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和平首次執導拍《蛇形刁手》,發行商直言:除了成龍,主演用誰都行!

陆凡 2022/08/14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你喜愛功夫電影,那你不可能不知道八爺袁和平,他曾捧紅大半個港影圈武打明星,甄子丹尊他為「師父」,李連杰說是他是天下第一武指,而成龍國際電影周更直言,是他一手創造了銀幕上的功夫帝國。

從上世紀六十年代至今,他指導拍攝的《霍元甲》《太極張三豐》《臥虎藏龍》《功夫》《一代宗師》等電影,屹立在香港功夫電影的巔峰,精心設計的《駭客帝國》《殺死比爾》,更是讓中國功夫留名國際。

一次慶功宴的靈感爆發,成就了成龍的「醉拳」醉八仙,讓他成為一代功夫喜劇大師,幾部《葉問》的動作指導,將甄子丹推上詠春代言人的位置。

不得不說袁和平憑藉一己之力,改變了整個香港電影界的格局,而這一切輝煌的開始,正是我們今天要講的電影——《蛇形刁手》。

1978年《蛇形刁手》上映,這是袁和平導演之路的起始點,也是成龍作品中,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成龍式」電影,可以說是該片讓成龍明確了自己的風格,從而擁有了幸運的電影生涯。

但大家可能不知道,成龍之所以能夠出演這部電影,完全離不開袁和平的執著。

1973年李小龍的逝世,讓港式功夫片陷入一段低谷,但通過《唐山大兄》《精武門》打響名聲的羅維,決定成立自己的電影公司,雄心勃勃的準備打造出下一個李小龍。

不得不說羅維非常幸運,1975年成立公司,1976年便找到了候選人,他就是陳港生,藝名為元樓,但羅維覺得這個名字沒有特點,于是和陳自強商量了一下,讓他改名為「成龍」,自此羅維開始了打造第二代功夫巨星的計畫。

可惜羅維是公認的運氣爆棚、才氣不足,從1976年到1978年,兩年內他一連給成龍打造了近十部電影,但每一次都是票房慘澹,成龍不論怎麼演都不火,投資商斷定他是票房毒藥,可這其實是羅維的問題。

它讓成龍複刻李小龍演古裝,不過畫虎畫皮難畫骨,照著別人的路走並沒有出頭之日,但這並不妨礙羅維越看成龍越不順眼,畢竟連續的票房失利,已經令公司捉襟見肘,可是8年的合同已經簽好,他必須每月支付成龍3000港幣工資,而拍一部戲還要給3000港幣,羅維的耐心早已被金錢消磨乾淨。

所以在吳思遠打電話來表示,希望用6萬港元借用成龍三個月拍戲時,羅維毫不猶豫的將成龍給了對方,甚至諷刺的說到,他願意倒貼錢給吳思遠,好讓成龍多出去幾個月,別在眼前礙事,于是,吳思遠就這樣用6萬港幣借來了成龍。

大概當時的羅維也沒想到,這一借竟然成了成龍一飛沖天的開始,更加猜不到,真正想要成龍的人並非吳思遠,而是袁和平。

袁和平和成龍同屬于占元門下,算起來還是成龍的師兄,所以在無意間看到成龍的電影后,他認為這位師弟身上有他需要的特性,于是便跟吳思遠指明要成龍。

吳思遠向來用人不疑,所以他力排眾議啟用成龍,還在《蛇形刁手》正式開拍後,給了兩人極大的自主權。

成龍自是不負重托,拍攝時格外賣力,胳膊被道具劃傷,門牙被踢掉了依然繼續,甚至他還學會了發揮自己的特點,一改從前硬橋硬馬的武打動作,將詼諧幽默的功夫小子簡福詮釋的淋漓盡致。

之後《蛇形刁手》在香港上映,本土票房突破270萬港幣,臺灣市場也是全線飄紅,最終電影全球總票房狂瀾了650萬美元 (算上後來的國外票房),穩居當年華語片年度亞軍。

一夜之間,全香港都知道了功夫小子成龍的大名,而他也走出了屬于自己的功夫喜劇道路,說他不行的那些人呢,紛紛閉嘴上門找成龍接戲。

當然之後的故事大家也都清楚,在開慶功宴時,袁和平一個靈感的爆發,創造出了成龍式醉拳「醉八仙」,用全球1500萬美元的票房,拿下華語片年度冠軍,真正讓成龍在香港影壇有了一席之位,這一年是成龍電影生涯最重要的轉捩點。

而袁和平用三個月兩部電影,在香港掀起了功夫喜劇的風潮,改變了當年香港影壇的格局,打造出了另一種形式的功夫巨星,這可能就是「天下第一武指」的實力,說袁和平成就了成龍實至名歸。

當然除了成龍和袁和平,《蛇形刁手》中的上官逸雲也值得一提。

黃正利飾演的角色造型有趣 心狠手辣,于是被《龍珠》的作者鳥山明看中,設計成反派殺手桃白白,算得上一次突破次元壁的大聯動。

如今距《蛇形刁手》上映已經過去43年,那個功夫電影風靡的時代早已遠去,但時代留下的經典電影和電影人傳承功夫國粹的理想,依舊是華語片的驕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