博報仇。

抵達泰國后,不服輸的巴博與陳雄約定,三個月后在擂臺決一生死。

之后,陳雄在泰國游玩,偶然發現一座廟宇的屋頂,竟然與自己見到的佛光一模一樣,好奇之下進入寺廟,卻沒想到,寺內的僧侶見到他,不僅道出他的名字,還自稱已經等候多日。

僧侶告訴陳雄,他們一直在等他來寺內,解決一樁大麻煩。

在寺廟內,原本有一位法力高強的高僧 清照大師(徐錦江 飾),不久前,曾到香港收服一位作惡多端的邪派降頭師馬古素,但沒想到,馬古素有位同門師弟,掌握更加邪惡的降頭術。

這位邪派降頭師,以蛇毒馴養毒蛛,再用毒蛛煉成金針毒降,暗算了清照大師,導致清照大師殞命。

但清照大師法力高強,雖然中毒殞命,但同時留下了破解之道,在坐化之前再三叮囑,要把他的遺體放進瓦缸里,并說三個月后,有一個叫陳雄的人,會到來為他解除毒降,還他金身。

之所以選中陳雄,是因為清照大師算出,他與陳雄的前世是親兄弟。

陳雄對于僧侶的說法不相信,正打算離開泰國,可當晚在酒店內,陳雄卻感受到身體劇烈不適,竟然從身體內吐出一只鱔魚,讓陳雄驚駭不已。

陳雄當即回到寺廟,才知道自己已經與清照大師宿命相連,陳雄也會死于降頭術,如今他還沒有殞命,只因全靠清照的多年修為。

不得已,陳雄只好遵從清照大師的遺言,學習破解降頭術的方法,但要消滅邪魔,他必須出家做和尚,既然是出家人,就必須遵守清規戒律,戒掉酒色,否則就會影響自身法力。

經過寺廟內的修行后,陳雄掌握了破解之術,與邪派降頭師展開斗法。

斗法這場戲,是這部電影最精彩的段落,也是導演桂治洪最熱衷的特攝技術和奇觀展現,為了刻畫降頭師與正派佛門的斗法,劇組運用了不少道具,也用上又紅又綠的昏暗燈光,來營造氛圍。

對于降頭術的邪惡、怪誕的刻畫,可謂讓人嘆為觀止,情節足夠生猛,而最精彩的部分,是邪惡巫師運用飛頭降做法的場面。

當然,最終還是邪不壓正,在寺內高僧的法力加持下,陳雄成功擊敗了邪派降頭師,不僅救了自己,也幫助清照大師重塑金身。

泰國之行暫且告一段落,陳雄飛回香港,當見到年輕美麗的情人之后,陳雄這位半路出家的和尚再也守不住清規戒律,也為他之后的危機埋下了伏筆。

三個月后,陳雄回到泰國,與仇家巴博打擂。

陳雄突然覺得身體不適,一度處在下風,好在經過一番鏖戰,陳雄還是打敗了巴博。

原來,被陳雄消滅的降頭師,竟然還有幾位同門師兄弟,想要找陳雄和清照大師復仇,于是尋來一位年輕女人的尸體,將其放入鱷魚尸體內,經過做法,修煉成最離奇的「艷鬼降」。

陳雄雖然贏得了比賽,但身體的不適卻越來越劇烈,只好去找寺廟內的高僧求助。

僧侶詢問陳雄回港后是否有破戒,內心有愧的陳雄不敢說實話,導致陳雄第二次與降頭師斗法的時候落敗,寺廟內清照大師的金身,也突然破裂,預示大限將至。

清照大師再度顯靈,告訴陳雄,再過半個月他的身體便會腐爛,到時陳雄便會死亡。

如今的最后保命機會,便是到尼泊爾加德滿都的寺廟里,找到他的舍利子,含有清照死前的所有法力,借此誅殺降頭師控制的邪魔。

于是,陳雄來到尼泊爾的寺廟,與此同時,降頭師也派出艷鬼出動,雙方在寺廟內展開斗法,關鍵時刻,陳雄找到了寺內的舍利子,靠著清照大師的法力,誅殺了艷鬼降。

一場混戰過后,三名邪派降頭師被徹底消滅,清照大師金身重塑,陳雄也功成身退。

電影的故事到此結束。

這部《魔》是桂治洪最后一部導演的恐怖電影,桂治洪不僅自編自導,同時還擔任影片的特技執導,也因此,全片中對于降頭師之間的斗法場面的特技處理,成為電影最大的噱頭和賣點。

演員方面,主演 高飛是著名的動作演員,也做過導演、編劇和武術執導,但以演員身份最為成功,此片中還有王龍威、楊斯兩位動作影星。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中飾演泰國高僧的演員,是當時初出茅廬的 徐錦江。彼時的徐錦江剛剛簽約邵氏成為新人演員,只能在一些武俠電影里打醬油,《魔》算是他第一部戲份比較重要的電影。

《魔》的編劇司徒安是一位從粵語殘片時代就已成名的編劇,其職業生涯的作品相當多元,各種類型電影皆有涉獵,與桂治洪合作了《邪斗邪》、《蠱》、《尸妖》以及這部《魔》在內的多部電影,一直到九十年代才淡出影壇。

影片的故事并不復雜,很明顯是受到了《鬼打鬼》系列的啟發,核心聚焦在正邪雙方的「斗法」上面,只是《魔》更多以展現降頭師之間的巫術斗法,情節剝削獵奇,以舞臺形式展現天馬行空、光怪陸離的正邪斗法,異常大膽生猛。

電影算是《蠱》的續集,情節有些微聯系,但更像是升級版。

影片在拍攝技巧及制造恐怖氣氛的營造上,算是頗為出色的地方,大量運用聲光電特效,凸顯雙方斗法的奇幻感,雖然道具現在看來比較假,但在當時而言,可以稱得上腦洞大開了。

《魔》在1983年公映,票房過四百萬,但年票房榜排30位,成績算是不過不失。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桂治洪的風格,他的電影中從來不缺少出位戲份,也因此《魔》在不同地區發行的版本也有不同,完整版時長為105分鐘,而很多版本則剪去6分鐘的鏡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