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黑幫電影往事:和勝和大佬「紋身忠」,大戰「尖東霸王」李泰龍,晚年因患重病自首

全组的希望 2022/09/02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曾是大角咀的「扛把子」,為了上位挑戰新義安的「尖沙咀話事人」,遭到重創後感到無比羞辱、逃離故鄉。

三年後他悄悄歸來,策劃江湖聞名的「屠龍案」,一時風聲鶴唳,跑路十數載,敵不過病魔糾纏,只能回來自首。

他就是和勝和的猛人「紋身忠」。

早年

「紋身忠」原名梁國忠,1969年出生于香港,早早出了社會,拜在和勝和猛人「傻老廷」門下。

一直以來梁國忠的勢力都在大角咀,大角咀雖然算是舊城區,但油水頗豐。

早年梁國忠靠著雙拳打敗其他社團的人,自己獨佔這兒的利益,每個月就能拿到40來萬的保護費。後來梁國忠又在通州街的公園搞賭檔,賺得盆滿缽滿。

有了錢的人往往會想著變得有名氣、變得更有錢。

2006年,和勝和新一屆坐館預備開選,梁國忠頗為積極,但想要確保上位還得有突出的貢獻。

因此梁國忠盯上了富得流油的尖沙咀,而李泰龍便是當時新義安的「尖東話事人」。為什麼會盯上李泰龍?事情還得從10年前說起,說來他們倆人也頗有淵源。

屠龍案起因

臨近回歸,許多黑社會都坐立不安,原本是香港第一黑幫的新義安急忙北上,歸順朝廷後,忙于轉行,原本的非法業務開始收斂。

而和勝和作為本土黑幫最為頭鐵,並沒有做出多大改變,繼續原本的營生。

在1996年和勝和的「雞腳黑」上位成為坐館,「雞腳黑」便是電影《黑社會》第一部裡任達華飾演的那位「阿樂」。

他趁勢帶領社團大舉進入尖沙咀,拿下新義安不少地盤,新義安由于正在轉型,只得忍氣吞聲、隱忍不發。

新義安越是隱忍不發,和勝和越是得寸進尺,此消彼長之下,和勝和大有成為香港第一黑幫之勢,《黑社會》裡在「大D」與「阿樂」選坐館的時候,「阿樂」便有提到打進尖沙咀這一個點,雖然當時被一個叔父輩嘲諷:「要帶大家打上月球」。

1996年,和勝和插旗尖沙咀的同時,也踩進了屯門,屯門這個地方與其他地方不一樣,江湖人稱:「新義安屯門清一色」,這指的是屯門獨有新義安一支旗,其他社團休想染指的意思。

當時新義安的人馬不像在尖東那般收斂,多少也有抵抗,屯門猛人「忽得超」便遭到了和勝和這方的重創。

所謂打人不打臉,打到屯門來,這無疑是在新義安這只老虎嘴上拔毛。

新義安高層派出大將文彪以及「大環山話事人」泰山聯手進軍和勝和的地盤。

文彪是社團內的金牌打手,早年隨著「大總管」林景為新義安打下尖東。在1995年「尖東虎中虎」黃俊客死異鄉後,社團內便是讓師文彪來主持尖東這個地方的事務。

泰山所率領的大環山勢力,便是有著「新義安禦林軍」的美名,出動「禦林軍」也算新義安高層是動了真怒。

兩路聯軍直奔和勝和所在的上環地區,上環和勝和的場子被掃掉許多,和勝和這方急忙派出大將「傻老廷」來應戰。

「傻老廷」原名楊文廷,是1960年出生的人,當年才36歲,正值壯年。奈何對方隱忍已久、來得氣勢洶洶,所謂「哀兵必勝」,更何況還是當時新義安行動組的最強聯手。

「傻老廷」獨力難支,最終只能是敗下陣來。

文彪此人就是「尖東霸王」李泰龍的師傅,而「傻老廷」則是梁國忠師傅。

結怨

正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傻老廷」被文彪打敗,梁國忠內心自然是憤恨不已,對于文彪這一系那是記恨在心。

隨著97到來,文彪退役成了商人,梁國忠以及「傻老廷」師徒心中的怨恨,自然是轉移師文彪的徒弟,那位行事張狂的李泰龍身上。

李泰龍為人有多倡狂?電影《古惑仔》裡「烏鴉」那句名言:「年輕人囂張跋扈」,用在他身上再適合不過了。

本身李泰龍就武藝高強,是繼師文彪之後的社團金牌打手,不僅成了「426雙花紅棍」,還成了新義安的「尖東話事人」。

常年梳著一個大背頭,每天需要用個兩三斤髮蠟來支撐造型,再加上一張帥氣的臉龐,「能打」、「帥氣」、「有江湖地位」集齊這幾點,無疑是社團內外無知的年輕馬仔心目中的偶像。

2002年7月,李泰龍與和勝和的「大華」在油麻地起了衝突,直接將人打成重傷,要不是「大華」機靈跪地求饒,當晚估計就沒命。

「大華」不僅是和勝和在油麻地的「扛把子」,還是和勝和的「摣數」,「摣數」是社團內管賬的,算起來與坐館還是平級的。

李泰龍經過此事名聲大噪,也趁勢拿回被和勝和搶走的不少地盤。

這一系列的操作引來整個和勝和的不滿,但李泰龍風頭正盛、夠威夠勁、武藝高超技驚四座,一時間和勝和無人敢來掠其鋒芒,從此也更為高調了。

文彪曾讓他收斂一點、消停一些,並告誡他「有些事情只能中午做,因為早晚要出事」等等的話。

但李泰龍一句都沒聽進去,依然我行我素,也因此有了後來發生的「屠龍案」。

只要打敗了李泰龍,想上位的梁國忠那威望無論是在社團裡還是在江湖上都會有大提升,再順勢拿下李泰龍的地盤,那成為坐館便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了。既能為老大出氣,又能上位,可謂是一石多鳥。

2006年7月23日,尖沙咀的「80年代酒吧」裡,李泰龍的馬仔文沛盈糾纏一個女拳手跟他劃拳。

可女拳手不給面子,文沛盈馬上搬出自己的大哥,那是尖沙咀這一片鼎鼎大名的泰龍哥。

女拳手不為所動,直接逃往廁所去了,文沛盈緊隨其後,但是又被另一個女拳手罵了出來。

文沛盈自討沒趣地回到了卡座,可剛一坐下就被梁國忠以及他20多名手下包圍、拳腳相向。

碰巧李泰龍進門,隨後又跑出門口喊人,沒幾秒鐘就聚集20來人,雙方人數上勢均力敵,隨後酒吧內一片混亂。

李泰龍身經百戰,甚至「擒賊先擒王」的道理,抄起卡座上那瓶沒喝完的軒尼詩拱橋往卡座上一砸,徑直沖向梁國忠。

事後,梁國忠被打敗了,臉上、脖子上都留下傷疤,對于梁國忠來說,傷疤事小,巨大的心理創傷才是致命的。

這次失敗無疑是奇恥大辱,梁國忠無顏面對江東父老,跑東南亞去了。

身在海外的梁國忠對此事耿耿于懷,加上老大「傻老廷」與文彪的恩怨,新仇舊恨加在一起,梁國忠輾轉難眠、內心燃起熊熊怒火。

報復

反觀李泰龍這邊,是事後才知道他打的人是和勝和的「紋身忠」,並且還收到梁國忠會再次動手的消息。

起初也是有所防備,可一方面是出入帶著多個弟兄不太方便,社團的事務繁雜也沒這麼多人手,另一方面則是梁國忠這邊好像也沒啥行動,久而久之,李泰龍就放鬆了警惕。

2009年8月3日晚上,文沛盈陪同李泰龍到「富豪酒店的地牢酒吧」,隨後帶著兩名「小蜜蜂」,開著李泰龍的豪車賓士C200L,四人轉場到酒店消遣。

此時已是淩晨四點,按中國的時辰來算,這個時候是寅時,是正常人睡眠最為深沉的時間,醒著的人在這個時間點也會相對鬆懈。

文沛盈先一步帶著兩個「小蜜蜂」下車先到了酒店門口,這時候文沛盈其實也是有警惕周邊情況的,但又沒發現異常。

李泰龍隨後叼著大雪茄從車上下來,忽然旁邊停著的一輛五菱宏光發出了咆哮聲,以百米加速3秒的速度沖到李泰龍跟前,李泰龍飛出數米遠。

隨後一個急刹車,車內沖下三個黑衣黑褲黑帽的蒙面大漢,人手抄著一把四十米大砍刀,直奔地上的李泰龍。眼見李泰龍不動彈了,蒙面大漢目光又盯上了呆在一旁不敢動的文沛盈,可能又覺得離得太遠、或者時間不夠,皆上車匆匆離去。

另一旁的黑色豪車賓士ML350,旁站著兩個人,梁國忠與「傻老廷」冷冷地看著這一幕,蒙面人走了,他們也跟著一起走了。

這一切發生前後不到30秒,可憐自詡「尖東霸王」的李泰龍,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做掉了,享年41歲。

常年保持的大背頭、注重形象的他,此時已經淩亂不堪,臨走之前眼睛都沒閉上。

這一段便是江湖有名的「屠龍案」。忍辱偷生三年的梁國忠便是那位「屠龍大師」。

所以說做人做事不能恃勢淩人,總會有信奉「君子報仇,十年未晚」的人出現,這不,梁國忠只等了三年就練成了「屠龍刀法」。

逃亡

事發後,梁國忠帶著手下「豬頭細」又跑往海外,而「傻老廷」沒走,沒多久就被捕歸案。

在開庭當天,「傻老廷」面露微笑、哈欠不斷,輕鬆的神態,好似心願已了,這得多大仇多大怨?

阿sir不僅針對和勝和以及新義安的許多場子開啟嚴打,為抓梁國忠還發出懸賞30萬的海捕文書,可惜藏得太深了,沒人能拿到這筆錢。

在李泰龍的靈堂裡掛著「劍膽無畏,永不妥協」的挽聯,「永不妥協」這四個字一直都是李泰龍的座右銘,可他也是死于這個座右銘上。

靈堂前有個些馬仔在聊天談論此事,其中有一個便用粵語說道:「劈友嗟!使唔使攞命啊?」這句話的意思是:「砍人而已嘛,幹嘛非要人性命!」其實也算是反映香港黑幫間的潛規則,只要不致命,多數情況下都還有回轉的餘地。

其實在特赦證人的證詞裡,梁國忠在出發前有跟刀手叮囑過別出人命。

可能刀手對于李泰龍也有怨氣、也可能是一時緊張失手了、亦或者是受到了在法庭上露出邪魅笑容的「傻老廷」指使,反正人是切切實實的沒了。

棺木出巡之前,泰龍的門上將一個大西瓜狠狠地摔在地上、西瓜四分五裂、汁水橫流。

這個摔西瓜的舉動表示:「放下恩怨」。假如扔的是桃枝,那就是表示要復仇、要開戰的意思。

2011年,這場「屠龍案」了結,梁國忠與「傻老廷」都被判無期徒刑,可梁國忠仍舊在逃還未歸案。

尾聲

直到2020年,逃亡10年的梁國忠才回來自首,原因是患了腦癌想回來治療。原來他一直都躲在泰國,每個月和勝和都會有人專程飛過去,在一家中餐廳與他碰面,並拿錢接濟他。

梁國忠也靠著這些收入在芭提雅開了一間小酒吧,生意只是一般般,後來事發都這麼多年了,社團沒再給錢接濟。

回來自首的這一年他已經是50來歲了,至聖先師孔子的《論語》中:「五十而知天命」,也許是因為梁國忠過夠了逃亡那心驚膽戰的日子,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又或者是因為他患大病了沒錢治療只能回來。

事實上阿sir早就在李泰龍身邊佈局了多個臥底,並且證據已經收集得差不多了。

有句話叫:「善惡到頭終有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兩個黑幫分子為非作歹,最終是「狗咬狗一嘴毛」,倆人所作所為都是在自取滅亡,也算是為社會節省一些公共資源。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