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連山發現8只馬彪,像狼又像狐貍,爪子帶著倒刺,是野豬的克星

小魚 2022/12/07 檢舉 我要評論

祁連山生態資源十分豐富,不僅是青藏高原北部的「固體水庫」,更是河西走廊至西部地區生存與發展的命脈。

祁連山區也是我國野生動物重要的棲息地之一,被科學家稱為「鳥的天堂」、「蛇的王國」、「動物的世界」。豹、熊、狼、馬彪、猞猁以及鹿、麝等50多種生物種群都選擇在這里安家,還有數萬只候鳥每年都在這里繁育后代。

「看,馬彪!」上周,祁連山冰溝裸巖上出現8只馬彪,它們開始在雪地上覓食,然后朝著大道上快速奔走,樣子十分乖巧,直到看到行人,8只馬彪才陸續結伴走進旁邊的林子里。

像狼又像狐貍的馬彪,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動物呢?

01馬彪四處露臉,祁連山14只追逐打鬧,太陽河5只行色匆匆‍‍

今年來,馬彪在中國西北、西南一些地方開始頻露蹤跡,好像是約好了似的。南至高黎貢山,北至祁連山、秦嶺,成群的馬彪開始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

甘肅青海祁連山廣袤的無人區是馬彪最喜歡的棲息地之一,在這里,馬彪種群主要集中分布于祁連山西部的甘青跨界地帶。

今年6月,祁連山黑崖溝的高山草甸上,14只馬彪排著整齊的隊伍出現了,它們以1只母馬彪為首,三四只「追逐打鬧」,有一只還在教幼崽覓食。那架勢,就連老虎見了都怕。

在四川,馬彪主要分布在邛崍山東側的臥龍、黑水河等保護區里,川西的甘孜州也有幾個小群馬彪出沒。

在云南,從西雙版納南部的勐臘到普洱一帶,馬彪近來異常活躍,尤其在銅壁關保護區經常有紅外線相機拍到一些馬彪活動。9月初,云南貢山丙中洛的雙拉洛,首次發現了「馬彪」的身影,一只酷似土狗毛色棕紅的馬彪在有青苔的山坳中活動,它的毛色呈金黃,毛茸茸的耳朵向上翹起,有一條很長很黑的尾巴。好像在覓食,又似乎巡視領地,模樣很是機警。

與此同時,位于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區東南部的太陽河自然保護區,發現5只毛色金黃、耳朵尖而上翹的馬彪,也許正在追捕獵物,行色匆匆。

在西藏,更多的馬彪出現在藏東南的叢林里。從墨脫到察隅,成群結隊的馬彪經常下山進村偷雞。據說,這里也許生活著中國最多的馬彪種群。

02像狼又像狐貍,爪子不僅鋒利,而且還帶了「倒刺」‍‍

馬彪屬于典型的山地動物,它的中文學名叫豺,有的地方叫馬彪狗、紅狼與亞洲野犬,也有的地方稱之為山狗、赤狗、紅毛狗、馬將爺、馬狼、彪狗與神狗。曾被動物學家分為11個亞種,但遺傳學研究表明,這11個亞種之間的差異非常小,最多分成南北兩個亞種就夠了。

從外形上看起來很像狼,盡管馬彪的外形與狼相近,但比狼要小一些,身體比狼更具靈活性;從遠處看上去更像農村的狗,不僅是體型大小相似,就連毛發都很像。

馬彪也像狐貍,長了一對圓耳朵,這一點頗似北極狐,馬彪的吻尖,帶有一副狐相,看起來很狡黠。

體長90-110厘米,尾長45-50厘米,肩高50-58厘米,成年雄馬彪體重約為15-21公斤,雌性略小,體重為9-18公斤。

馬彪的爪子很像一把利刃。它的爪子不僅鋒利,而且還是一把帶了「倒刺」的利刃,比起狼來還要厲害一些。

下顎只有6顆臼齒,而別的犬科動物卻只有7顆,它的牙齒很鋒利,還十分堅硬,比大多數的猛獸咬力也強很多,高達300公斤左右。

馬彪的體色十分張揚。背部的毛色呈紅棕色,吻部為黑褐色,腹部為米白色或淺黃色,拖著一條很顯眼的黑尾巴。

03能躍過6米寬的溝谷,跳過一層樓高的墻,靈活性比獅虎狼要強‍‍

對棲息的環境沒什麼講究,馬彪的適應能力很強,既能抗寒也能耐熱,無論是熱帶森林、叢林、丘陵、山地,還是高山雪地、草甸、裸巖等地帶,都能很好地生存下來。

馬彪是群居動物,少則兩三只,多則五六只,有時甚至多達10多只聚在一起生活。馬彪也是是母系社會,雌性擴散,雄性留在母親身邊。在這個「大家庭」里,一般雄性的數量一般是雌性的2倍。經常一個群體中只有一只雌性,其它雄性都眾星捧月。

馬彪的兇悍也是出了名的,它們一下子就能形成較大規模的群體,猛獸見了都要懼怕三分。當然,它們群成員之間也會打架,很多時候,它們之間的內斗,往往也會打得你死我活,遍體鱗傷,有時甚至會被咬掉耳朵。

馬彪不僅膽大心細,還十分機警。它們行動敏捷,最善于跳躍,原地可跳到2-4米遠,如果借助快跑,能躍過6米寬的溝谷,也能跳過一層樓高的高墻。

據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研究員李晟介紹,馬彪的靈活性要強于獅虎狼等猛獸,接近于貓科動物中最為靈活的猞猁和云豹。

04抓瞎獵物的眼睛,趁機咬破其肛門,直接掏出獵物的內臟吃‍‍

馬彪從不挑食,小到鼠兔,大到野豬、野牛,都是它捕獵的對象,甚至還敢對付狼。不過,它們主要還是以狍、白唇鹿、麝、花鹿、水鹿、澤鹿、巖羊與山羊等有蹄類動物為食。偶爾也吃吃素,比如包谷、甘蔗等植物性食物,也摘樹上的水果吃。

馬彪的進攻策略十分高明,其狩獵方式和非洲野犬相似,可以說是有勇有謀:其一是抓落單的家伙,其二是打心理戰,其三是打拉鋸戰。

它們在集體捕獵時,喜歡追逐,長時間追逐獵物不放,邊追邊發出「嚎叫聲」,來恐嚇對方。如果人手少,就「吹哨」招來幫手。

然后找準機會,沖上去把獵物眼睛抓瞎,讓獵物看不見,從而失去反抗能力,后面的豺趁機攻擊獵物的肛門,將其肛門咬破。

當獵物掙扎逃跑時,被掏出的腸子會被拉出體外,而且越拉越長,導致其斃命。此時,所有馬彪會一擁而上,直接掏出獵物的內臟,最后將其吃得干干凈凈,連渣子都不留。

05馬彪是野豬的克星,不過讓馬彪來對付野豬,其效果有限‍‍

目前中國約有150多萬頭野豬。由于野豬環境適應能力強,繁殖速度快,加上自然界中的天敵數量極少,失去制衡的野豬大量繁殖,種群數量急劇上升。

憑借著它超強的環境適應性、繁殖能力以及猛烈的攻擊性,一度在很多省份「稱王稱霸」,「人豬矛盾」不斷升級,有的地方甚至還出現了「豬進人退」的情況。

一物降一物,恰巧野豬也是馬彪菜單上的美食,盡管單只馬彪無法與成年野豬抗衡,但是馬彪屬于群居動物且善于圍獵,殺死野豬也只不過是分分鐘的事。

事實也證明,馬彪是野豬的克星,但凡有馬彪出沒的地方,野豬的數量就會減少。隨著馬彪的數量的增多,野豬們可就要小心了,畢竟你可是馬彪最喜愛的美食哦!

話又說過來,馬彪的出現,對調節野豬的種群數量有一定的作用,但是,讓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馬彪來對付泛濫的「三有保護動物」野豬,其實還真的不是個好主意,畢竟效果很有限,還得靠整個生態的恢復才行。

06面對兇猛的老虎,馬彪只能甘拜下風,老虎也會主動退讓‍‍

馬彪遇到老虎會怎麼辦呢?

根據《鹿和虎》一書中的記載,為了爭奪食物,30多只馬彪和1頭孟加拉虎大打出手,老虎咬死了12只馬彪,但是這群馬彪最后找準時機,一哄而上咬死了孟加拉虎。在印度,馬彪擊殺虎的記錄至少有3起。

也有生物學家記載了3只馬彪群驅逐印度豹,專家甚至在馬彪洞附近還找到了印度豹的殘骸和被馬彪啃過的印度豹的骨頭。

盡管如此,但是馬彪面對兇猛的老虎,它們也只能甘拜下風。在自然界的生存競爭中,馬彪是不敵老虎的,甚至還有些怕老虎,它們處處小心躲避著老虎,避免與老虎正面沖突。

當然,老虎遇到它們,通常也不會去捕食,實際上會主動退讓。原因其實很簡單:捕獵馬彪有一定的危險,或者消耗的能量較高,而獲得的獵物較少,老虎不會冒著受傷的危險去跟馬彪硬拼,不如退其次,去捕食別的食草動物更劃算。

07馬彪通人性?民間傳說它不僅不會傷害人,還經常保護人‍‍

中國民間有許多傳說,說馬彪是一種通人性的野獸,它不僅不會去傷害人類,有時候還會來保護人類。

四川等地的傳聞中,馬彪是「驅害獸,保莊稼」的神獸,它們經常出沒在村莊周圍的農田旁邊,見到野豬,就沖上去撕咬,然后飽食一餐。筆者認為,很有可能馬彪探知莊稼邊有野豬出沒,它們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捕食,而不是村民傳言的保護莊稼。

湖南農村流傳,村民在森林里走夜路時,馬彪便會躲在暗處,一路尾隨保護,生怕人遇到狼,直到村民走出了密林后,馬彪目送行人離開,才會返回林子深處。筆者分析,村民在密林中穿行,很有可能引來別的野獸,馬彪守護在后面,目的是想追捕人身后的野獸。

重慶鄉間傳言,馬彪遇上在深山過夜的人,就會趁人熟睡的時候,在過夜的營地四周撒上尿液。這是因為別的動物都懼怕馬彪,只要聞到馬彪的尿液,就不敢輕易靠近。

08全球不到9000只,中國僅殘余1000只,都躲進青藏高原、橫斷山以及祁連山‍‍

馬彪曾廣泛分布在亞洲、歐洲和美洲,但大約在12000-18000年前,歐洲和美洲的種群陸續消失了,最后只剩下了亞洲的種群。據IUCN統計,目前亞洲種群的數量為4500-9000只。

然而,近100年里,馬彪在中國則一直處于消退狀態,尤其在近20年來馬彪似乎「銷聲匿跡」了,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馬彪的種群大規模減少。

近10年來,已經很少發現其蹤影了,國內數量不多。殘余不到1000只馬彪,也被迫躲進了青藏高原、橫斷山以及祁連山的密林或荒漠中。

除了西部的藏東南和祁連山曾記錄到最大的兩個種群之外,只在云南西部、四川中部、新疆南部等地有一些零星記錄,估計華中、華東、華南地區種群已滅絕。

從種群數量和現狀來說,我國馬彪的瀕危程度比雪豹更高,所以,2021年2月,馬彪的保護等級由國家二級被提升到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09瀕臨滅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類活動對其棲息地的破壞‍‍

馬彪的適應性強,其捕食能力并不亞于狼,但還是瀕臨滅亡,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呢?專家分析,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類活動對其棲息地的破壞。

其一,自然環境遭到破壞,棲息地變得破碎化、分散與孤立,使得馬彪群與馬彪群之間無法進行基因交流,導致其近親繁殖十分嚴重,從而種群衰退。

其二,無論是在食物豐富的春季和夏季,還是在食物相對匱乏的秋季和冬季,它們都是種群生活,一般不會分散活動,這需要大片的棲息地才能得以生存下來。

其三,作為一種兇猛的捕食者,馬彪會捕食家禽家獸,與人類的人獸的沖突日益激增,導致被人類報復性捕殺。

其四,如今絕大多數的森林中很少存在中大型的食草動物,馬彪的獵物也處于瀕危狀態,沒有足夠的獵物作為食物,馬彪很難繼續生存下去。

其五,馬彪易受不同疾病的影響,比如感染狂犬病、犬瘟熱等,尤其是在與別的犬科動物共同生活的區域,馬彪更容易感染。

結語

越來越多的頂級掠食者開始回歸自然,祁連山的食物鏈初步得到了恢復,看來這些年的退耕還林已經取得了一些成績。

適當退耕還林,讓食草動物、肉食動物構成了完整的區域生態鏈,這是我們今后動物保護最重要的任務之一。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