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版《笑傲江湖》:古巨基的錯過,讓這版令狐沖成為永恆的經典!

陆凡 2022/08/10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天,我們一起走進96版《笑傲江湖》幕後的故事

1967年,金庸在自己創辦的《明報》上連載小說《笑傲江湖》,受到了大批讀者的追捧。作為金庸後期創作的作品,《笑傲江湖》一度被視為金庸小說中最黑暗的故事,因此,也成了金庸小說中最難改編的小說之一。

《笑傲江湖》小說

不過,即使充滿挑戰,自1978年至今,試圖演繹這個人生江湖夢的影視改編還是不下數十次,僅電視劇就有8個版本。另外還有邵氏製作的古代早武俠版以及徐克的三部電影版。

各版本笑傲江湖

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李連杰主演的《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

正是因為李連杰的出色表演,使得這一版的令狐沖受到了大部分影迷的認可。所以當TVB準備籌拍《笑傲江湖》時,到底選誰來飾演男主角令狐沖成了一個難題。

演員出彩

其實,在考慮令狐沖第一人選的時候,並不是呂頌賢,而是當時的人氣小生古巨基。

同樣,原本劇中的女主角任盈盈並非由梁藝齡出演,而是內地女演員張延。

當時的張延因為在《神雕俠侶》中飾演的何阮君,那傾國傾城的絕美容顏俘獲了大批觀眾的心。

張延飾演何阮君

又因為1994年參演了電視劇《笑看風雲》,與古巨基扮演了一對情侶,獲得了TVB評選的最佳情侶拍檔獎。

或許正是因為兩人頗有「情侶相」,所以在籌拍《笑傲江湖》時,導演組當時就拍板由他倆分別飾演令狐沖和任盈盈。

《笑看風雲》古巨基、張延

而對于飾演任盈盈一角,張延在接到通知後也非常激動,她表示「任盈盈」是自己最喜歡的金庸武俠的角色之一。因此,她放下了自己所有的工作用心準備這個角色,然而,就在拍攝在即,她卻因為簽證問題與這個角色失之交臂。最終,TVB選定了「無線花旦」梁藝齡飾演。

梁藝齡和麥可爾▪傑克遜合影

同時,也將古巨基換成了被譽為「香港木村拓哉」呂頌賢,這就給了呂頌賢第一次在金庸武俠劇中挑大樑的機會。

而呂頌賢在接演《笑傲江湖》之前,更多的是以反派形象深入人心,因而他十分珍惜這個機會,在開拍前也是下足了功夫。事實證明這次無心插柳的舉動的確成就了一個經典的令狐沖。

呂頌賢也用自己的努力換來了金庸迷的高度認可,即使多年過後回看這版《笑傲江湖》,很多影迷還是會為呂頌賢著迷。

不僅如此,金庸也盛讚他演得好,還給無線電視送過匾,以志慶祝。

也許,有的觀眾認為,呂頌賢飾演的令狐沖過于「書卷氣」,少了些英雄的俠氣。的確,呂頌賢飾演的令狐沖桀驁不馴,放蕩不羈,有著武俠男主角清晰的成長線路,也有著關于內心愛與恨的掙扎。

也許,他不是最帥的,但卻是最接近原著的。

就像呂頌賢自己曾經說過那般: 我沒有在演令狐沖,我就是令狐沖!

金庸先生說: 令狐沖與張無忌、郭靖、喬峰、楊過等一眾大俠都有不同,他跟誰都不像,但有可能是最受讀者歡迎的一個俠客。

又如倪匡所言: 他比楊過多了幾分隨意,比韋小寶多了幾分氣派,比喬峰多了幾分瀟灑,是金庸筆下人物之最,是《笑傲江湖》的靈魂所在。

小說中的令狐沖:「玉面薄唇」,在幕Sir看來,唯有呂頌賢是符合的。

當他醉臥喝酒,背劍上路的樣子,是那般逍遙灑脫,成為了無數影迷心中難以取代的經典。

不過,遺憾的是,呂頌賢並沒有憑藉令狐沖真正走上大紅大紫之路,時至今日,也已經逐漸淡出娛樂圈。

呂頌賢和妻子

除了男女主角,很多配角的表演也是十分出彩。

陳少霞飾演的嶽靈珊、何美鈿飾演的小師妹、羅樂林飾演的任我行、魯振順飾演的東方不敗

魯振順飾演東方不敗

以及在劇中飾演林平之的何寶生

更是一度成為影視歌三棲藝人,前途一片大好,但卻在2005年,突然看破紅塵,出家為僧。

看破紅塵的何寶生

更令人唏噓的是,有一些劇中演員已經永遠地離我們而去

岳不群、左冷禪、風清揚、丹青生

曲洋、定閑師太、綠竹翁等「武林高手」都已經仙逝

嶽不群

諸多老前輩的離去,讓這部以瀟灑飄逸著稱的《笑傲江湖》多了些許沉重。

那一代的江湖,也隨著他們的離去而落幕。

然而,正是因為演員的用心和形象的完美貼合,才使得96版《笑傲江湖》成了影迷心目中的「笑傲之最」。

《笑傲江湖曲》無可替代

只是對比現在製作精美、服化道奪人的武俠劇,這一版的《笑傲江湖》實在過于樸素。

它沒有蓬勃大氣的景致和精緻考究的道具,人物的整體裝扮也是簡單質樸。

但每當那一首主題曲《活得瀟灑》響起,童年時期的回憶依然如潮水般湧來。

拋開爭鬥挽起衣袖

不牽不掛是最自由,瀟瀟灑灑地走,不問以後

除此之外,片中的那曲《笑傲江湖曲》也是眾多版本中無法超越的。

這首改編自我國古典佛教音樂《清心普善咒》的插曲,出自香港優秀的電影配樂大師胡偉立之手,也是他最負盛名的作品之一。

胡偉立

旋律一起,那個快意恩仇,任我逍遙的江湖便躍然紙上。

很多影迷說:唯有此曲,才配得上「笑傲江湖」四字。

劉正風與曲洋臨死之前,一琴一蕭,一個是世人所謂的名門正派,一個是人皆討之的魔教長老,本應江湖相刃,只因音律相諧而豁命相交。

一曲悲歌在明月幽谷間久久縈回,管他何為正邪,凡人縱有百般不解,又如何?

莫問江湖中人事多少,自醉竹林松濤!

就是因為走心的創作,激發了我們內心太多的共鳴。也許,這就是這一版《笑傲江湖》的魅力所在。

一劍飄飄,一生笑傲,仿佛這就是理想中的江湖味道!

只是歲月悠悠,這些江湖氣都已在時光流逝中慢慢淡去,性情中人越來越少,世故人情卻越來越多。

原來的江湖,一杯酒,兩兄弟,三個成群,五個成幫。

而現在,家國重擔肩扛,有酒也未見得能淋漓酣暢。不覺中,那個夢中的江湖已經漸行遠去。

彈幕上有人說:令狐沖這種人,是無論如何不可能鬥得過嶽不群的。

不過輸贏又有何要緊?什麼天下第一,什麼功名利益,于令狐沖而言,怕是都抵不上洛陽城中的綠竹巷那間竹屋吧!

這個世界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

從小看金庸,詩意和遠方都在煙波浩渺、兒女情長的江湖。

廟堂之上,江湖之遠,王者之仁,俠者之義。

而如今,我們在金庸的書中又悟到了更多關于人生的奧義。

有人曾問金庸:「人生應如何度過?」

老先生答曰:「大鬧一場,悄然離去」

的確如此,人生只此一場,少些名利得失,多些仇情快意。

一生瀟灑,大鬧一場,悄然離場

如此江湖,甚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