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猩猩之王「滅霸」的35年:偉大的族群領袖,晚年被兒子奪取王位,逃亡過程被人類攔截,幾聲槍響後同妻兒共赴黃泉

小魚 2022/10/28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個出身卑微的大猩猩,在火山斜坡的逆境中奮起成為繁殖後代最多的銀背首領。滅霸先是被自己的大兒子罷免,但仍然頑強地保護他的族群,直到最後被自己的另一兒子追捕,再到被人類消滅。

在剛果(金)與烏干達接壤的地方,剛果河支流的源頭形成一個被稱為「瑪亞洛德」沼澤的空地。大象是這裡的常客,它們定期來此聚會,探親訪友,也順便補充鹽分。在大象心滿意足地離開之後,沼澤空地安靜了許多。

剛果盆地的平地大猩猩

一、山地大猩猩的漫遊之旅

在開始的幾分鐘內只有一隻大猩猩在沼澤空地現身,他叫滅霸。他似乎沒有同伴,是一個獨來獨往的劍客。 這只體重達280公斤的成年銀背大猩猩,足有2米高,他的臂展比身高長出至少一尺,是天生的拳擊運動員。

儘管和「泰山」一樣身高馬大,滅霸的前額很低,也向後傾斜著,並在額頭頂部鼓起一個大包,而且頭頂也是一個圓球形凸起,這讓整個腦袋側面變形成了一個葫蘆狀;看起來又像是在葫蘆頂部套了濃密的黑假髮,並一直延伸到後背——這是山地大猩猩的典型特徵。

通常,大猩猩都是塌鼻樑,而滅霸有很獨特的高鼻樑。在鼻樑兩旁,一雙充血的小眼睛離得很近,他非常直的眉脊是橙色的,耳朵又大又薄,卻被「黑假髮」遮掩了——滅霸因此看起來與古阿魯戈的大猩猩有很大的不同。平地大猩猩頭上的毛髮是栗色的,背部顏色更顯現棕色——當然銀背大猩猩除外,同時,他們的毛髮更加稀少;而銀背大猩猩滅霸是滿頭黑髮,而且身體黑毛濃密,是典型的山地大猩猩的特徵。

頭顱骨呈葫蘆狀的山地大猩猩

銀背滅霸看似兇神惡煞,卻是不折不扣的植食動物,他的牙齒不算有力,最多也只不過能劈開竹子而已。像他這樣體型龐大的銀背,一天要吃30公斤的食物才會覺得肚子不餓,比大黃牛吃的還多,而且他主要是吃素,因此吃成了大猩猩生命活動中最重要的事情。

面對沼澤裡的美食,滅霸想走過去,似乎又有些顧慮。不過,稍微猶豫之後他很快就果斷地行動了,趟進齊腰部深的沼澤地。他的家人也慢慢地試探著進入了沼澤。

在更深的水中,滅霸直立起來用後腿行走,以保證頭部高過水面。這就是人類當初為什麼開始直立行走的原因。如果你要趟過河水或是穿過深草叢,直立起來就更容易行走,也便於發現較遠的食物或是掠食者。

從他們的動作不難看出,這一家人不是第一次來到沼澤也很明顯,大猩猩一家是來沼澤地找吃的。他們一家為什麼會來這裡呢?山地大猩猩來到沼澤,難道他們不能在森林裡找到足夠的食物果腹?或是這些植物能提供他們所需要的額外營養?答案顯而易見。

素食的金剛(平地大猩猩)看起來兇神惡煞

這樣的沼澤拜伊最吸引大猩猩的地方是這裡長滿了奇妙的植物,有野薑、睡蓮和水草,像一大盤綠色沙拉。這些水生植物不僅可口,而且鹽分也很高。他們長時間在雨林吃果實和樹葉,不僅含的礦物質少,而且有些植物含番木鼈堿(士的寧)和氰化物等,他們也需要在這裡用礦物質解毒。

二、兇悍的金剛是如何對待妻兒和統治族群的?

飽餐多汁的水草莖葉之後,家長滅霸把一家人帶到沼澤邊緣的開闊地,在這裡午休,以便消化胃裡鼓脹的食物。大猩猩一家在這裡衣食無憂,他們也不像黑猩猩般吵鬧,一家人安靜地生活,日子過得平淡如水。

這群大猩猩的家庭生活很親密,幼年猩猩看起來完全依靠他們的母親,在他們母親背上和肩頭爬上爬下,一邊扒拉媽媽的毛髮,甚至是拽耳朵、拉扯嘴唇和扣眼睛眶,一邊發出「嗯嘛、嗯嘛」的嚶嚶聲,如此頑劣不化卻是他們標準的玩樂方式。

幼猩猩不僅跟人類一樣喜歡玩耍,也跟人類一樣,遊戲不只是好玩而已,更是一種階層地位的劃分手段:奧力現在假裝自己長大了,站在水裡捶自己的胸部,水珠四濺,搞得自己很MAN的樣子;他也會跟年幼的喜力比力氣,喜力掰斷一根小樹枝,奧力會折斷一個更大更粗的樹幹;或者乾脆抱住喜力摔跤一決高下,將弱者摔倒在地上,彰顯自己的強大和威猛;還有的時候,小兄弟倆會彼此逗著玩,奧力用手指點一下喜力的腦門,而喜力喜歡在奧力的懷裡來上一腳,奧力再將弟弟摔倒一次算是扯平,喜力當然又覺得自己吃虧了,他在跳到奧力的背上,摟住哥哥的脖子,將其拽倒在地……

這些年幼的傻孩子們大部分時間糾纏在一起,大呼小叫,這不是在打架,而是在親密無間地交流和交際。他們一起玩耍的模樣和人類別無二致,徹底打消你懷疑他們是人類近親的念頭。

在沼澤裡嬉戲打鬧的大猩猩幼仔

不過,大猩猩的這種打鬥很顯然也是一種示威方式,較量彼此在家庭中的地位和等級排序:奧力將來在家族中的地位一定比喜力要高。如果奧力像他大哥諾拉一樣叛逆,就可能會向家庭中的銀背大猩猩,也就是他們的父親滅霸下戰書,挑戰他的地位,成為新的首領。

而銀背滅霸看起來非常溫和,完全不像是個進攻性很強的動物,他正在用手扣鼻子,還和德國足球總教頭勒夫一樣,將粘了鼻涕的手指放進嘴裡嘗一嘗味道,「哇,還不錯,有點兒鹹味!」

而相反地,進攻性卻來自于兩位母親。母猩猩溫娜和喬蒂都有各自的孩子,小朋友正玩在一起,赫莉也正抱著小妹妹溫蒂玩得高興,而溫蒂一直在傻笑,笑口常開讓哈喇子一直掛在嘴角。和小朋友的天真無邪不同,他們的媽媽很明顯地在爭執什麼。但究竟是什麼呢?是競爭她們的社會地位,還是對寶寶的撫養權,喬蒂不想把溫蒂還給她媽媽了?又難道是在爭搶食物?看似都不像,除了大猩猩自己之外誰也很難說清楚。

這就像是在演一齣晦澀而又深奧的無聲肥皂劇,誰在做什麼,說什麼,少見多怪的觀眾幾乎什麼不知道;而此時肥皂劇的兩位女主角只是喜歡這樣,為爭鬥而爭鬥,就像是人類的婆媳吵架,毫無理由也毫無徵兆。卻也顯而易見,這是一個問題家庭,母猩猩的爭鬥是有原因的,婆媳之間也不是天生冤家對頭。

青春期的大猩猩在打架鬥毆中確立階層地位

數天之前,滅霸和另外一隻銀背猩猩爭鬥,他被打敗了,還失去大部分的女眷——這是非常傷心和懊惱的慘痛經歷,所以這位家長現在看起來非常兇狠。

因為家庭的變故和家長的暴躁,夫人溫娜和喬蒂之間的矛盾日漸增長,並會像火山一樣爆發。不過,家長滅霸注意到了她們之間的關係變化。滅霸仍然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僅是側過身子看著自己的老婆,並沒有做出什麼激烈的反應,說教或是訓斥自己的後宮。

滅霸似乎也沒有什麼好辦法處理家庭內部矛盾,女眷的爭吵是家常便飯,不值得大驚小怪的。不過,這種放任自流的態度使得事情還在惡化,兩位猩猩媽媽之間的關係顯得越來越緊張,變得水火不容,大有一觸即發之勢。在今天這個閒適而又愜意的日子裡,她們的矛盾會像暴風雨一樣突然爆發嗎?

時間很快就寫出了未來的結局,事實確是如此。家長滅霸也發現了微妙的局勢,他正在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當喬蒂正在潑婦駡街一樣撒潑時,滅霸走了過來。喬蒂發現情況不妙,她轉身向幼小的溫蒂撲過去,並試圖壓倒她。溫娜也一躍而起,猛撲上來,阻止這瘋婆子的惡行。兩隻雌性大猩猩摟抱在一起咬,而她們的寶寶各自在一旁觀戰,不僅不驚愕,還興高采烈的樣子。

但她們的媽媽是真的打起來了,而且打鬥越來越兇狠。

十分克制的家長終於忍無可忍,也加入到戰團中去。滅霸想要制止這場無謂的家庭矛盾事件,並把這兩隻母猩猩分開。倒也不用他真的出手制止,看到首領發怒,兩隻母猩猩分頭逃竄。滅霸拔腳去追趕喬蒂,因為她是惹事得。

威嚴的山地大猩猩首領,滅霸

不一會兒,滅霸追到了喬蒂,橫在她的面前。此時,他也沒有對猩猩媽媽打罵動粗,而是比劃著訴說什麼事情,試圖讓激動和暴怒的夫人安靜下來。可是,喬蒂還是怒不可遏,不聽家長的勸告和訓誡。 滅霸終於忍不住了,他大發脾氣,捶胸頓足做出樣子,對其恐嚇。家長不高興後果很嚴重,胳膊也終究拗不過大腿,喬蒂終於安靜下來。

寶寶們此時也由興奮變成了傷心,她們聽懂了家長手語比劃的意思,滅霸明確表示要將母猩猩喬蒂掃地出門。喬蒂又開始激動了,她不服從家長的指令,揮舞雙臂並吼叫著對滅霸示威。

銀背老大滅霸的體型最大,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他有近300公斤的純粹力道,破壞自己想要毀掉的任何東西。 但在這個家庭裡,銀背首領很少和黑背雄猩猩或是母猩猩打鬥,鮮有大事件發生,他們都是溫柔的巨人。滅霸此時無動於衷,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手上也沒有動作,他整個人石化了。好在他此刻也明白自己有點反應過度,於是自己先平靜下來,對暴怒的喬蒂進行冷處理。家長不再表態一定要將惹事者掃地出門,這個家庭終於又恢復了平和。喬蒂趕緊出面安撫受到驚嚇的女兒赫莉,而溫娜的寶寶溫蒂也在安慰傷心的媽媽,她輕聲地「嚶嚶」叫喊,還撫摸媽媽的臉頰。

任何人試圖威脅自己的妻子,都將是一件糟糕的事,因為妻子也是兒女的母親,影響妻子,對後代的負面影響極大。年幼的猩猩寶寶在開始的兩三年內,非常依賴他們的母親,並且從母親那裡學習所有的生存技巧,包括怎麼喝水,怎麼掏螞蟻窩,怎麼搭建一個軟床等生存技能。有了母親照顧,未成年的猩猩看起來就像是樹上的豹子一樣,過著無憂無慮的舒適生活;而一旦失去母親的庇護,他們就會淪為花豹的晚餐。

大猩猩怕水,卻不恐高,還是爬樹高手。在一棵大樹上,好動的小孩赫莉找到果實,溫娜想要分食一點。而年幼的母猩猩堅持誰找到的就歸誰,二人相持不下。喬蒂過來幫自己的女兒,於是兩隻母猩猩又大打出手了。

滅霸不再任由事態發展了,他看準時機出面阻止。如同《鹿鼎記》中的韋小寶一樣,要同時管理多個老婆不是件容易的事。這次滅霸以溫和的方式調停,他懂得如何討女士歡心,尤其是他知道喬蒂在需求期,希望再懷孕生二胎。如果家長太粗心而沒有注意到對方,母猩猩也會主動要求。現在既然首領主動示愛,無論如何母猩猩也不會拒絕,那就躺下來開始製造下一代吧,一切順其自然,當首領也真棒!

山地大猩猩母子

看著喬蒂和首領溫存纏綿,溫娜轉而滿足自己的其它需求,她利用自己靈活的手指,不利用任何工具搗毀白蟻穴,就能掏出小蟲子果腹。她的小寶寶也從姐姐赫莉懷中掙脫開來,一探究竟。年幼的溫蒂從來沒有看過會跑動的點心,她也用手在白蟻巢穴上搗鼓。現在,她可以把玩食物了,但很快這些並不友好的小蟲子就爬滿了她全身,連耳朵和鼻子裡面都是。白蟻是大猩猩唯一的肉食,他們平時主要以葉芽、果實與種子為食。

此時,赫莉在樹叢下面發現了一個火紅的球形蘑菇,極像是一個超大號的紅櫻桃盛放在了一個小號的白瓷碗裡,樣子美豔絕倫,非常吸引人。赫莉用手捧了「碗和櫻桃」拿給媽媽喬蒂看,喬蒂看了又遞給溫娜——這件藝術品,就像擊鼓傳花的遊戲一樣,到了首領滅霸手裡。滅霸仔細看了看,認真地聞了聞,然後把它放到了地上。

評委滅霸已經給出自己的意見,這是毒蘑菇,只可把玩不能食用。當然了,相對于會跑路的小點心螞蟻來說,這個毒蘑菇更有吸引力,赫莉幾乎愛不釋手,直到毒蘑菇的「紅櫻桃」和「白瓷碗」分離和破碎了一地。

三、巨人金剛之間是如何交流和聯誼的?

當然了,這塊沼澤地不是滅霸一家的專屬領地,其他猩猩族群也來這裡進食和玩樂。經常在此出沒的有14個大猩猩家庭,再加上一些單獨行動的銀背大猩猩,總共有130多隻大猩猩會在此出現。這樣的沼澤拜伊不僅是大象朝聖的地方,也是大猩猩的聖地,其他的大猩猩家庭也愛在這裡逗留。這麼多的大猩猩為什麼來這裡呢?難道這裡是個開派對的好地方?或者只是個銀背猩猩交往聯誼的地方?

來客槌打胸膛的「咚咚」聲,在藤蔓叢生的林下植被群中可以傳到一公里之外——這是宣示主權的戰鼓聲,想在這裡立足就得識相點,搞清楚誰才是老大。

儘管虎背熊腰,也有力拔山兮氣蓋世的蠻力,但當雄性敵手來挑戰,銀背大猩猩也不會直接開打,一連串遠在千米之外都聽得到的怪異叫聲和捶胸頓足,可以把不速之客嚇跑。滅霸此時也會捶胸頓足,弄出更大的響動,警告附近的家族,這塊覓食場地已經被自己徵用了,我才是老大,不請勿擾。

恐嚇與警告通常足以嚇退任何入侵者,而無需發動進攻即可贏得戰鬥。全球最奇特的心理戰重點在於腦子更甚於蠻力——而天下最大的靈長類動物兩者兼具,用腦子即可征服對手,何必動手?

一個大猩猩家庭只能有一個家長,銀背是後宮妻妾唯一的配偶,前提是他知道要怎麼罩住後宮,不被人搶妻成功。銀背大猩猩難得真的打起來,一旦出手,就算是點到為止的打鬥,也將意味著家庭婦女的支配權易主。若是被新的雄性猩猩搶奪了妻妾,新任家長可能會消滅前任生的所有幼猩猩,這樣母猩猩才會儘快進入需求期並跟他生孩子。

滅霸此時發出渾厚的奇特聲響,這通常會把實力遜色一籌的雄性大猩猩嚇走。 不過,心理戰未必屢試不爽,就算是萬金油也有失靈失效的時候。要是對手不知趣而演變成面對面地競爭,雄壯威武,則是讓對手洩氣的唯一良方。搥胸的聲音消失了,滅霸一家繼續在沼澤裡進食,而小朋友們仍在周圍的空地裡玩耍,其他動物都在叢林裡遊蕩。

頭部明顯隆起的平地大猩猩首領霸天

但麻煩還是來了,一隻銀背大猩猩大大咧咧地出現了。滅霸停止了進食動作,將手上的水草丟在了一邊,他蹭蹭蹭地沖上河岸。 他很快意識到自己的麻煩大了,5只銀背大猩猩魚貫而出,滅霸一人單挑5只銀背是沒有任何勝算的。溫娜和喬蒂也已經注意到了入侵者在靠近,顯得不安起來。更糟糕的是,對方領頭的銀背大猩猩似乎對她們倆很感興趣,徑直朝向她們走來,一副很想和母猩猩握握手問好的樣子。

女眷受到威脅,滅霸的權力受到了挑戰——不過,他沒有對來客作出劇烈反應,而是冷眼觀望。入侵者離自己家人越來越近了,滅霸沒有絲毫退卻的意思,也沒有什麼阻攔的動作。兩個大猩猩家庭現在面對面了。

銀背大猩猩霸天也帶領一家人來到這裡進食,因此與滅霸一家相遇了。 霸天的樣子明顯地不同於滅霸,他的頭頂明顯隆起,還有造型保持得很好的棕色頭髮,特別是頂上的那一撮豎立起來,看起來和球星貝克漢姆很像,但他的塌鼻子就沒有小貝那麼酷那麼帥了。很明顯,他是一隻平地大猩猩。霸天已經走到滅霸前方不足十米的地方,兩位猩猩首領面對面。

銀背大猩猩霸天的捶胸動作

霸天狠狠地捶擊胸部,像是在龍舟比賽中擊打大鼓一樣,看起來相當野蠻和粗魯。當有別的動物在場,特別是有花豹在場時,大猩猩和黑猩猩多半會有這種舉動,同時還會齜牙咧嘴——這是一種示威動作,意在向對方表現自己的力量。但滅霸此時滿不在乎對方的態度,他只是很隨意地揮揮手,並有節奏地拍打自己的胸部,一副不急不躁的樣子。他和來客僅相隔三、四步之遙。對方似乎也不在乎滅霸的拍胸威脅,自顧自地從溫娜和喬蒂身邊走過,想進入到沼澤裡。

滅霸一點也不像「金剛」,他會儘量在安全的情況下解決各種疑難問題,就像現在這種狀況,打鬥顯然不是最佳選擇,因為對方也沒有威脅或是侵犯自己的老婆。 大猩猩看似面目可憎,卻一點也不兇狠,它們都是溫文爾雅的動物,而且還是溫和的外交家——不像是黑猩猩,雄性大猩猩之間的打鬥非常罕見。

現在更關鍵的是,對方的捶胸動作不是在向自己示威和恐嚇,或是要進攻自己,而是向自己打招呼,就像是老朋友在詢問,「你跑到哪裡去了?怎麼好長時間不見你?」滅霸也用動作表示友好的回應。即使霸天的家人確實走得太近,滅霸也只是溫和地拍拍胸部,指指自己的界限,就像在說,「你就在那兒呆著吧,別過來了!俺老婆正不高興呢。」來客很隨和,也就停了下來,和滅霸一家保持距離,停步在沼澤邊。

赫莉在慶祝父親的勝利

沒有戰鬥,也沒有糾紛,赫莉此時高興得手舞足蹈,似乎是在慶祝父親的勝利。但畢竟這裡不是滅霸一家該來的地方。

滅霸並不屬於平地大猩猩一族,但他也發現了這個風水寶地。平地大猩猩能允許滅霸一家這麼接近他們,很難想象,這些龐大的動物王者一樣趾高氣揚地穿過叢林,來到這裡卻變成敏感而又友善的小夥伴。他們在這裡不講常規,沒有領地意識,似乎這個涼爽而又能進食的寶地,是約定俗成的公共餐吧。

銀背猩猩很會保護他們的家人,遠離陌生人,而在這裡不同家庭彼此多接近一點,是不會摩擦走火的。滅霸最熟悉這裡的沼澤環境,能輕鬆自如地在其中穿梭,而霸天和其他平地大猩猩族群則沒有他這麼熟練。然而,滅霸一家對沼澤的知識仍有很大的缺陷和局限性,他們幾乎一生都在叢林中度過,從不涉足開闊地,但他們一家卻很喜歡來到這裡。

家長們共同劃定的彼此界線,對於未成年的孩子沒有任何約束力,不同家庭的猩猩寶寶可以在沼澤周圍開闊地的陽光下快樂地玩耍、嬉戲。很顯然,這片沼澤是玩樂的好地方,就像是中學操場一樣,是尋找失散的兄弟和交朋友的平臺,也是親友們歡聚一堂的好地方。此刻,這塊沼澤地看起來很安詳平靜,實際上卻遠不是如此,霸天族群的黑背猩猩很快打破了這種平和。

年滿10歲的平地大猩猩塞弗,正在欺負才7歲大的奧力。奧力此前沒有見過塞弗,彼此沒有層級地位的差別,因此也不會把對方當成是不可戰勝的「老大」,於是勇士一般地以牙還牙,戰鬥真的開始了。

像塞弗這樣的雄性大猩猩會留在家族裡直到青春期,他們快要成年了還在肆意玩耍,放縱和不羈會帶來麻煩。好在小夥子們很快就收手了,因為老大霸天此時不高興了,他過來干預,橫眉冷對自己的兒子,「臭小子,你想要造反是不?有種的來,和老子打!」此時,年輕人最好的選擇是呲牙咧嘴地退後,繼續保持自己在家族中的關係和地位,否則會被趕出家門,成為流浪漢。 8到12歲之間的年輕男子,是猩猩世界裡最不安分的青少年,當他們長到和銀背差不多高大時,一點小摩擦都可能演變成兇狠的行徑,導致場面失控。於是,這種假設的情況說出現就出現了。儘管有大人拉架,但奧力下一次見到塞弗時,再也不會和他打架了,直到他成為銀背大猩猩。

銀背在安撫被欺負的山地大猩猩奧力

成長是個痛苦的經歷,但年輕就是本錢,塞弗這樣的黑背猩猩還得耐心等待,等到成年了他會長出粗大的犬齒,脊上的毛髮就會由黑或棕轉變成灰色,再變成堅硬的銀灰色皮毛,成為銀背大猩猩;然後挑戰其他的家長,其中的佼佼者才有機會成為族群中 國王一樣的首領,繁殖自己的後代。稱王之後,他就不得不為了母猩猩和自己的寶寶,還有寶貴的地盤而爭鬥。也很顯然,這片沼澤地不僅是玩樂的地方,更是競爭族群地位的地方,不僅同一族群的黑背猩猩之間相互競爭,不同族群的銀背首領也相互較量,看誰是真正的王者。 滅霸和霸天已經暗中較量過了,滅霸在比拼搥胸的聲響中占了優勢,他現在是這裡的老大。

當然了,即便當上了老大自己說了不算,他也沒能搶走對方的哪一位老婆,決定權落在母猩猩手裡,母猩猩願意跟誰走,誰就是真正的王者或是男一號。異性能喚醒雄性大猩猩天生的打鬥和征服欲望,使他們一個個看起來更像是「金剛」

叢林是神秘之地,真正的危險總是在暗中隱藏。在吵鬧聲中,銀背首領還是注意著到暗處有偷窺者。200多公斤強壯的肌肉,凸顯銀背的威嚴之尊,被人暗中觀察,顯然他很不高興,滅霸一邊大聲咆哮,一邊沖進了森林。他對任何威脅都保持著警戒,這是在黑暗叢林生活必須遵從的法則。

一隻花豹俯臥在高處的樹梢上,它只是在打盹,並沒有什麼惡意。花豹很少進攻一隻成年猩猩,但它引起了滅霸的不安。銀背首領是個顧家的好男人,有照看和保護家小的任務,這個不容閃失。滅霸沖豹子吼叫,並爬到樹上搖晃樹枝。花豹縱身跳下,咧咧嘴做了個鬼臉,然後很不情願地走了。

攆走了花豹,聚會的大猩猩又開始了聯誼活動。在熱帶雨林裡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雷電和暴雨說來就來,這是雨季來臨的前奏。而大猩猩似乎也明白,在這樣暴風雷雨的天氣,呆在外面是不明智的,所以他們紛紛逃進了樹林,躲在大樹密佈的樹葉之下避雨。

風暴過去之後,大猩猩滅霸一家人又開始活動了,而生活的主旋律永遠是吃和性。他們繼續在沼澤邊緣找吃的。

會咬人的蕁麻科植物

在離開沼澤後,滅霸和家人在一棵掛滿果子的樹邊停下了,他們紛紛爬上果樹。大猩猩是龐然大物,在陸生大塊頭動物中排位名列前茅,一隻成年雌性大猩猩有80到90公斤,而成年銀背滅霸體重達200-300百公斤,爬上樹梢是件危險的事。喬蒂和溫娜經常會使用細小的樹幹和藤條,來幫助自己爬向高處。

她們能很容易地抓住樹幹,儘量小心地移動步伐。即便有佛祖保佑,走鋼絲哪有不失手的?失誤不可避免,年輕大猩猩經常會滑落或是跌倒,卻不至於跌落到樹下——他們會用長胳膊和大手,攬住身邊的樹枝和藤蔓自救,延緩下墜的速度。銀背首領站到了大樹中間的最高處,此處結實的主幹能承受他幾百斤的體重,也能支撐他伸手夠到食物,安全地大吃大喝。滅霸的女眷就不得不冒險,爬上周邊更脆弱的枝幹上去尋找食物。這種野生無花果是滅霸的最愛,而爆開了口、露出花蕊的果子是最可口的,一家人歡聚一堂大快朵頤。

無論果實怎麼香甜,這樣一棵無花果樹滿足不了滅霸一家人一天的生計需求,還必需找到更多的果樹,他們一家人才能吃飽。

幾乎和人類一樣,銀背大猩猩負責一家人的安全,而柴米油鹽醬醋的瑣事就是女眷們要操心的了。不過,婦女們好像知道每棵果樹的具體位置,她們不會沿路挨個兒查看每一棵樹,而是直接到了下一個位置,再仔細尋找四周。很快地,喬蒂就發現了一棵野生芒果樹,這種罕見的晚熟品種,這對於許多猩猩來說都是不可多得的美食。

成熟的果實很快就被搶了個精光,能夠到的果子都被摘了,還有幾個掛在樹梢邊緣的芒果,可望而不可即。滅霸也夠不到底層樹枝上最外邊的果子,他便在附近找了一根長的圓木,斜架在樹幹上,然後站在圓木上面去抓那根有果子的橫向生長的樹枝。他最終如願以償,樹枝從高處被他拉下來,果子也到了手中。 他的動作看起來如此自然和嫺熟,必定是演練過多次的,而其他大猩猩會不會這樣做還很難說。

現在終於明白,滅霸為什麼寧願花更多時間在悶熱的森林裡,而不是在外面清涼的沼澤地。這些森林水果和堅果,比沼澤裡的水生植物更有營養,糖分也更高。種類各異的大量食物能滿足大猩猩消化良好的腸胃,他們從來不會因為消化不良而臭屁連天。

四、金剛族群首領的爭霸之戰

在維龍加火山的全球近700只山只大猩猩中,銀背大猩猩不超過65只——而成為族群的首領,是每一隻成年雄性大猩猩的最終目標,這值得爭取並為之拼命的繁衍權利,不是每一隻雄性都可以獲得的,其中只有半數能成為銀背首領。但是,這並不能阻止追求者的嘗試和努力,而且,每一隻銀背都明白一個道理,沒有誰能夠永遠佔據首領的位置,也沒有誰天生就是輸家,在生育機會面前人人平等。

年輕的銀背大猩猩

族群分裂兩年時間過去,最小的猩猩寶寶溫蒂已經自己下地四處亂跑了,而滅霸即將面臨他一生中最大的挑戰。這一次,威脅來自於一隻逐漸接近他的銀背,一隻神秘的銀背大猩猩在遠處拍打胸部。他拍打胸部的聲音來自一公里之外,他簡單地證明了自己的體型和力量。

來客比滅霸年輕、強壯,而且十分孤獨,是個危險的敵人。他正在跟蹤滅霸,並對其提出挑戰。如果年輕銀背與年老的滅霸相遇,年邁的王者就會有麻煩,誰也不知道事情會如何發展,也許他們會爭鬥,彼此揮臂掌擊對手。世界上最老的銀背大猩猩滅霸,將面臨一場決定他命運的殘酷戰鬥。儘管他在竭力保護他越來越少的家庭成員,而入侵者在與他進行消耗戰,不斷地給他施加壓力。

一個年輕的雄性大猩猩如何成長為領頭的銀背,這位挑戰者就是很好的楷模。每個猩猩族群都需要一個首領,每個雄性都渴望成為大猩猩族群裡真正的領袖——這同人類社會一樣,是對權力的渴望。受佔有和支配欲望膨脹的驅使,十幾歲年輕雄性不停地參與打鬥,並逐步建立自己在族群的地位,為日後稱雄做鋪墊。

不過,大猩猩王已經過了巔峰時期,走向衰老,他失去了很多肌肉,體重明顯下降。他的運動開始不靈便,移動速度也不再疾馳如風。但滅霸並沒有被嚇倒,他經歷過大風大浪,任何時候處變不驚。年老的猩猩王既聰明又勇敢,他出人意料地拍打胸部,罕見地顯示自己的力量,向入侵者顯示自己的意圖。大猩猩王滅霸是不會不戰而降的,雖然面臨他三十多年來最大的挑戰。

試圖奪權的年輕銀背大猩猩

挑戰者僅在百米之遙,而滅霸和他的家族正在覓食,猩猩孤兒喜力模仿大人的動作,懶散地躺在地上,張嘴將身邊的蕨類植物、細嫩藤條和新枝嫩葉囫圇捲進嘴裡,吧唧嘴巴咀嚼後吞咽下。銀背首領則是端坐在地上,扯下一根兩尺長的嫩枝,用嘴捋掉葉子吃下,然後再將嫩枝條夾在上下牙齒間,在嘴角兩側反復拉扯,和彈奏樂器一樣。此時,你如果仔細傾聽的話,就會發現整個猩猩群都在集體吟唱。溫蒂爬上樹,拉下一根橫向伸展的小樹枝,在上面蕩秋千。喜力過來添亂,他直接抓住了妹妹的腿腳,小樹枝不堪兩隻猩猩的重負,「啪」的一聲折斷了,兩位頑童也應聲而落。既然也沒有摔痛,那就繼續扭打吧,兩隻年幼的大猩猩又開始了摔跤遊戲,母猩猩喬蒂與溫娜此時和老祖母一樣慈祥地看著頑童胡鬧;而滅霸也對頑童們熟視無睹,他似乎忽視了即將到來的威脅。

滅霸也許老了,但他對逆境並不陌生。

命運跌宕起伏,大起大落,生命中有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坎坷與磨難,滅霸因此練就了超凡的毅力。他目睹了親人因為保護家族其他成員免遭偷獵者的傷害,而慘遭狩獵。族群當時亂成了一團,如果沒有一位銀背首領,大猩猩就害怕和困惑。在混亂中,滅霸的母親和姐姐離開了族群,4歲的他成為孤兒,每個人都相信他短暫的一生就要結束了。然而,滅霸並沒有死。他是一個天生的倖存者,因此成長為一個強壯和智慧的首領。今天,滅霸有著同樣的戰鬥意志。只不過,年邁的他又回到生命的起點,只是位置調轉罷了,他還在精心照料日漸長大的孤兒喜力。滅霸曾經是孤獨的棄兒,完全依賴於年長的銀背鹹菜提供住處和溫暖,以及最重要的保護。

對手毫無徵兆地出現了,滅霸和他大打出手。大猩猩王似乎是安然無恙,而他的對手正在處理兩個新鮮傷口,傷口是滅霸給他留下的教訓。滅霸依舊很沉靜,而且安靜得近乎冷漠。他對挑戰者並不陌生。他認識敵人,他是拉諾,和星圖一樣是自己的兒子,幾年前被放逐。兒子現在從荒野返回,要求得到父親手裡的王位。他在離去的幾年中逐漸成長為一個強大的銀背,卻沒能成功接管任何一個大猩猩家族。

現在,拉諾給了滅霸很大的壓力。滅霸試圖與兒子保持一定的距離,他太老了,不能冒險再次打鬥,因此他僅剩一個選擇,必須逃離敵人。大猩猩王小而忠實的團體還是緊跟著他,開始漫長的逃亡生活。

這一幕和此前由星圖製造的族群分裂一模一樣。

拉諾倒是一點都不著急,還是不緊不慢地跟隨這個族群,旨在消耗老年滅霸的體力,然後搶奪他的妻妾。有時,當滅霸一家人停留下來的時候,拉諾也背對著他們,意在示威,而不是羞於面對自己的父親。當族群移動時,他又跟了上去,跟在父親一家後面繼續前進。年幼的溫蒂必須遠離拉諾,滅霸因此不能輕易停下歇息,他再也沒有時間吃飯,沒時間休息。

滅霸的麻煩越來越多。現在的情況更複雜了,又有另外一隻銀背悄然出現。族群在一塊大象整理的拜伊上休整,而另外一隻銀背在附近的密林裡觀望。這不是拉諾,但他仍然是從這個家族出走的另一隻銀背。

拉諾的事情還未處理乾淨,又來了另一隻銀背。滅霸在兒子拉諾令人難以置信的壓力下,疲於奔命,而現在又出現了另一個挑戰者,可想而知,滅霸是怎樣的壓力山大。但他並沒有表現出應有的緊張和慌亂。麻煩此起彼伏,這對你年邁的首領來說,實在太難了!

拉諾的出現也越來越頻繁,好在這一次他不是沖著滅霸來的。他「梆梆」的拍胸聲音穿過群山,告訴第二挑戰者是他先來的,這裡是他的戰場。拉諾始終保持這樣的昂揚鬥志,既是向父親顯示力量,也是向後來者示威。拉諾的競爭越來越無情,他似乎就要得到回報了。

背著孤兒喜力逃亡的銀背首領滅霸

滅霸和小孤兒喜力累垮了,他們十幾天來一直在移動。形勢在改變,喜力緊貼著滅霸的胸膛,拉諾在數十米外傳來無時不在的威脅聲,讓族群處於瓦解冰消的邊緣。更糟糕的是,年輕女性赫莉和溫娜似乎希望挑戰者加入族群,並成為新任領導。這對於銀背滅霸而言,已經不是爭奪族群首領的戰鬥,而是為生存而戰。他的生命和小孤兒的生命現在被放在天平上,孰輕孰重?

拉諾最終逼退了後來的入侵者恩涅瓦,但滅霸不能也無法逃避他兒子無情的壓力。他的健康狀況顯得很糟糕,目光變得灰暗,失去了原有的精氣神。他累垮了。他很難走路和攀爬,即便是採食無花果這樣的瑣事也成了無法逾越的障礙,王者雄風悄然而逝。

逃跑隊伍一個個都是肚子空空。這是午睡時間,但滅霸和家人現在不能午睡,他們是從早上一直跑到現在,現在吃飯是第一要務。滅霸已經時日無多,族群的命運將由他的血脈來掌管。拉諾依然強勁和堅決,不給自己的父親留下任何反抗的機會。

但此時,一夥不知名的伏擊者隱埋在叢林深處,準備對滅霸的家族最後一擊。滅霸覺察到危險就在附近,在聞到這股不祥的氣味時,還皺了皺他那寬大黝黑的鼻頭。銀背首領警覺起來,他多次見過人類,近在咫尺的人類存在,這令他厭煩卻又無可奈何。滅霸一家對人類習以為常,他們甚至偶爾會溜達出森林,到附近村莊的玉米地裡來一頓即興野餐,這令當地農民惱怒不已。

拉諾在當晚聽到了槍聲。第二天,他發現了雌性大猩猩溫娜和喬蒂,喬蒂的幼仔赫莉在一旁瑟瑟發抖;銀背首領滅霸和恩涅瓦的躺在一棵大樹下,滅霸終於得到休息。他忠實的追隨者包圍著他

五、王者已逝,精神永垂

滅霸的一生是個不朽的傳奇,他創下許多記錄。他產下自己第一個後代時,他比世上任何其他銀背大猩猩都年輕。他11歲時在鹹菜的眼皮底下,就成為孩子的父親。這個孩子就是星圖;他也比同時期的所有山地大猩猩更加長壽,留下了更多的後代。他是很多銀背大猩猩的父親,比任何其他銀背大猩猩都多。

他是真正的大猩猩王。

他的影響力比較來說更多的是謀略,他與其他大猩猩不一樣的是他更擅長觀察,懂得用謀略解決問題,而不是手段。滅霸35年的人生,演繹了怎麼成為一個偉大族群領袖的故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