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和校長」雙鷹青,入境濠江對上崩牙駒,跑路後成為茶餐廳老闆

黄朔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他為香港第一黑幫訓練出一個個紅棍打手,自身武藝高強,曾入境濠江與崩牙駒拼殺。

遭通緝後潛逃多年,被人發現時已成為一家生意爆紅的「茶餐廳」老闆。

他就是黑幫和勝和的「勝和校長」,雙鷹青。

1973年,「雙鷹青」出生于香港荃灣的一個普通家庭,原名陳月青。陳月清打小就長得俊俏,由于自幼愛好武術,長得是高大壯碩,那身材更是黃金比例。

從外貌這一點來說,他就猶如鶴立雞群,同齡人站他身旁不免自行慚穢。

早先那個那個年代的人,因為社會環境的原因,會比較崇尚武力,在老一輩的薰陶下,陳月青也不例外。

在學校,憑藉著比同齡人高大的身軀,在打架這方面上,陳月青是勝多敗少的。

由于常年在學校跟人打架,被家裡知道了,自小家教就頗為嚴厲,陳月青到了十六、七歲正當發育兼叛逆的年齡,嚴厲的家教卻起了反作用,家裡約不允許做什麼,陳月青就偏要去做。

于是在學校裡他便成了猶如小霸王一般的存在,許多不良學生都紛紛拜倒在他麾下,成了他的小弟。

成了「校園大哥」以後,在外貌的光環下,青春期的女同學不免對他產生愛慕之意。

正所謂:「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

很快陳月青就與一位漂亮的女同學談起了戀愛,畢竟大家都是處于青春期階段,雙方看對眼了,荷爾蒙大量外泄,做出點促進人口增長的事情也不少見。

可這事被校長知道了,以敗壞校園風氣,將他開除了,女同學也沒臉見人轉學了。

不得不說,父母教育孩子是為了孩子好,但許多時候方法沒用對,只能起到反效果。

90年代初,香港的黑色勢力充斥著各行各業,社團之間為了延續,總會吸收年輕人來作為勢力的補充。

離開校園的陳月青,已是接近一米九的大高個,剛接觸社會沒啥技術傍身,原本在學校又是不良少年的頭領,便常與街邊古惑仔混跡在一起,流連于青樓、舞廳、夜店等娛樂場所。

為了在人前顯示自己的威風,還在胸前做了個紋身,紋了一對老鷹,一雌一雄,這也是他「雙鷹青」這個外號的由來。

但成了古惑仔也得有生活費、也得吃飯,由于能打,沒多久陳月青便被黑幫和勝和的人看中了,並受邀加入了和勝和,從此真正踏足江湖。

初出茅廬的陳月青跟許多小馬仔一樣,無非就是在娛樂場所看場、當個泊車小弟。

娛樂場所裡的紙醉金迷、燈紅酒綠深深地吸引著陳月青,仿佛這才是他嚮往的生活,加入社團後,更是讓他在這條不歸路上,一條道走到黑。

由于武功高強,有來搗亂的人多被陳月青給打跑了,他所看的場子也少有人來鬧事,因此他便開始小有名氣。

這一點深得大佬器重,很快,陳月青也成了一個小頭目,手下擁有一批打手馬仔,開始為社團插旗陀地、開疆拓土,在社團內的地位更是水漲船高。

三兩年裡,他持續地打擊荃灣一帶的14K以及新義安勢力,直到這兩方的勢力退出荃灣為止,並拿下當地生意最好的兩家的士高,成為荃灣夜店小王子。

由于當時《古惑仔》上映,陳月青一頭長髮的造型與電影裡「陳浩南」一角頗為相似,並且在當時名噪一時,引得許多馬仔紛紛前來投靠,陳月青也被譽為「社團周華健」。

除了這個外號,他還號稱「勝和校長」。那是因為本身就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許多馬仔經過他調教,武力值也提高許多,在爭搶地盤之時,這一點體現得淋漓盡致。

社團內許多大佬見狀,便派自己手下的馬仔來跟著陳月青學藝,陳月青也沒拒絕。因此,他就猶如黃埔軍校一般,教出和團內的武裝力量,又猶如新義安的「總教頭」蘇龍的角色,新義安裡「五虎十傑」有「三虎」就出自蘇龍之手。

和勝和整個社團在初期的收入,很大部分來源于第一任坐館甄國龍一手建立的「麻將王國」,他們經營的是合法麻將館,但麻將館始終只是小賭檔,相比于澳門大部分人以賭為主業來說,那收入可謂是天差地別。

1995年末,和勝和大佬「刀文龍」過境濠江,打算為自己、為社團在澳門大幹一番,卻被當時澳門最大勢力的14K「崩牙駒」打了回來。

如此巨大的一塊蛋糕就放在隔壁,卻吃不到,和勝和高層叔父們十分不甘心,決定再派武功高強者前去襲營,即使吃不到也能噁心對方一下。

陳月青成了不二人選,首先肯定是因為他能打,其次就是他還不算高層,即使出了什麼事,後面還有大佬可以出面兜著,猶如「臨時工」一般的存在。

而陳月青本人也願意接這個活,這事要是真的辦成了那升職加薪是妥妥的,名揚天下就在此一舉。

在1996年,二十六歲的陳月青帶著百十名馬仔坐著快艇來到澳門,天下本就沒有不透風的牆,更何況如此的聲勢浩大、如此的興師問罪,崩牙駒早就收到消息。

崩牙駒的軍師石永祥先是用計將「刀文龍」打回香港,這回又故技重施,給陳月青布下了天羅地網。

在崩牙駒親自帶領下,麾下頭馬「豪仔」、行動組組長「猛鬼添」等猛人齊出,陳月青只能鎩羽而歸。

不得不說,當陳月青踏進澳門那一刻起,就註定得退敗而歸,畢竟正值巔峰期的崩牙駒,可是被外媒譽為「澳葡末期教父」絕不是浪得虛名。

雖然陳月青是灰溜溜地回到了荃灣,但聲勢並沒有衰減,反而更勝從前。

他也借著這股聲勢,招兵買馬,訓練出更多打手,拿下荃灣更多的夜店、酒吧等娛樂場所,實力一下子膨脹許多。

除此之外,陳月青更是在自己看管的這些場子裡賣丸仔,靠著這個賺得盆滿缽滿。而正當陳月青實力大幅增強之時,有人卻不開心了。

江湖有傳言:「勝和荃灣一條龍」,這個「一條龍」指的是當年和勝和的元老「傻福」、「傻澤」兄弟倆早年在荃灣插旗,將其他社團的勢力大部分都給清除出去,也就是說「傻福」兄弟倆是早已在江湖上成名的大佬級別人物。

這兩兄弟雖然與陳月青分屬同門,又同為荃灣土生土長的人,雙方卻不冷不熱。

但雙方的地盤都在荃灣,只要陳月青勢力長一分,「傻福」這邊就得弱一分,身為社團元老,礙于情面不想跟小輩計較,但內心裡兄弟兩人還是頗有微詞。

回歸之後,一改港英當局的不作為,社會環境煥然一新,黑社會分子陸續被送進大牢裡,因此許多曾經的大佬都改行做正當生意了。

但陳月青沒有,他沒有意識到這個變局,依舊做著違法亂紀的事情,很快就被阿sir盯上了。

98年,兩名臥底混進陳月青的勢力中,臥底兩年後終于收集足夠的證據,在千禧年時期開始行動,出動了三百多名警力。

當場抓獲數十名馬仔,而身為首領的陳月青卻成了漏網之魚,逃到深圳不知所蹤,但從此他也成了通緝犯。

而陳月青這一跑,荃灣辛辛苦苦打下的地盤,盡數都被「傻福」兄弟倆收入囊中,這一出用「為他人做嫁衣」來形容再貼切不過了。

直到2003年的某一天中午的時候,幾個在香港與深圳來回跑的貨車司機搭夥吃飯,他們相約來到深圳福田區水圍村裡一家廣受好評的「翠華茶餐廳」。

因為正值飯點,人手不夠,有位沒穿工作服的年輕人端著盤子來給司機們上菜,其中有位司機看了他一眼,只覺得眼熟。

經過再三觀察,發現一頭長髮依舊、俊俏的臉龐比往昔少了煞氣、最主要還是那黃金比例猶如、威猛先生般的威猛身材,司機更是確定他就是陳月青。

這下子著實讓人意料不到,一個曾經的黑幫大佬,改行成了茶餐廳老闆,跨度有點大,就猶如鄭伊健主演的那部電影《九龍冰室》一般。在常人看來,便覺得黑幫老大淪落到賣奶茶,那是沒落了。

事實上陳月青閒時也會出來跟熟客閒聊,他也不避諱自己曾經的往事,更是調侃當初做麵粉、丸仔是大錯特錯!錯在哪裡呢?

試想,賣麵粉雖然明面上利潤高,但層層扣下來到手的所剩無幾,不僅得承擔被抓的風險,經常還得與其他社團甚至同門比武動刀;反過來看他現在的茶餐廳,生意紅火,一杯奶茶或者一個鳳梨油,幾塊錢成本能賣到二三十塊,還不需要理會道上那些事情,輕鬆自在。

2008年,陳月青決定回到故鄉自首,由于表現良好,入獄五個月就出來了。

出獄後,在深圳經營的茶餐廳與合夥人拆夥,各自單幹,而「翠華」被合夥人提前註冊,自己那家便只能更名為「大有利」茶餐廳。

當然,他的江湖路並沒有結束,出獄後的他還為元朗賭神「爛賭平」(靠著賭廳漏洞,贏了16個億,被人下追殺令)保駕護航。

除此之外,他將重心放在正當生意上,與「勝和太上皇」一同參與元朗的房地產開發。

在2010年還成了和勝和社團的「摣數」,「摣數」這個位置是與「坐館」平齊的,「坐館」類似決策人,「摣數」是管理社團賬目的。

如今陳月青已不再過問江湖之事,可謂是浪子回頭。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