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cult片之王牟敦芾,《血戀》劇情奇葩三觀炸裂,《紅樓春夢》香艷破尺度,一部《黑太陽》成為無數人的「噩夢」!

黄朔 2022/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牟敦芾是何許人也?

牟敦芾(英文名:Tun Fei MOU),導演,1941年5月13日出生于山東,后隨父母移居台灣,畢業于台灣藝術專科學校影劇系。 1973年起,牟敦芾赴歐洲和中美洲等地流浪,以教中文為生。1977年來到香港加入邵氏,五年后離開獨立發展。20世紀80年代,牟敦芾來到中國內地,執導了多部影片。1990年代后期移居美國,后淡出影壇。

2019年5月25日,牟敦芾在美國家中病逝,享年78歲。

有一部電影名叫《黑太陽731》,它是無數觀眾的童年陰影,今天就將介紹它的始作俑者:牟敦芾。

牟敦芾導演年輕時期照片

這位從一開始拍片口味就很獨特,后期更是走上獵奇之路的導演,從他的名字我們就能感覺到些許的詭異。牟敦芾,三個字,全都是多音字。

很有趣的是,在《黑太陽731》的編劇一覽中寫著這樣三個名字,你能看出其中玄機嗎?

這位導演的名字你之前可能沒怎麼聽說過,甚至都讀不出來,不過沒關系,隨著小編帶你盤點一遍他的電影,你會發現他的一些作品只要你看過便一定會終身難忘。

首先按時間順序列出他一生執導的15部影片:

不敢跟你講(1969)

跑道終點(1970)

香港奇案之五:奸魔(1977)

紅樓春夢(1977)

剪刀石頭布(包剪碴)(1978)

撈過界(1978)

碟仙(1980)

大大小小一家春(1980)

打蛇(1980)

橫沖直撞(1980)

連城訣(1980)

自古英雄出少年(1983)

黑太陽731(1988)

黑太陽之南京大屠殺(1995)

血戀(1995)

牟敦芾在拍電影之前的資料鮮有報道,只知道他出生于山東,后移居台灣,看來他也是被大歷史事件推著走的無數浪花中的一朵,我猜測正是因為他內地出生的背景,后來在80年代才來到內地拍片。

如今香港電影導演北上已屬常態,但是回顧起來,或許牟敦芾才是北上導演的鼻祖吧,他一路向北甚至直接來到了最北端——黑龍江拍攝了《黑太陽731》。

在台灣時期,牟敦芾就讀于國立藝專(現稱台灣藝術大學),在校期間參演的戲劇還得過獎,畢業后也曾以演員或者副導演的身份出現在幾部電影里,后來他以極低地成本拍完了《不敢跟你講》、《跑道終點》兩部影片。

《不敢跟你講》,最右邊是年輕時候的歸亞蕾

不過因為前者是涉及師生戀,后者是涉及同性,均因題材特殊而被禁止。雖然說是因為當時的環境非常保守導致的影片無法上映,但這似乎也從一開始就奠定了牟敦芾禁片導演的人生底色,這樣的命運一直持續到他的電影生涯最后。

兩部電影接連被禁,牟敦芾淡出電影圈,前往歐洲和中美洲過上了流浪生活,主要以教中文維持生計,直到70年代中期簽約邵氏影業,才回到香港,從此開啟了一段屬于他的電影傳奇之旅。

在他消失于電影圈,過著流浪生活的期間,與演技派女星恬妮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婚外戀,是的,此時的牟敦芾已經結婚,妻子正是他的同校同學,也是他早期電影的工作伙伴黃貴榮,正是這場與恬妮的婚外戀,導致二人感情破裂,最終失婚。

演員恬妮

而牟敦芾和恬妮也未走到一起,恬妮后來嫁給了邵氏小生岳華,牟敦芾則是用自己的才華吸引到了當時的著名大美女胡因夢,可惜的是牟敦芾與胡因夢的戀情也并未持久,胡因夢后來和台灣著名作家李敖閃婚,隨后又閃離!

不得不說,牟導的感情經歷也和他的作品一樣,真的是同樣的傳奇!

《香港奇案之五:奸魔》

The Teenager‘s Nightmare

牟敦芾的正式商業片導演生涯要從1977年上映的《槍》說起。結束流浪生涯之后,他來到香港,簽約了邵氏電影公司,拍出了電影《槍》,正是這部小短片獲得了邵氏老板邵逸夫的賞識,由此才獲得了未來更多的拍片機會,開啟了他的職業導演之路。

這部只有37分鐘的短片《槍》和另一部短片《奸魔》被湊成了一部《香港奇案之五:奸魔》在香港公映。

這兩個故事之間其實毫無關聯,可能只是為了湊時長而捆綁在一起,這種捆綁銷售的模式是算是當時很常見的做法,而這種模式也一直延續到現在。

這次捆綁銷售算是無意中吹響了香港電影史上的兩個著名的cult片導演的集結號,《奸魔》的導演桂治洪和牟敦芾,多年后被并稱為「邵氏最熱衷視覺暴力的兩大邪片導演」,用現在的話來說這就是一對「臥龍鳳雛」。

《奸魔》暫且不談,只說牟敦芾的《槍》。

《槍》的故事很簡單,兩個青年男子偶然間目睹了一場殺人案,并在現場撿到一包東西,二人回到家中,打開包裹發現是一包武器,有一只機槍,和幾個手雷。

這兩個男子是社會邊緣人,沒什麼正經工作,其中一個還特別仇視富人,于是他決定利用撿來的武器來干點大事。

一天晚上他們被飛車黨欺負,于是掏出了槍打死3人,就這樣引起了警方的注意。雖然已經被警方追捕,他們不但沒有收手,反而是拉來了其中一名男子的女友下水,一起搶劫了銀行。后女友去購買跑路船票時被抓。

二人在經歷了一番反抗后最終也相繼被抓。最后的結局是男子手中的手雷掉在了地上,男子為了保護女友護住了手雷,自己被炸得粉身碎骨。

女友撿起了地上的那只給他們帶來厄運的槍狠狠地想把它砸碎。

故事本身現在看起來其實挺無趣的,但是它想探討的主題其實很深刻,槍帶來的是力量的延伸,可是這股力量卻給撿到它的人造成了更大的災禍,人如果不走正道,想通過急功近利的手段獲得利益,最終只會落得悲慘的結局。

我一直都覺得牟敦芾導演的專業水準是很高的,并且很有追求,總會有一些有趣創新的鏡頭設計。

比如本片在出片名前的那段清洗槍支彈藥的快速剪輯就很是帶感。中段還有一個長鏡頭直接從大全景的交待環境拉進室內小景別交待人物,顯得相當高級。

這部短片沒有后來導演那種過于強烈的cult風格,但是已經開始出現了血腥、暴力的元素,還有男子蹲坑這種惡趣味吸引眼球的鏡頭更是直接出現在了電影開頭。

電影是一項相當復雜的產品,影片需要全方面的優秀才會在影史留名,本片的劇本一般,演員美術也都沒有超越當時那個時代,但是可以看出導演的功底是相當不錯的,怪不得會受到邵逸夫的賞識,繼續接下來的拍片工作。

《紅樓春夢》

Dreams Of Eroticism

同是1977年,牟敦芾又和其他邵氏導演聯合執導了這一部電影。

這部電影的劇本直接改編自四大名著之一的《紅樓夢》。

影片是當時極其流行,現在看起來極其俗套的題材,也就是我們俗稱的風月片。

雖然當時香港還沒有完善的電影分級制度,但由于本片的尺度過大,有太多很直接很艷俗的戲碼,上映一周隨即被下架。

對于這部電影的評價,往好了說是揭露了封建社會的荒淫無度,和大觀園內對于下層人的剝削欺辱,往壞了說其實就是一部套著名著外衣博人眼球的低俗電影。

牟敦芾在這部電影中負責執導的只是秦可卿這段故事。

這部風月片的拍攝經驗,讓他的導演風格庫中又加上了男歡女愛的元素,再聯系上《槍》里的暴、血,這算是把他個人風格的百分之八十都已集齊,后面的那些更出格的電影只不過是把這些元素發揮到極致的產物罷了。

《剪刀石頭布》(又稱《包剪碴》)

Melody in Love / Cloth, Scissors, Rock

這部沒什麼好講的,是一部「奉旨」拍攝的電影。在邵氏旗下工作,自然是老板讓你拍什麼你就得拍什麼。

當時流行這種滑稽浪漫的輕喜劇,本片就是講述了三個靚仔如何追求三個靚女的故事。

左一:李修賢

唯一的亮點是有李修賢參演。當時流行的這個髮型真是不忍直視啊。

《撈過界》(又名《大好彩》)

Bank Busters

這是一部已經失傳的電影,只能找到一些報道資料和圖片。

你可以把它想象成《打蛇》前傳,它是一部犯罪題材的電影,融合了警匪片和驚悚片兩種類型,這算是牟敦芾最擅長和最喜歡的題材了。在這部片子中他也的確發揮了其cult片導演的本性,里面的主要人物和《打蛇》類似也是偷渡者。

《碟仙》

Haunted Tales

又一部拼盤電影,前半段是楚原導演的《陰靈》,后半段是牟敦芾導演的《碟仙》。

不知道你注意到沒有,這時影片的公映片名已經以牟敦芾的片子為主導了,足見他在邵氏的地位已經上升。

《陰靈》雖然是現代題材,但是風格有點像聊齋的感覺,喜歡香港老恐怖片的可以看看,這里就不詳細介紹了。

《碟仙》,表面上披了件恐怖片的外衣,而實際上卻是以現實主義做內核的故事,風格上融合了靈異、黃暴、血漿等元素,我們知道,這是牟敦芾的拿手好戲!

故事的結構和《槍》很相像。

一開始,大樓的保安男趕走了一群胡鬧的小孩子,撿到了他們正在玩的碟仙道具。

保安男子行為舉止都透露著屌絲的氣質,總會在頭腦中幻想一些不好的事情。

回到宿舍,通過碟仙道具獲得一組獎券號碼,第二天他將信將疑地購買了獎券。

白天因為買獎券耽誤了工作被業主一頓數落,晚上路過娛樂場所因為沒錢被看門的一頓羞辱,然后在小店自己喝悶酒直到打烊還賴著不走。深夜,保安男爛醉如泥地回到工作地點。

第二天醒來又玩起了碟仙,詢問為何讓他買獎券,碟仙回應了幾個字:戒淫、戒賭、戒殺,隨即廣播中播報了獎券的中獎號碼。

果然中獎了,保安男高興地把頭套都摘了下來:

領獎時,獎券公司老總問他是怎麼中的獎,他倒是毫不避諱,說是因為碟仙。

有了錢后,他開始盡情地滿足自己的欲望。

他用錢到娛樂場所羞辱之前嘲笑他的人,再到喝酒的小店打砸報復。

這一晚,再次爛醉如泥歸來后,在公寓里發生了羞羞的一幕,這算是徹底破了淫戒。

他中獎的消息被他的老板知道了,老板也過來攀附他,說是要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

這個女兒的行事方式很詭異,之前有幾次出現過,每次都是抱著個洋娃娃。保安男子一直都想得到她。

他問老板需要多少禮金才能娶到他女兒,老板說不要禮金,只想跟他賭兩把。

已經喝醉的保安男痛快答應。

這里出現了全片中最奇葩的設計,老板把自己的女兒叫了過來,他說出的賭博方式是:你贏一局小女就輕解衣衫一件。

最后保安男當然是輸光了所有錢財,也同時破了賭戒。

他再次拿出碟仙想故技重施,這時獎券公司老板偷偷潛入,他在搶奪碟仙的過程中被保安男殺死,自此保安男又破了殺戒。

保安男最后受到了碟仙的懲罰,手指在碟仙那張紙上不能控制的摩擦旋轉。

最后的鏡頭真的是看著肉疼,手指磨沒了,手腕磨沒了,胳膊磨沒了,臉也馬上要沒了。

《碟仙》是《槍》的升級版,都是相似的警世寓言題材。

一個人如果內心陰暗粗鄙,當他獲得金錢或者力量之后就會徹底的迷失自己,陷入欲望的泥潭。

片中人物內心獨白相當直接,也相當真實,對于H和血的展示,牟敦芾更是毫不遮掩,可以說已經到了脫韁的野馬自由奔跑的境界。

《大大小小一家春》(又名《小弟滿座》)

One Son Too Many

同樣找不到片源,只有幾張黑白報紙上的報道,標題是「怪杰牟敦芾新作:小弟滿座」。

看劇照感覺很像台灣新浪潮電影的風格,一群孩子,充滿溫馨的氛圍,我覺得牟敦芾內心中是深藏著一個溫柔的角落的,不知為何沒有通過更多的電影表達出來。

《打蛇》

Lost Souls

來了,終于來了,這一部是牟敦芾導演在邵氏階段最為重磅的作品。

融合了風月和爆裂元素,算是牟敦芾真正的代表作。

《打蛇》的故事情節極其簡單,一群被稱為「人蛇」的偷渡者,被當地的惡霸囚禁,他們的目的是向人蛇家屬索要贖金。

人蛇們有一個夢想之地,是所謂的「鉆石山」,他們聽說到了那里就能獲得理想的生活,但是最后逃出去到達「鉆石山」的人發現這只不過是一個謊言罷了。

在這簡單的故事背景下,是無盡的折磨,全片的主要畫面就是用盡各種方式摧殘這些人蛇。

你能想到的,你不能想到的方式都有。

牟敦芾在這部影片中將H和爆裂都發揮到了極致。

具體的內容我無法詳細描述,在此略過。

在關押人蛇的簡陋房間內,文明幾乎消失殆盡,剩下的全都是原始的惡行。

影片后半段還出現了爆裂的反轉,當人蛇們翻身之后,他們以同樣的爆裂手段反過來對付了那些關押他們的人。

牟敦芾的激進,終于在這部電影中達到了頂峰,把人性的中的惡直白的展現在觀眾面前。

禽獸導演,這種對他不那麼正面的稱呼漸漸開始不脛而走。

別的導演不敢拍的東西,甚至想想都會覺得罪惡的東西,牟敦芾就這樣把它用最直白的視覺語言直接拍在了觀眾臉上。

《連城訣》

A Deadly Secret

改編自金庸小說,屬于武俠片,有不少武打動作元素,劇情乏善可陳,同樣沒有太多牟導特色。

岳華和李小龍合影

值得一提的是,本片主演之一是岳華,正是牟敦芾前女友恬妮后來的丈夫,不知道牟導在拍攝時內心作何感受。

《自古英雄出少年》

Young Heroes

拍攝了武俠動作片《連城訣》后,牟敦芾又拍攝了一部兒童動作武俠電影《自古英雄出少年》。

這部電影在當時的名聲很大,之后還被兩度翻拍成電視劇在內地熱播。

電視劇版《自古英雄出少年》,釋小龍主演

看完本片,你很難想象這是牟敦芾導演的作品,它是那麼的正常。

1982年上映的《少林寺》火遍了全國,這部《自古英雄出少年》是眾多跟風作品中的一部,但是它并不粗制濫造,反而是借著《少林寺》的熱度獲得了不錯的票房成績。

不做事后諸葛亮的話,看了這部《自古英雄出少年》之后,你或許會覺得牟敦芾離開了邵氏,來到內地之后,將不再執著于重口表達,而是走上了常規的商業片道路。

如果你真的這麼想了,那接下來牟敦芾就用一部職業生涯最為令人震驚的作品《黑太陽731》,把你的臉打的生疼。

《黑太陽731》

Man Behind the Sun

童年陰影系列!小編也正是從這部電影開始關注牟敦芾導演的。

受到它魂牽夢繞的吸引,長大后又會時常拿出來品鑒一番,而每次重看都仍舊像是第一次看時一樣震驚。

這部電影算是牟敦芾多年歷練后的集大成之作。

左一為電影主要角色:石井四郎

冷凍實驗;細菌實驗;解剖實驗;野外陶瓷彈實驗;負壓實驗,還有老鼠咬貓等等情節和場景都是極為的寫實。

這部電影有太多讓人震驚的地方,而最讓小編震驚的是它使用尸體拍攝的傳言。

說是傳言是因為我一度不敢相信這條信息是真的。經過幾番探索,我終于找到了消息的來源。

這條信息是來自于本片副導演陳洪海,他也在影片中飾演了一個副官的小角色多次出境。

陳洪海在新浪博客中以「記憶中電影《黑太陽731》拍攝的背后故事」為標題,連續三篇文章詳細介紹了幾場重頭戲的拍攝過程,還詳細描述了他如何受導演委托到醫院購買尸體的經歷。

陳洪海曾經在87版《紅樓夢》中飾演薛潘一角,也算是一位小有名氣的演員,他的博客文章有很多,關于731電影拍攝的記憶只是其中的三篇而已,所以真實度很高。再結合其他媒體對牟敦芾的采訪,小編確信這條信息的可信性非常之高。

一部電影拍的不管再怎麼殘酷,我們也知道是假的,但是這部電影竟然很多地方都是真的,這讓我心頭的陰影面積再次加大了不少。

牟敦芾在后來接受采訪時說過:「只要他們一天不道歉,就將他們的惡行繼續拍下去。」

牟敦芾后來接受外國記者訪談

在這部影片的最開始也是打出了「友好歸友好,歷史歸歷史」的態度。

雖然這種態度是一點毛病也沒有的,不過對于影片中直白的畫面展示,還是受到不少觀眾和影評人的詬病,小編也的確認可這些批評的聲音,藝術是高于生活的,并不是在電影中完全追求真實就是正確的,比如如果拍一部部講述連環殺手的電影,把所有細節畫面都拍出來,顯然是并不可取的。

況且本片也無法稱之為完全的真實表達,其中可以看出有一些地方導演對于惡趣味的追求是高過于對于真實的追求的。

綜上所述,這部電影是一個特殊的導演,在一個特殊的時間,制造出來的特殊產物,的確配得上「后無來者」這樣的評價。

《黑太陽之南京大屠殺》

Black Sun: The Nanking Massacre

雖然《黑太陽731》收獲了褒貶不一的評價,但是在拍攝和上映方面都還算是比較順暢,但是接下來的這部《黑太陽之南京大屠殺》卻處處碰壁,最終無緣內地市場,在香港也是票房慘敗。

小編看過幾部反映南京大屠殺的電影,包括陸川的《南京!南京!》、《張純如南京大屠殺》、《金陵十三釵》、《拉貝日記》,不過我依舊認為牟敦芾導演的這一部是同題材中最為打動我的。

不得不說,牟敦芾的寫實風格,如果操作得當,其實很適合拍這種歷史題材。

這部電影的結構與《黑太陽731》類似,是將虛構故事與真實歷史事件相結合,本片的獵奇感沒有那麼的強烈,反而是讓我覺得非常真實,它將侵略者的殘暴,和城內老百姓的受苦受難,都以一種厚重的方式展示了出來。

難能可貴的是它并沒有像抗日神劇一樣來塑造角色,而是用一種相當客觀的視角來展示發生的一切。其中一段江邊焚燒的鏡頭讓我印象深刻,那是一種將客觀的歷史、國仇家恨、屈辱悲慘、人性泯滅交織在一起的復雜情感。

私以為,這部電影是牟敦芾商業片導演生涯最高水平的電影,也是目前展示南京題材最佳的電影,因為無法上映而沒有獲得它應有的知名度,實在是非常遺憾的一件事。

據說牟敦芾也因為此片的折戟而大受打擊,移居到美國,算是告別了影壇,后來上映的《血戀》,雖說有參與制作,不過也不再署名。

《血戀》

Trilogy of Lust

首先,小編要說一句:一定不要輕易嘗試觀看本片,尤其是心理承受能力弱的觀眾,這是一部極其不可描述的電影,相信我假如你看到最后一定會三觀炸裂,進而后悔沒有聽取小編的勸告。

本片的一大特色是打真菌,該片的監制是蔡瀾,當時李華月詢問蔡瀾的意見,蔡瀾說你長得這麼丑,不真拍會有人看嗎?結果就真的拍出了這樣一部「奇葩」的電影。

本片的不可描述程度甚至遠遠超過《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很巧的是該片的女主角李華月也同樣參演過《人肉叉燒包》。

該片李華月名義上是自編自導自演,但其實是和牟敦芾聯合指導,只是牟敦芾故意隱去了自己的姓名。

之所以不建議觀看,還因為它藝術上的粗糙,以我對牟敦芾導演水平的理解,如果是完全由他拍攝,我覺得不可能容忍這麼粗糙的鏡頭設計、故事設計、美術設計。

不過有幾處情節的設計的確是很像出自牟敦芾的手筆,充滿了創意,尤其是那場雞蛋戲。

縱觀牟敦芾導演的主要作品,如果讓我用一個詞來形容他,我會說他夠「直接」。

遮遮掩掩,猶抱琵琶半遮面,這些詞兒與牟敦芾不太沾邊,尤其是后期的作品,直接到讓一些觀眾甚至到了分不清是故事片還是紀錄片的程度。

他會盡量的用一種接近真實的鏡頭語言來表現真實世界的殘酷,他想喚醒起觀眾自我美化的眼睛,堵住了耳朵不敢聽真實的聲音,塞住了鼻孔不敢聞真實的氣味,他強迫你來睜開眼睛,打開耳朵,暢通鼻孔。

當然他的方式是過于激進的,會讓一些人害怕的更加封閉起來,這也讓牟敦芾導演成為了一位冷門導演,他在電影上的極端表達嚴重限制了他作品的傳播,也在相當程度上埋沒了他電影才華的發揮,我認為如果他不那樣極端,很有可能成為一位相當成功的商業片導演,知名度應該能達到徐克這個級別。

牟敦芾導演的作品數量并不算多,但是卻橫跨各種類型:風月片、犯罪片、恐怖片、愛情喜劇、武俠片、動作片、歷史電影。

能夠駕馭這麼多題材,并且還在各種題材下都有佳作的導演,放在世界影壇也屈指可數。導演個人偏好的cult風格也幾乎一直貫穿在他的作品當中。

牟敦芾的作品可以說是上不了台面的,現實中的待遇也的確如此,很多影片都無法公映,但是他強烈的個人風格早已深深的烙在了一代人的記憶中。他從邵氏成名,再到內地北上,最后隱退于大洋彼岸,這樣的人生真算是一場傳奇了。

藝術創作其實就是一種選擇,而牟敦芾就是選擇了那條最直接最沒有遮掩的表達之路,至于評論是好是壞本就不是創作者能夠掌控的,值得慶幸的是牟敦芾用他的選擇留下了一些讓觀眾驚掉下巴的影像,值得惋惜的是他的選擇也扼殺了他的才華獲得更廣泛認可的機會。

福兮?禍兮?或許在他很久很久前執導的第一部商業電影《槍》中就已經埋下了答案,是遵從自己地內心拼上一把最終落得粉身碎骨?還是選擇中庸之路憋悶的度過一生?我想牟敦芾已經清楚地做出了他的選擇,而那些世人對他的評論,天上的他再也無從聽見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