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還是「人工智障」?自動生成的電影海報,想笑又不敢笑

黄朔 2023/01/22 檢舉 我要評論

Sir在樓下看見久違的路邊攤,有點陌生的早高峰車龍,還不斷刷到影院宣布重開的消息……


正沉浸于樂觀情緒中,突然,被手機彈出的 一張圖片嚇得哆嗦。



怎麼說呢。


藍藍的(黃的/紅的見多了無所謂)。


陌生的。


詭異的。


來歷不明的。


Sir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便慌張地把它轉發到工作群,3分鐘沉默后,群里炸了。


有人說眼睛進了臟東西再也不會好了,有人說電影行業即將變天,有人連續發了50個「哈哈哈」,和無數個贊。


Sir猜大家封控久了精神不太正常。


所以來問問毒飯們的意見:


這張最新的《阿凡達2》電影海報,真有這麼可怕嗎?


3。


2。


1。


請鑒賞:



好了別罵了,Sir送給妳們的一個小玩笑。


海報當然不是什麼官方素材。


而是出自墨爾本藝術家Vincenzi設計的一個藝術項目#ROBOMOJO#,藝術家使用人工智能系統Dall-E-2,經過了幾個月的「喂養」與「馴化」。


終于讓A.I學會怎麼做一張電影海報。


Sir必須承認,這組圖片徹底打開了某扇新世界的大門。


如果說剛剛那個藍色的玩意是大數據整合過程中的一個小小誤差,臟了毒飯們的眼睛。


那麼接下來。


人工智能進擊的藝術之路,絕對讓妳 大。開。眼。界。



01

TA的心思妳別猜


熱身部分。


Sir準備了一套難度不大的練習題,讓妳們先大致了解AI創作的思路、風格,和偏好。


當然了。


經過一番精密分析后妳大概能發現,「人工智能」除了名字有個「人」字以外……

這玩意兒根本就不是人啊!


【考試選項為單選,每題2分,滿分10分 (選不出來可以主動放棄,并承認自己不如A.I腦子好)


【不要作弊( 妳也搜不著答案),不要請求外援( 外援也不會)】


第一題:根據以下海報內容,猜電影名。


a、《雞毛飛上天》

b、《小雞快跑》

c 、《老鷹抓小雞》



第二題:根據海報內容,猜電影名。


a、《饑餓站台》

b、《饑餓游戲》

c、《「吃吃」的愛》



第三題:下面這部電影是來自茱莉亞·羅伯茨的哪部經典電影?


a、《平常的心》

b、《諾丁山》

c、《吃飯、祈禱、愛》



第四題,下面這張《星球大戰》表現了這部電影()的主題思想?


a、《星戰》劇集薪火相傳,續集完結續有前傳。

b、宇宙星際廣袤無邊,未來縹緲,不知何處才是歸途。

c、「我是妳爸爸。」



第五題,請問,下面這個恐龍在這里干什麼?


a、這里是Park,它想停車

b、這里是Park,它想來公園玩

c、這里是Park,它過來演戲



第六題(附加題),下列哪一張電影海報,是Sir自己做的?


a、《貓》

b、《了不起的狐貍爸爸》

c、《阿拉丁》



叮叮叮。


作答時間到,請同學們放下執念,放過妳疑惑的小腦袋。


我們馬上進入賽后討論環節。


(本卷答案附在文末,但不建議馬上對答案)



02

TA的心思,也是妳的


還記得Sir文章開頭提起的那位藝術家嗎。


這位兄弟「調教」AI的過程并不簡單。


開始,如我們大家想象的一樣:


只是在任務欄里,輸入最簡單的提示,比如電影的標題,但A.I畫出來的東西可以說是非常抽象。


接著,他開始[插·入]一些電影劇情,甚至解構電影元素,并選擇一個「最引人入勝和意想不到」的結果。


成了——一大批腦洞飛天,有趣至極,甚至有些許瘆人的「藝術品」應運而生。



有不少網友在Vincenzi的社交媒體下留言:


我想看這張海報的電影



我想看這部恐怖片



也有網友不能承其重:


我想報警


而項目持續推進的過程中,又有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


這位神秘海報設計師,似乎真的「活」了。


仔細觀察,人們可以在畫面里,讀出這個A.I的學習過程,以及,不斷迭代的「想法」......



剛開始,還是簡單粗暴的。


《蜘蛛俠》。


巨大的蜘蛛組成了皮特·帕克的頭部,而八條,呃不是,七條長腿像是皮特的臟辮,凌亂地向各個方向支棱著。


皮特身上不再是蜘蛛俠的紅藍套裝,而是西裝筆挺,手撐腦袋,大大的蜘蛛眼,迷茫著望向前方,思考著紐約城市與人的未來,到底在何處。


Sir想,這部電影開頭,應該是這樣的畫面—— (畫外音):「當皮特·帕克從煩躁不安的夢中醒來,發現他在床上變成了巨大的蜘蛛。他的背變成了鋼甲式的硬殼,他略一抬頭,看見他拱形的棕色的肚皮。」


嗯,A.I是懂卡夫卡的。



《獅子王》。


獅子在中世紀的城堡里,坐上王座,且面露充滿人性、睿智的微笑……此刻陽光呈45°斜角灑在那象征權力的皇冠與披風上。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子」。


嗯,A.I是懂網絡雞湯的。



《臥虎藏龍》。


凳子底下臥著一個老虎,龍還是偽裝成了一根樹枝。


這。


這。


也太敷衍了吧!


不過,A.I確實是懂李誕的。


△ 論諧音梗的賽博打開方式


在學會通過電影片名直譯之后,A.I來到了它學習的第二步——暗渡陳倉,二次創作。


《瘋狂麥克斯》不再瘋狂。


它成了老年麥克斯的家長里短,看他猙獰的表情、慌張的肢體,是生活在討要著他最后的剩余價值,而這些只不過還是表層意義。


注意看,暗處藏著一位小美。


她是誰,與老麥克斯又有什麼樣的關系,而她是否就是老麥克斯生活步入深淵的始作俑者呢?


請看今日《今日說法之:瘋狂麥克斯》。



《暮光之城》不再狗血。


沒落的吸血鬼貴族打入塵埃,卻依舊高昂著頭顱。


劇情簡介是應該這樣寫的:


「生活在俄羅斯圣彼得堡的基耶諾夫斯基·愛德華,這天早上穿上了祖父從戰場上給他帶回來的紅色披風,來到了學校。他端坐在教室里認真學習,又積極參加勞動的樣子,吸引了新轉學來的葉卡捷琳娜·貝拉的注意力,一段革命愛情,就此,慢慢拉開序幕.......」



先別急著鼓掌。


到最后,A.I的創作已經不受人類文明的約束,仿佛有了自主創作的意識,漸漸達到至高化境......


無中生有,色即是空。


這次選中《紅衣女郎》(1984年),吉恩·懷爾德導演的經典電影。


故事用紅衣女郎象征著欲望,讓電影里的男人不停地追逐著這一抹紅。



俗,太俗。


A.I眼里,這位「紅衣女郎」體態臃腫,而紅色連衣裙下,某種奇怪的東西好像又要呼之欲出......



有網友在這張海報下留言,「到底什麼東西要從她身體里出來了?」


博主本人最終也放下了他作為藝術家的尊嚴。


平靜地答到:


我自己也在想是怎麼回事



其實AI并不是不了解人類。


恰恰是太了解,才不屑于那些循規蹈矩的刻板表達。


比如這張《美國隊長》。


美國星條旗下的斧頭、穿著背心牛仔褲格外休閑的男人、以及身后噴濺在白色墻上的鮮血......



這尺度,這高度。


逼得藝術家兄弟在圖片下方附上了「免責聲明」。


順便說一下,我要的是一個象征美國的英雄

這就是人工智能的回應

我保證我沒有提到背景中有任何紅色污漬,都來自A.I

我只是想澄清一下…



OK。


這堂閱讀理解課到這里結束,同學們請移步到室外。


接下來。


是妳們可以親身參與的,手工課。


03

朋友,這是藝術?


是的,Sir被勾起了創作欲望。


雖然沒有能力開發一套人工智能系統,但還是在網上搜到了幾個中文的A.I圖片生成網站。


這次Sir挑選了幾部中國觀眾更加熟悉的電影。


然后瞬間變得陌生了起來。


有請大家欣賞,由Sir與A.I共同制作的海報。


(以下海報來源于網頁「文心大模型」,僅供娛樂,毒飯們有興趣也可以自己試試)



《臥虎藏龍》。


最受歡迎的華語電影之一,所以Sir上來就想把前面外國A.I干翻。


然后,就出現了像這樣的——人工智障李慕白把劍捅到玉嬌龍嘴里。



或是,李慕白與玉嬌龍雙雙在竹林里自刎的故事情節。



問題是A.I不理解「輕功」是什麼,于是在更換了「竹林上飛」、「跳在竹林上」等一系列關鍵詞后。


人家給出了很科學的解決方案:


△ 飛啥飛,架個橫梁不就好了嗎


皇天不負有心人。


Sir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終于做出這樣一張海報。


漫天翠綠的竹林里,一把青冥劍(dao)在陽光下發出冷冽的寒光。海報也極具懸念和戲劇性。


到底是誰抽出了這把劍,它的敵人是否隱藏在了深不可測的竹林里,一場惡戰,是否就要開始......



趁熱打鐵。


張國榮、王祖賢的《倩女幽魂》,都看過吧。


初稿還是一言難盡。



Sir通過許多不同關鍵詞的排列組合,絞盡腦汁想讓AI理解一個「人與鬼魂的愛情故事」。


終稿的確有些生硬,但至少多了幾分意境:


兩個人面朝著蘭若寺慢慢走去,這是兩人初次見面的地方。


鮮紅的愛心與灰暗的天空,乍看突兀,細想卻精妙——愛情的前方,并不明朗。甚至,妳瞇上眼睛還能看出那模糊的陰影像極了千年樹妖的模樣。



到了《讓子彈飛》。


Sir發現對方好像漸入佳境了,給出每一版都有可圈可點之處。


留白的:


遠處的火車,和近處的子彈形成鮮明的對比,也正好代指了電影里的兩大元素,革命用的子彈,與開頭駛入的「馬列」。



超現實主義的:


一雙大手要準備捏住這小小、堅硬的黃色子彈,但小子彈不卑不亢,就這麼屹立在鐵軌上。


火車逐漸駛去,帶著我們的夢想、意志......遠去。



而這麼多海報里,最讓Sir感覺滿意的。


還是《青蛇》。


徐克影像的妖邪,神話內核的深意,躍然紙上。


紫竹林里,一條看不見頭尾的青色大蟒與畫面右下角的和尚纏結在一起,產生不分妳我的狀態。


這不就正好符合了在《青蛇》里,小青在山澗里與法海互斗定力時的劇情麼。



國內的電影玩得差不多了,Sir想試試國外幾部大熱劇怎麼樣——


關鍵詞,小綠人,密室玩游戲,錢。


《魷魚游戲》嘛!


這兩張海報都太形象了,一群扭曲的臉在金錢里失去理智,他們彼此為了獲得最后的生存空間,痛苦地向前擠著。


這表情被A.I抓得巧妙。



尤其是這一張。


人的臉已經被一張張「小綠人」代替,而在鈔票下是堆疊著一個個小綠人,他們與這些錢共生。


直接P成《魷魚游戲2》的預告海報,沒有人反對吧。



再看一張。


紅色頭髮的女人,坐在房間里,下著國際象棋——2020年大熱劇,豆瓣9.0的《后翼棄兵》。


爽劇情節之下埋藏女性的真實困境。


看看AI如何表達:


她雙手捂著臉頰,嘴角在手掌之下耷拉著。


黑暗的房間里,她目光無神,只能成為棋盤上即將被將死的「皇后」。

更妙的——海報中沒有一張完整「棋盤」,卻到處是棋盤、盤格、棋子。



最后,Sir想用今年的大熱片《龍之家族》作為創作的結尾。


也是本次「創作」的巔峰。


「女人,飛龍,戰斗,中世紀」,這四個元素的巧妙融合,讓畫面古色古香之外,又有了一丟丟頑皮。


龍的表情猙獰,尖牙外突,仿佛準備向敵人發起猛烈攻擊。(絕不是吃錯藥,嗆著了的表情)而龍背上的坦格利安家族的女王雷妮絲望向遠方,仿佛觀測前方,仿佛又有一場大戰,即將開始.......


「權力的游戲」延伸至畫外,那是一個永恒循環的時空。



玩到現在。


Sir發現已經摸了一天魚了。


說來也奇怪。


在創作的過程中,很難分清到底是自己控制了A.I去產生這些圖畫;還是A.I在幾個詞之間的隨意搭配,讓人理解了圖畫里的含義。


它給人一種彼此馴化的過程。


妳能說,這些產生的都是藝術?或是能取代藝術家的創作麼。


也許能。


也許,再調整一下,再完善一下,再做一下發散的構思,也許A.I就可以取代人類的創作了......


細思極恐。


藝術家Vincenzi也曾在采訪里聊起這個話題:我們必須反思藝術的價值和意義,特別是如果人類的創作力慢慢處于劣勢時。


誠然,這個詭秘的魔盒離日常生活還是太遠了。


Sir暫時沒有心情去討論「A.I是否會毀滅人類」之類的宏大命題,但至少一點,讓人心生羨慕。


它太自由了。


脫離肉體,暢游于信息的潮涌,不受社會意志的拘束,不以偏見與刻板為桎梏,去向想象力的遠方,鉆進觀念的暗面……


一往無前。


這究竟是不是藝術,Sir答不上來。


但可以肯定——那是曾經電影、文學、詩歌、繪畫帶我們抵達過的地方。


Sir無比懷念它。


所以最后的最后,留一個小彩蛋。


三部電影無獎競猜。


并排著放在一起,Sir給它們起了個「片名」:


《三年》。



【答案、 解題思路:(略略略略略略)】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小田不讓切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