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許氏三兄弟銀幕最後一次聚首,卻被周星馳拔得頭籌

hh 2022/09/21 檢舉 我要評論

在1991年的《豪門夜宴》中有這樣的一幕,周星馳和許冠文在飯桌上同時夾住一個雞頭,許冠文卻偏說夾中的是雞尾,兩人經過一番爭論後,最終周星馳還是把雞頭讓給了許冠文。

這是導演用心安排的一個鏡頭, 雞頭預示著喜劇電影,兩人各執己見暗示對喜劇的看法不同。

周星馳讓給許冠文表示尊重這位前輩,而許冠文說雞頭上有白頭發,也是表明自己已將喜劇電影讓位給新人。

這段看似無意的對談,實際上是 兩個時代的喜劇之王,站在一個時代交替點上,完成了一次完美的交接

而在這的前一年,由許氏三兄弟再度攜手,拍攝的《新半斤八兩》一路披荊斬棘,斬獲香港年度票房第三。

與《新半斤八兩》同月上映的《賭聖》憑藉4100萬的票房成為年度票房冠軍,周星馳從此獲得「星爺」的尊稱,開始縱橫影壇。

作為香港新老喜劇之王, 同樣誇張的肢體語言、詼諧幽默的對白和天馬行空的情節,甚至同樣對小人物的演繹,許冠文和周星馳呈現在觀眾面前的作品卻各有千秋。

許冠文的鬼馬式喜劇,專注小市民生活,展現人性深處純真善良的光輝,角色更為飽滿立體;

周星馳自嘲式的小人物喜劇, 癲狂中帶著偏執,刺激觀眾的笑點更多依靠的是他本人高超的喜劇表達。

就影片深度而言,許冠文的喜劇可能更勝一籌。但在影片生命力和突破局限性上,周星馳的作品更多地為大眾所接受。

90年以後,許氏電影由於缺少對畫面特性的把控和劇情深度的探索,逐漸與同級的作品拉開距離。

這也是1990年以後周星馳票房大賣,一路高歌,逐漸取代各類喜劇電影的重要原因之一。

許冠文也在這個時候選擇急流勇退,逐漸隱居幕後。儘管如此, 時至今日都不能否定許冠文的才華和喜劇天賦。

而這部坐擁2600萬票房的《新半斤八兩》,至少是良心之作。

電影講述的是許冠文扮演的雜誌社社長為了拯救瀕臨破產的雜誌社,聯合員工費盡心思挖掘新聞,最終卻陰差陽錯,憑藉對一場搶劫的現場報導起死回生,皆大歡喜的故事。

01、許氏三傑最後一次銀幕聚首

70年到80年之間,許氏兄弟為觀眾呈現了不少高質量影片。

文武英傑,除了鮮為人知的二哥許冠武負責幕後工作,其他三人都是名聲在外的明星。

此前三人一共合作過多部電影,諸如 《鬼馬雙星》、《半斤八兩》、《摩登保鏢》等等,一度冠絕影壇。

在《摩登保鏢》之後三兄弟已多年未曾合作(雞同鴨講許冠傑只是客串),在父親的強烈要求下,三兄弟終於再度于《新半斤八兩》聚首,並成為三人共同主演的最後一部電影。

與之前一樣的模式, 許冠文演精,許冠英扮傻,許冠傑賣帥,雖然劇情一樣簡單明瞭,但沒有照搬舊版,甚至電影原聲主題曲都是許冠傑重新創作。

02、清純玉女洪欣的銀幕首秀

《半斤八兩》捧紅了女星趙雅芝,而《新半斤八兩》當然也不能示弱。

在導演陳欣健的極力推薦下,洪欣於1990年進入演藝圈,同年便參演了《新半斤八兩》。

作為女主角,洪欣的表現確實可圈可點,雖顯青澀,卻用自己的一舉一回眸,將命運多舛的女星珊珊演繹得甚是傳神;

在與三兄弟的對手戲中也未曾膽怯,和許冠傑的感情對手戲更是昇華了整部電影,讓觀者在歡笑中嘗盡溫情。

03、硬核導演陳欣健

提到陳欣健大多數人並不熟悉,但是當看過《翹課威龍3》、《辣手神探》等作品一定會對他印象深刻。

戲中,他多塑造員警一角,戲外,他是真正的員警。

後來在許冠文的建議下,轉型踏入演藝圈。

優秀的人才到哪都會發光發熱,不僅當演員成功,而且在導演、編劇等多方面頗有建樹,代表作:《新半斤八兩》、《神探朱古力》等。

與此同時,他在主持上面也是一絕,主持過金像獎和不少大型晚會,可謂是多才多藝。

04、笑點與溫情

《新半斤八兩》融入更多新時代元素,或許是許冠文有意無意察覺一部分觀眾質疑他的創意逐漸與時代脫節,他特意在影片中安排了一段與毛舜筠的對手戲:

毛舜筠暗諷老許跟不上時代的腳步,要老許唱一首新歌,老許在員工的提示下對著毛舜筠的臉唱出 「你知道我在想你嗎」,也算是對當時質疑聲的回應。

捏造女星撞鬼的過程中,導演將場景一轉,將輕快歡樂的喜劇場面瞬間轉為陰森恐怖的場景,給人帶來毛骨悚然的感覺。

最精彩的「兩鬼相遇」那種緊張又搞笑的場景也不免讓觀者笑破肚皮。

電影中老許和許冠傑混入醫院的橋段也相當有趣,秦沛讓老許精心挑選五官,各個標緻的五官組合起來卻能把人嚇破膽,許冠文對於成龍、邁克爾傑克遜和各個風雲人物的模仿更是入木三分,足見演技。

05、新篇不重樣

一樣的蒙太奇式的開頭,一樣以社長的許冠文的荒誕搞笑的經歷為主線,一樣的三人組,甚至連結尾都是一樣的偶遇搶劫風波,諸多相似,卻給觀眾以不一樣的觀感。

首先相較前作《半斤八兩》片段式的劇情結構,各個故事獨立組合,雖然笑點頻出卻稍顯斷續,缺乏連貫性使得觀眾看完影片後只記得經典片段,難以回想起整部電影的劇情;

《新半斤八兩》更加注重情節上緊密連貫,從頭到尾圍繞拯救瀕臨倒閉的雜誌社這一主題,三人窮盡方法,最終皆大歡喜,劇情緊湊流暢,層層遞進。

除了情節上的自然過渡,兩部作品對情感的把控也各不相同,《半斤八兩》以笑點為主導,缺乏人物情感表現,每個角色之間的感情都是獨立的。

《新半斤八兩》作更加注重人物感情的塑造。角色之間的情感不再是相互擠兌挖苦,而逐漸變成飽含溫暖的互相關心和包容,當然這樣的代價就是犧牲笑點。

電影後半段,笑點幾乎絕跡,取而代之的是人物間的溫情,或許這也是許氏兄弟對笑點和溫情之權衡做出的最好的回答,也是喜劇電影最為迷人的地方。

這部影片只是許冠文眾多佳作的一個縮影,他的作品處處流露著生活氣息,用充滿市井活力的電影語言,將喜劇與現實生活巧妙地結合在一起,把諸多小市民平凡的小故事,用看似誇張卻又合乎情理的表演連接在一起。

或許「冷面笑匠」許冠文逐漸不為人知,逐漸淡出影壇,或許時代選擇了周星馳;

但絕不能否定許氏喜劇的質量和水準,不能否定許冠文在香港電影史的重要地位,他和他創造的輝煌,是香港電影歷史上不可或缺的重要篇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