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坐館寶明,曾是看場馬仔暴揍周星馳,晚年想找古天樂拍自傳

黄朔 2023/01/20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曾是個看場的馬仔,暴揍過鬧事的周星馳,後來為了愛情成為一名制片人,還客串了周星馳的電影;

他曾只是新義安的一員,只是向華強眼前的低級職員,後來加入香港第一黑幫「和勝和」,一躍成為了社團的龍頭老大。

他就是和勝和的超級大佬,「寶明」。


一九五六年,「寶明」在香港出生,本名冼寶明,以名為號,在江湖上也算是比較罕見的了。

早年對于受教育的程度沒有那麼嚴格,不會像現在上個好學校得花錢托關系,下課后還得上補習班、興趣班等等。那時候讀書很純粹,就是為了多認識一些字,懂一些道理。

冼寶明的家境雖然不是很好,但他的父母也送他去讀了幾年書,不過他卻對學習不是很感興趣,相反,他經常曠課,和一些街頭流氓混在了一塊。

在那個年代,社團的勢力滲透在各個角落,學校也不例外。十七八歲到二十來歲的年齡正值叛逆期,父母沒多加看管就很容易變壞,因此那時候許多不良學生受不了誘惑,有不少會加入黑道社團。

冼寶明就是這些不良學生的一員,二十多歲的年紀,他就跟了新義安里的一個小頭目混江湖。


他早年在九龍塘的一家小酒吧里當泊車小弟,兼職看場,這個工作一干就是六七年。六七年里過得渾渾噩噩,卻也只是勉強糊口,說句不好聽的,都淪落到走江湖路了,還混得只是勉強糊口,這簡直是在沒什麼前途可言。


周星馳在一九八五年的時候,還在《430穿梭機》這個節目里當主持人,才華橫溢的他在那時候得不到發展,很是郁悶,結果來到寶明所看的酒吧里喝得酩酊大醉,在酒吧里撒野。


冼寶明作為酒吧的看場馬仔,有人鬧事自然是得處理,不然會影響其他客戶的雅興。

之間寶明抓著醉酒的星爺來到酒吧后門,隨后就是一頓毒打,把星爺打得滿地找牙,辛虧星爺自幼崇拜李小龍,有「如來神掌」傍身,這才只受一點輕傷。

矮了一頓毒打,星爺也是徹底的醒了過來,并且也記下了毒打他的寶明。


不過,說來也怪,星爺自從被打之后,人生開始有了轉變,很快就開啟了飛黃騰達之路。在三年后,星爺憑借李修賢的公司,成了當之無愧的影視巨星,而冼寶明則還是一個窮光蛋。

不過,打了星爺的寶明在後來也迎來了轉機,他找到了一生的摯愛。

談戀愛無論在什麼年代,都是很燒錢的事情,相信很多人都有這種感覺。


在網上就有一個搞笑的段子,說得有點諷刺,卻也確有其事。說的是一男的為了追他老婆,在一年內花了二十多萬,後來他老婆感動了,倆人還真結婚了,不過婚后倆人正在一起努力工作來償還那二十多萬的債務。

雖然是個段子,但也側面地反映出談戀愛確實是比較費錢。

冼寶明每個月的薪水就不多,花到自己的身上也只能是勉強度日,而且薪水還是月結的,現在有了女朋友,情況就糟糕了。

八十年代末,手頭拮據的寶明,轉行到了一家影視公司工作,雖然工資不高,但卻是日結的。


每天早上上班,下午收工的時候就能拿到錢,這樣他每次和女朋友約會,都能有個預算。

順便提一句,其實現在很多年輕人都成了「啃老族」,那是因為他們的家長暫時不僅能養活自己,還能有多余一些錢財。可父母是會老的,哪天真沒了收入,自己又沒能力,真遇見自己心愛的人,或者有了兒女,這生活還怎麼過?


不少畢業生都是看這不合適就不去做,導致一事無成,事實上生活中往往都是循序漸進的,有了第一步才有第二步。

一九八九年,冼寶明來到曾志偉的「友禾電影制作有限公司」上班,那時候這家公司正在拍攝《返老還童》,寶明就在里面負責后勤工作,也就是劇務。


到了1990年,冼寶明來到了風頭正盛的「永盛電影公司」,這家公司的背景很強大,他是有向華強和向華勝兄弟倆合伙經營的,而向華強和向華勝則是出身新義安社團的「龍頭家族」,實力可見一斑。

冼寶明在永盛影視公司擔任制作人,他的任務主要是合理地利用有限的資金,尋找合適的場景、道具,跟演員交流,最重要的就是幫公司省錢,這個職位是很重要的。

那時正是周星馳如日中天的時期,向華勝花巨資從李修賢手中收購了周星馳的合約,正好周星馳在劉鎮偉執導的電影《賭圣》中不僅一炮而紅,還拿下了那年票房的第一名,王晶趕緊蹭熱度,拍了電影《賭俠》。


在《賭俠》的拍攝現場,冼寶明遇到了星爺,星爺上前跟他打了個招呼,然后問道:「妳還記得我嗎?」

冼寶明疑惑地道:「妳現在的人氣很高,大家都知道妳了!」

星爺呵呵一樂:「我的意思是,我成名前在酒吧里被妳揍過一次,妳還記得我嗎?」

冼寶明一想,自己早年經常在打人,拿里能記得那麼多人,更何況,現在這個情況下,就算記得也得說不記得,于是訕訕道:「不記得了!」

星爺也不記仇,只是笑笑,倆人卻是一笑泯恩仇,成了朋友。


這事不難看出周星馳的胸襟是何等的寬廣,而不是如今三四線還耍大牌的藝人。

要知道,假如當紅的周星馳想要公報私仇,那冼寶明恐怕得另謀高就了。

冼寶明作為制作人的時候,曾與劉德華、吳孟達、任達華、吳君如、胡慧中、周星馳、李賽鳳等人合作過很多很好的作品流傳至今,比如《悍匪》《賭俠》《上海灘賭圣》《她來自北京》等等。

在《上海灘賭圣》中,他還親自上陣,客串了里面的一名《荷官》。


而最令他難忘的就是與任達華合作拍攝《悍匪》這部電影,拍這部電影不僅冼寶明難忘,連任達華也一直說下次別再這樣拍了!

《悍匪》的劇情設定是「世紀賊王」葉繼歡的事跡,電影中有一幕是主角在觀塘搶劫金店,然后扛著AK47在街頭與阿sir對射。


而劇組到了觀塘拍攝時,沒有一家金店肯借給他們拍戲,畢竟這些店里的東西都很值錢,而那時候影視圈里有不少地痞流氓在把持,比如冼寶明就是一位。

不過,這也難不倒寶明,他想到了一個辦法。

他先是去觀塘街最繁華的路段,在凌晨三四點的時候,帶著是四五台攝影機,對準一家金店,四處尋找合適的拍攝角度,位置經過再三確認后,等到了第二天上午十一點。

那時候金店的人正多,幾個演員先是拿著蛇皮袋走進金鋪里,裝模作樣地看東西,隨后任達華手持AK47沖進店里高喊:「打劫」。


店里不管是客人還是職員,都被這聲「打劫」給嚇壞了,等到了任達華裝模作樣地把東西洗劫一空之后,配角才跟著一起跑出來。

隨后又在馬路上猛踩油門,甚至是逆向行駛,這一幕正好被一邊的交警看到,交警立馬開車上前阻攔。

這一幕是電影中最精彩的一幕,整個過程沒有重來過,所有人的表現都非常自然,比起現在拍電影演員拍攝時念著「一二三四五六七」作為台詞,后期再配音彌補來說,那時候的老戲骨真實太棒了。

在那個時候,不明真相的路人都以為是真的有人在打劫,被交警攔下來之后,冼寶明趕緊上前賠笑,把事情說清楚后,交警只留下一句:「下次不要再這樣了!」就走了。

而任達華的額頭上也冒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也對著冼寶明說道:「下次不要再這樣了。」


到了九十年代末,香港的電影行業開始衰落,而這個時候,冼寶明在這個行業里已是小有名氣,并且也攢下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但是在市場的衰落之下,冼寶明也開始了自己的副業。

他看中旺角女人街,這兒的人流量很大,并且大部分都是來自內地的游客,所以他就在這兒經營著仿牌生意。


女人街早在七十年代末就被和勝和社團的「造王者」黎國華收入囊中,就再也沒人染指過,因此女人街是和勝和社團的地盤。

冼寶明為人很會來事,在這兒做生意,自然是得跟地頭蛇搞好關系,于是他結識了和勝和社團前坐館「大飛」。


「大飛」曾經為社團入獄十二年,在社團里享有很高的聲望。

「大飛」與冼寶明相見恨晚,于是冼寶明就從新義安過底到了和勝和社團,拜在「大飛」的門下。

在「大飛」的關照下,冼寶明很快就有了新發展,投資了一家貿易公司,專門與內地做生意,在這里面認識了很多內地的大佬。



冼寶明的人脈很廣,他在永盛電影公司上班的時候,就跟和勝和的前坐館「上海仔」打過交道,「上海仔」和冼寶明的關系也很好,并且「上海仔」與「大飛」的關系也不錯。

2010年,和勝和開始了每隔兩年舉行一次的坐館之爭,不過這一年不同于以往,以往和勝和社團的坐館之位,都由「國龍」、「尤伯」、「國華」這幾個超級元老說了算,到了這一年,「國龍」、「尤伯」相繼去世,而「國華」明確表態不再過問江湖之事。


這樣一來,就變成了「大飛」與「雞腳黑」兩房勢力爭奪坐館之位。

「大飛」和「雞腳黑」先后都當過社團的坐館,倆人勢力旗鼓相當,不過關系并不是很好,可以說「坐館之爭」也是他們倆人之間的競爭。


那年,「大飛」強力推薦的坐館人選就是冼寶明,而「雞腳黑」這邊則是「薯仔」。

「薯仔」的后台很硬,他的背后有社團大金主「勝和太上皇」囝囝支持,又是「上水皇帝」白頭仔的得意門生,此時又有「雞腳黑」的力推,可以說「薯仔」是多股勢力的代言人。

而到了公布選票的那天,總共不到二十票,冼寶明就拿下了九票,而「薯仔」只得到五票。這兒不得不說一下,「大飛」雖然長袖善舞,但也得冼寶明在社團里吃得開,才能超過「薯仔」這麼多票。


可看到了「薯仔」票數這麼少,「雞腳黑」不認賬了,他認為冼寶明賄賂元老們,并且還指責冼寶明原本是新義安的人。

從一個社團到另一個社團發展,這里頭有點點「叛徒」的意思,在江湖上其實是有些忌諱的。

在「雞腳黑」的污蔑下,協會里的長老們只好妥協,捧起選票排名靠后的「勝和校長」雙鷹清。原本社團是「一坐館、一揸數」的制度,變成了「雙坐館、一揸數」。


也就是讓冼寶明和「薯仔」都當坐館,而「雙鷹青」則任職「揸數」,這在之前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事情。

在冼寶明這一屆之前,社團高層都會有實體的信物,比如社團龍頭老大就是以「龍頭棍」為信物,「二路元帥」有令旗,再下來還有神符之類的,底層一些的馬仔則以詩句、手勢來表示自己在社團里的身份。


那時候,剛好蘋果四代風靡全球,開啟了智慧型手機四代。冼寶明為了在社團里有所建樹,為社團招募更多年輕成員,提議將這些原本的這些代表身份的信物、手勢,改為電子圖案。

他找來社團里擅長電腦的門生,為社團設計了專屬「和勝和」社團的圖案,一種是白底黑字的圖案,這個圖案代表著「藍燈籠」的意思,也就是剛加入社團的成員;另一種是黑底紅字的圖案,這圖案代表的是「四九仔」,也就是社團的正式成員。

而那些社團的高層們,反而是沒有用這些東西,畢竟現在信息流通,作為社團大佬,很少不認識的。



冼寶明與時俱進搞了這麼一波,確實是為社團招攬了不少年輕成員,使得他在社團里的威望也與日俱增。

不過,與此同時,掃黑的打擊力度也加大了,社團坐館這個位置成了頭號打擊目標,冼寶明只能過著小心翼翼的生活,他害怕身邊有臥底,只跟熟人交流,新加入的成員都沒辦法接觸到他。


不過,作為黑道成員,再謹慎也難免會有入獄的一天。

2010年12月,冼寶明出席了同門「廟街朗」的壽宴,阿sir早就在「廟街朗」的身邊安插了眼線。在當晚冼寶明一伙十多人正在把酒言歡的時候,阿sir破門而入,將他們全部帶走。

冼寶明因為是「三合會干事」,被判入獄半年。

2013年,冼寶明的坐館任期到了,「大飛」再次施展手段捧了寶明的同門師弟「肥堅」上位。

當晚,正當他們歡呼雀躍地慶賀時,一伙人再次被抓,冼寶明再次進了牢房,值得一提的是,那天14K的「雙花紅棍」陳惠敏也在場,也一起被抓了進去。


2015年,那位曾經對著阿sir高喊:「這兒十二點過后我話事」的「佐敦之虎」英杰慘遭臥底舉報,而當晚英杰剛好與冼寶明還有現任坐館「寸仔」在吃大排檔,眾人當場被帶走。

曾經被抓了兩次的冼寶明也算有經驗了,當晚在酒桌上沒怎麼開口說話,總算是被無罪釋放了出來。

短短五年內被抓了三次,冼寶明也是心有余悸,知道江湖生活已是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所以他決定重回電影圈發展。


同在2015年,冼寶明創辦了「明利電影公司」,并于2016年開拍《旺角女人街》和《一炮三響》這兩部電影。

不過似乎并不是那麼順利,到了2018年,《旺角女人街》改名為《女人街,再見了》,直到2021年才上映,而《一炮三響》這部電影似乎沒了下文。

《女人街,再見了》這部電影由吳卓羲、劉心悠,再搭配廖啟智這位老戲骨來演出,找來三個演技派,冼寶明可謂是煞費苦心。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冼寶明在影視行業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

2020年,在電視劇《戰毒》里面,冼寶明還曾客串了一名黑道大佬,可謂是本色出演。


如今,冼寶明已是六十多歲,在一次壽宴上,他表示自己對內地的電影市場很有信心,認為自己可以抓住這個大好時機。

當年,「澳葡教父」崩牙駒就曾花巨資請來任達華方中信等人,為自己拍了《濠江風云》這部自傳。而冼寶明作為電影人兼黑道大哥,他也有想過拍一部屬于自己的電影。


并且,他認為古天樂的形象跟自己比較相似,可惜古天樂的檔期實在是排不過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