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前坐館冼寶明,為談戀愛,從看場馬仔成為香港第一黑幫坐館

他曾是一個代客泊車的看場小馬仔,為了愛情,一路攀爬成了香港第一黑幫「和勝和」的龍頭坐館。

他曾暴揍周星馳,而后卻能與周星馳成為好友,甚至還與他一起拍電影。

他就是和勝和前坐館,「寶明」。

「寶明」原是新義安的人,早年只是向華強面前的一個小員工,為什麼能搖身一變,成為香港第一黑幫和勝和的龍頭坐館呢?

「寶明」出生于1956年,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原名叫冼寶明,算是江湖上少見的以名為號的一位。

冼寶明的家庭只能說是普通家庭,那年頭都還沒小康社會呢,普通家庭對應現在只能說是窮苦人家。

當時上學不像現在這麼內卷,各種費用高不說,又要補習班、又要興趣班、還得買這買那的教材,當時上學就是為了識幾個大字,要求再高一點就是能有個高一點的文憑能當上公務員。

冼寶明也上了幾年學,但他不太喜歡讀書,反而是經常逃課,與街頭的古惑仔混跡在一起。那個時代,黑幫的勢力沾染了校園,在十七八歲到二十五歲之間,這個容易學壞的年紀,許多不愛學習的同學都成了黑幫的「新鮮血液」。

冼寶明也成了其中一位,二十歲左右,他便加入新義安跟了小頭目。

早年他在新義安九龍塘的一個小酒吧里代客泊車、看場子,這一看場子,渾渾噩噩的看了六七年,勉強度日,說白了都落魄到混黑社會了,還混得沒啥出息著實是浪費時間。

1985年,當時周星馳還在兒童節目《430穿梭機》當主持人,也是郁郁不得志,獨自來到九龍塘酒吧里喝酒,不小心喝太多了,就開始發酒瘋。

碰巧當時冼寶明是在那個酒吧看場的馬仔,見到有人發酒瘋,會影響酒吧里的客人。沖上來就直接給星爺一頓胖揍,天馬流星拳都使出來了,好在星爺身板夠硬朗只是受了點小傷,畢竟有「如來神掌」護身。

被揍完,星爺也清醒了,揍他的冼寶明,星爺也記下了。星爺挨了這一頓揍著實不虧,因為自從被揍以后,腦袋便開竅了,財運也跟著來了,從此開始走上了人生巔峰。三年后,周星馳靠著李修賢的電影公司,已是紅遍大江南北的超級明星,冼寶明還只是個落魄的浪子。

但此時揍完周星馳的冼寶明,也遇到了人生的轉折,他談戀愛了,遇到了他現任的老婆。

不管是哪個年代,談戀愛都是一項很花錢的活動,相信許多讀者都能感同身受。記得網絡上有個段子:「一女的接受采訪,說他老公追她的時候,短短一年為她花了20多萬,如今倆人結婚了,正在一起努力工作,來還那20萬的債務。」這個雖然是搞笑的段子,但小編還真遇到過這種人。

在那個年頭,懂得透支消費觀念的人還相對較少,冼寶明的工資是按月拿的月薪,原本工資就不高,只能勉強度日。現在談戀愛了,那更是雪上加霜的事情。

所謂:「窮則變,變則通,樹挪死,人挪活!」

迫于無奈,在80年代末,冼寶明只能到電影公司工作。當時的電影公司是拿日薪的,只要有上班當天就有錢拿,每天早上開工,下班的時候薪水就能到手。

這樣不僅能帶女朋友吃飯逛街看電影,還能準確地計算出每天得花多少錢合適,這也能側面說明愛情的力量有多麼偉大。

插個題外話,事實上現在許多年輕人都有「啃老」的現象,那是父母還能支撐著,自己又沒有必須的花銷。假如哪天父母干不動了,又有喜歡的人,或者有孩子了,你再啃一個給我看看。

許多時候走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執行力非常重要,不能說哪里稍微不適合,就什麼都不去做,高不成低不就,是許多畢業生的真實寫照。

1989年,冼寶明先是到曾志偉的「友禾電影制作有限公司」工作,在這家公司拍攝的電影《返老還童》里當劇務,劇務便是各種后勤。

在1990年的時候,冼寶明跳槽到了「永盛電影公司」,這是向華強與弟弟向華勝一起開的那家,畢竟當時冼寶明是新義安的人,曾志偉那邊是聯公樂。

在永盛電影公司內,冼寶明當上了制片人,制片人的主要工作便是控制預算,找拍攝場景,與演員溝通,最為主要的還是為老板省錢。

那時候正值周星馳紅火,向華勝花重金從李修賢手里買下周星馳的片場合約,當時劉鎮偉導演的《賭圣》拿到了年度的票房冠軍,王晶趁熱趕緊開拍《賭俠》。

正是在拍這部戲的時候,冼寶明在片場與周星馳相遇。周星馳與他打招呼,問冼寶明:「還認不認識我?」冼寶明莫名其妙道:「你這麼紅誰都認識你啦!」周星馳笑著道:「我是說,我還沒紅之前在酒吧被你打過一頓,你還記不記得我?」

冼寶明心里想著一年到頭揍的人多了去,哪里會記得揍過誰,他尷尬地回答:「不記得了」,周星馳灑然一笑,隨后倆人就勾肩搭背打成一片,成了好友。

從這點可以側面地看出周星馳那是「宰相肚里能撐船」,不像現在,有許多二三線甚至三四線明星都會耍大牌,加入當紅的周星馳朝冼寶明發難,冼寶明估計要重新找工作了。

冼寶明在擔任制片人時期,拍攝過許多部電影,與劉德華、周星馳、吳孟達、任達華、吳君如、胡慧中、李賽鳳等人皆有合作,知名度高的《賭俠》、《上海灘賭圣》、《悍匪》、《他來自北京》。

其中在《上海灘賭圣》中他便客串過里面[高·潮]部分的那位荷官。

參與過的這些影片中,最難忘的便是拍攝任達華主演的《悍匪》這部劇,這部劇搞得任達華直呼下不為例。

因為《悍匪》這部電影講述的是以「世紀賊王」葉繼歡為故事背景,講述他去觀塘打劫金鋪,隨后拿著AK47在街邊與警察大戰的戲碼。

當時拍攝的時候,全觀塘沒有一間金鋪愿意借給他們拍攝,畢竟人家金鋪里都是貴重的東西,當時混跡電影圈的人又多是古惑仔,像冼寶明就是其中一位。

最后冼寶明想了個奇招,先是找到觀塘街生意最好的一家金鋪,在半夜三四點拿著四五部攝像機,在觀塘街各處找好角度駕起來,到了早上10點左右人流量正多的時候,也沒跟人家金鋪老板商量,任達華拿著AK47直接沖進金鋪打劫,另外的配角則提前拿著蛇皮袋走進金鋪,假裝在金鋪里看首飾,等任達華這邊打劫完了,那些配角再拿著蛇皮袋跟任達華一起慌張的走出來。

隨后還得開快車在公路上逆向行駛,湊巧當時有交警路過,開車鳴笛追著他們跑,電影里這一段是[高·潮]部分,拍攝時一氣呵成,沒有「咔」一聲,比起現在的演員念「1234567」當臺詞再后期配音,當時的老演員確實是厲害。

在當時,他們搞這一出,不知道的人還以為真的是有人在搶劫金鋪,交警截住他們的車,冼寶明上前賠笑臉,解釋完原因后交警走了,留下一句下不為例。而此時的任達華也嚇出了一身冷汗,也對冼寶明說了一句下不為例。

九十年代末,零零年代初,香港電影業開始走下坡路,此時冼寶明靠著電影行業頗有身家。

主業行情不好,想要增加收入,肯定是要搞副業了。

冼寶明盯上了旺角的女人街,這條街人流量大,多是內地來的旅客,他在這條街上做起了仿牌生意。女人街自早年和勝和超級大佬黎國華拿下以后,一直都屬和勝和的地盤。

也在這個地方,冼寶明認識了和勝和前坐館「大飛」,曾為社團坐牢十二年,在社團內德高望重。

「大飛」為人圓滑,善于交際,冼寶明跟他是一路人。倆人相見恨晚,冼寶明雖在新義安的電影公司賺得還行,但「大飛」這邊似乎更適合冼寶明的發展,于是冼寶明從新義安過底到了和勝和,拜在「大飛」門下。

除此之外,他還投資了與大陸做貿易的公司,并從中結識不少大陸的大老板,人脈之門一下子就打開了。

而在永盛電影公司工作時,他便已經認識了當時的和勝和坐館「上海仔」,「上海仔」與冼寶明除了公事上有往來,倆人私交也不錯,并且在和勝和內部,「上海仔」與元老「大飛」亦是好友。

到了2010年,和勝和兩年一屆的坐館開始選舉,這一年與往年不一樣,往年和勝和投票有風向標,如「尤伯」、「國華」、「國龍」等人,只要他們說要投誰,底下的人就會跟著投,可以說,坐館的任命都由他們決定。

但到了這一年,「尤伯」與「國龍」都在之前去世了,「國華」已經不過問社團內部的事情,真正有投票權的,那便是「大飛」與「雞腳黑」為首的人。

「大飛」與「雞腳黑」都曾當過坐館,但倆人不對付,可以說至今和勝和內部選坐館,都是他們兩個人的角力場。

這一年「大飛」將冼寶明推出來選坐館,而「雞腳黑」陣營推出的人選是「薯仔」。

「薯仔」背后有多股勢力支撐,首先他是「上水皇帝」白頭仔的得意門生,背后還有「勝和太上皇」囝囝的金錢相助,再來就是「雞腳黑」的強力支持,可以說是三股勢力匯聚在「薯仔」身上。

在投票當天,冼寶明奪得了九票,「薯仔」只得到五個元老支持,在總共才十多票里,冼寶明多出「薯仔」四票。當然,這離不開「大飛」的長袖善舞以及對社團的影響力,但不得不說冼寶明為人好相處,在社團內很得人心。

那天選舉的最后「雞腳黑」這方不干了,稱冼寶明賄選,并且還是從新義安過底來的,這點其實就是指冼寶明是有當過「叛徒」的黑底。

面對「雞腳黑」一方這麼抹黑,社團內元老只能是折中,扶持無門無派的第三名「勝和校長」雙鷹青上位,從以前的「一坐館,一揸數」變成「雙坐館,一揸數」,這也是社團為了冼寶明,第一次打破先例。

在冼寶明之前,社團內的信物,比如坐館的信物就是龍頭棍,其他的則以黑幫的令旗、神符、或者記在心中的詩句、手勢等,來表示自己在社團內的身份地位。

而冼寶明成了坐館之后,為了鞏固自己的坐館之位,必須是招兵買馬,他想了個與時俱進的妙招。

當時蘋果4正開始流行,人人使用智能手機是個趨勢,社團內剛好有一些精于計算機的門生,為了吸收更多的成員入會,迎合年輕人的喜好,冼寶明讓這幫門生設計了「和勝和」電子圖案。

這些圖案分兩種顏色,一種是白底黑字,代表剛入會的成員,也就是「藍燈籠」;另一種的顏色是黑底紅字,代表資深會員,也就是「四九仔」以及以上。

至于元老與坐館這個等級的就沒有圖案,畢竟大家都認識了,不需要標志性的東西。

當時掃黑非常嚴格,冼寶明這麼做無疑是冒著極大的風險,但為了更大的權利,只能是硬著頭皮上。

他本人也很謹慎,社團內新入門的人都沒能跟他說話,害怕從中有警方的臥底。

但在2010年12月,冼寶明參加同門「廟街朗」的生日party,「廟街朗」身邊早有臥底在等著他,也在這場生日宴會上冼寶明等數十人被帶走。冼寶明以「三合會干事」被起訴,坐牢六個月。

到了2013年,冼寶明卸任后,同門師弟「肥堅」亦成了和勝和坐館,正在熱烈慶祝的時候,一幫人當晚被捕,冼寶明再次入獄,那一次14K的雙花紅棍陳惠敏也有一同去慶祝,當然他也被捕了。

到了2015年,和勝和「佐敦之虎」英杰被臥底揭發,正值與冼寶明以及當時的坐館「寸仔」一起吃飯,當場所有人都被帶走,好在冼寶明有了經驗,飯桌上很少說話,最后無罪釋放。

經過這次之后,冼寶明也是怕了,短短五年,三次被抓,深知黑社會已經是窮途末路了,他又做回老本行,投資電影圈。

在同一年,他成立了「明利電影制作有限公司」,并在2016年簽約演員籌備開拍《一炮三響》以及《旺角女人街》。

在2018年,《旺角女人街》更名為《女人街,再見了》,由演過《大唐雙龍傳》男主角的吳卓羲、《宮心計2:深宮計》女主角劉心悠、以及超級配角兼老戲骨廖啟智,三位當主演,著實是下了挺大的本錢及功夫,側面也能看得出冼寶明在電影圈的人脈很廣。

在這一年的生日宴上,已是60多歲的冼寶明表示很看好大陸的電影市場,覺得是自己大展拳腳的機會。

在2020年的時候,電視劇《戰毒》紅火了一時,在《戰毒》中冼寶明就本色客串了其中一位江湖大佬。

并且還曾想過拍自傳,覺得古天樂比較像自己,想找他拍,可古天樂檔期太滿了,只能以后等機會。

他也一直都想學當年崩牙駒那樣拍自傳,當年崩牙駒請了任達華拍《濠江風云》,頗為霸氣。

但冼寶明覺得古天樂的形象比較像自己,想找他來拍,可古天樂檔期太滿了,只能以后等機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