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他為社團入獄12年,出來后直接成為社團龍頭老大,退休仍具影響力

黄朔 2023/01/20

他曾經為了社團的利益而入獄,出來后,為繼續為社團開疆拓土,為社團打下半壁江山,奠定了香港第一黑幫的基礎;

他拼命地付出得到了回報,叔父們欽點他成為社團老大;

他雖然年紀大了,隱退到了后台,但依然掌控著在社團里的話語權,每一次的坐館之爭,他都能讓他看好的人上位。

他就是「大飛」,香港和勝和社團的「金牌經理人」。


「大飛」于一九五五年生于香港,他的真實姓名已無人知曉。很多香港的「風云人物」都有綽號,并且以這個綽號行走江湖,這些綽號大多都是江湖中人根據一些特征而起的。

像「澳葡教父」尹國駒,就被人稱為「崩牙駒」,他綽號的來歷是年輕時一次飆車事故中摔斷了一顆門牙,因此而被人戲稱為「崩牙駒」,哪怕他在九十年代時威震澳門,這個綽號也伴隨他一生。


再一個就是14K「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由于常年留著標志性的胡須,真名又叫做潘志勇,因此有了「胡須勇」這個綽號。

在早年信息還不發達,用綽號經常能迷惑到人,比如張柏芝的父親張仁勇也叫「胡須勇」,在外面欠下爛賬,要賬的馬仔卻上門找14K教父潘志勇討債,搞得潘志勇氣惱不已。


就像《樓外樓》中有個情節,當時有人上門來抓魯迅,通緝令上面寫的是周樹人,魯迅就問道:「抓捕周樹人,與我魯迅何干?」然后還真的就逃過了一劫。


這雖然是戲劇效果的笑話,但很多時候綽號卻真能派上用場。

「大飛」小時候家里很窮,他的父親和母親都在菜市場上賣魚丸,不過父母特別能生,「大飛」有不少兄弟姐妹,一家子有十來口人。

一家老小有十多人,僅靠賣魚丸這點微薄的經濟收入,日子自然不是很好過。

也正因為家里窮,「大飛」書沒讀幾年,就開始到社會上摸爬滾打,減輕家庭負擔。

一開始,還沒到法定年齡的他,在碼頭上做苦力,掙辛苦錢,也因此練成了一身腱子肉。


很快,他在朋友的帶領下,做起了黃牛黨,在戲院門口賣起了電影票。

比起做苦力,當黃牛黨很需要懂得隨機應變,也在當黃牛黨的歷練中,「大飛」對社會的復雜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比起同齡人他要成熟很多。

那個時候,香港的黑道社團林立,極為囂張跋扈。可以想象一下,一個小小的城市里,出現這麼多個社團,并且不少社團都號稱上萬名成員,甚至有些還說坐擁有二十多萬的成員。


雖然這些資料的水分很高,但也不全是虛的,足以見得江湖勢力或多或少地影響著各行各業。

七十年代初,十五歲的「大飛」在偶然間認識了幾個街頭的古惑仔,混熟了之后,年少無知的他便跟著這幫混混一起加入「和勝和」社團。

在早年,社團是擁有等級劃分的,「大飛」剛加入只能是當一個「藍燈籠」,「藍燈籠」可以理解為社團的編外人員,也就是請來的臨時工,在社團職位里的等級是最低的。


「大飛」曾在碼頭當過苦力,在碼頭時,工人打架那是常有的事情,「大飛」對這些事情早就耳濡目染,并且他的身體素質夠好,總能在戰斗中超過其他人。

并且「大飛」的頭腦敏捷,那時候又正值青春少年,渾身上下的力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很快就從「藍燈籠」轉變成「四九仔」,又從「四九仔」升級為「草鞋」。


之后,他打著和勝和社團的旗號,利用早年在碼頭積累下的人脈,到碼頭開始了走私業務,并借此機會招兵買馬。

一番操作下來,「大飛」手頭就擁有了自己的班底,到了十九歲那年,他已經從「草鞋」升級為「白紙扇」,這升級的速度猶如開掛一般。

洪門中,「白紙扇」跟「紅棍」是一個級別的,兩邊的區別就是一個屬于文臣,是拿筆的,另一個屬于武將,是拿刀的。

「白紙扇」與「紅棍」的級別再往上數,那就是「二路元帥」和「龍頭」。

這意味著十九歲的「大飛」在社團里的地位已經不低,屬于中高層級別。


「大飛」不但文武雙全,對馬仔們很是仗義,對社團更是忠心耿耿。因此在社團里很多人都佩服他,叔父元老們對他也很是欣賞,總之,「大飛」在社團里的聲望很高。

因為人品好,「大飛」混得風生水起,很快手底下就有幾百號人馬聽他號令,在與其他社團火并之時,屢戰屢勝,為社團拿下不少地盤,一時間風光無限。

1980年,和勝和跟14K因為各自的利益而產生不可調和的矛盾,雙方展開一系列龍爭虎斗,「大飛」也在這場龍爭虎斗中被捕入獄。

那時候,和勝和社團的傳奇大佬蘇權,盯上了14K的一位超級大佬,蘇權與副手「大飛」,帶著數十個馬仔來到街口伏擊14K的這位大佬。


當14K大佬在幾個小弟的簇擁下出現時,蘇權與「大飛」他們已經在此地設下了十面埋伏,待14K眾人走到了大街的中間,蘇權一聲令下,和勝和眾馬仔操刀從巷子里沖出,14K眾人被逼得走投無路。

不過,14K大佬也是身經百戰之輩,雖然明知逃不過,但即便是垂死掙扎他也要掙扎一下,不會坐以待斃。


只見「大飛」一馬當先,沖入戰場,14K這方人數原本就不多,一下子被「大飛」砍翻了好幾個。

此時「大飛」殺氣騰騰,突然從腰間掏出祖傳的四十米大砍刀,直劈14K那位大佬,眼看那大佬就要被「大飛」給了結了,附近的阿sir剛好趕到現場,「大飛」只好收刀入鞘,重新放進腰間。

不過,那位14K大佬雖沒被砍中,卻已經被刀氣所傷,躺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

那天,在場的所有人皆被抓了起來,包括蘇權和「大飛」還有那位奄奄一息的14K大佬。

最后,「大飛」被判了12年的有期徒刑,蘇權是罪魁禍首,被判的時間更長。這一年,「大飛」才25歲。

1992年,「大飛」在牢房里度過了12個春夏秋冬,終于刑滿釋放,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十七歲的年紀。


當時的江湖有點混亂,香港三大社團中,14K在1953年葛老大去世后,就沒了首領,一直靠著社團里的那幫猛人壯大社團,但極為不團結,到了90年代大部分都已經退休,14K也算是名存實亡了;

新義安則有意接受朝廷的招攬,盡可能地避免手底下的馬仔出來惹是生非,但早年賺得盆滿缽滿,底蘊仍在。

只有介于兩者之間的和勝和社團,處境有些尷尬。

「大飛」走出牢房后,并沒有洗心革面,他先是接手自己的地盤,召集舊部,隨后又大肆招募人手,四處出擊,為社團打下半壁江山,他在兩年里拿下的地盤占了和勝和社團地盤總數的一大半。


為社團立下汗馬功勞,自然是有付出就有回報。

一九九三年底,社團開始選新坐館,「大飛」的做所作為很受叔父們的賞識,都認為「大飛」是有資格當坐館的人,不僅如此,他還曾為了社團入獄十二年。

于情于理,都應該讓「大飛」上位。

因此,在眾位叔父輩的支持下,「大飛」順利地成了和勝和1994年至1996年間的坐館。

「大飛」在卸任后,就隱退到了后台,成為社團的元老級人物,再也不插手江湖里的爭斗,而是轉行投資正經商業。

從炒房到賣碼頭貨運,再從賣紅酒到賣中藥材,雖然跨度很大,但他都有投資,幾年下來,他積累了大量的資金。


不過,「大飛」雖然退居幕后做起了正經生意,但他對于社團依舊具有很大的影響力,甚至說是控制力。

「大飛」卸任后的下一任社團坐館便是「雞腳黑」,「雞腳黑」是傳奇大佬蘇權的門生,他也是一個狠人,是日后「大飛」在社團里的頭號競爭對手。

和勝和在二戰過后重組,第一任坐館是江湖人稱「第一老頂」的甄國龍,最早便是甄國龍在社團里擁有絕對的話語權,後來甄國龍退位后,便由「尤伯」、黎國華等社團來主持社團事務。


到了兩千年,前面幾位老都已經是風燭殘年,2004年開始,社團的決策權便落到了「大飛」、「上海仔」郭永鴻、「雞腳黑」招國強、「上水皇帝」白頭仔、「傻福」等五個大佬的手中。

到了2010年,當年「尤伯」臨終前欽點的坐館「崩嘴崩」卸任,坐館之位的競爭,便開始了,這兒是「雞腳黑」與「大飛」的角力場。

2010年至2013年的這一屆坐館大選上,「大飛」強力推薦「寶明」來當坐館。


「寶明」曾經是新義安的一員,曾在向華強的影視公司工作過,還曾暴揍過周星馳,後來倆人還成為好友,「寶明」還客串了周星馳主演的《賭俠2:上海灘賭圣》,在里面扮演一名荷官。


「寶明」平日里看著笑嘻嘻的,卻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滿腦子生意經,在江湖中人緣極好,到和勝和跟了「大飛」之后,為「大飛」賺了不少錢,因此「大飛」將他看成心腹。

也正因如此,「大飛」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讓「寶明」上位。

而「雞腳黑」這邊則力薦「薯仔」,「薯仔」的背景也不一般,他是前面提到擁有決策權的「五大元老」中,「白頭仔」的愛徒,并且「薯仔」后面還有社團的金主「囝囝」在打點。也就是說「薯仔」背后擁有三大勢力的支持。


那時候,還有一個沒有靠山僅靠自己威名的「雙鷹青」也出來選,「雙鷹青」江湖人稱「勝和校長」,他是社團里的紅棍,為社團教出不少打手,但不善交際,因此社團的叔父們并不是很喜歡他。

當天,「寶明」獲得了9張選票,而擁有三方勢力支持的「薯仔」則獲得了5張,「雙鷹青」得到了三張。

「寶明」的票數遠超其他兩位,坐上坐館之位是鐵板釘釘的事實了,但是「雞腳黑」卻不干了,他指責「大飛」作弊卻又拿不出證據,後來「雞腳黑」指責「寶明」曾是新義安的人。

這種有其他社團履歷的人,在江湖上是有一些忌諱的,「雞腳黑」一提出來,長袖善舞的「大飛」也百口莫辯。

後來經過社團叔父們的調解,由「雙鷹青」擔任揸數,「薯仔」和「寶明」共同擔任坐館,這事才算了結。


原本和勝和每一屆的坐館選擇,是一個坐館、一個揸數。如今由于兩位大佬的爭斗,破了規矩,變成兩個坐館、一個揸數。

到了2013年,「大飛」和「雞腳黑」再次為了坐館之爭而對上。

這次「佐敦之虎」英杰是「大飛」強力推薦的人選。英杰在江湖中很有名氣,還曾對著阿sir嗆聲:「這里12點過后我話事!」這句話不難看出英杰行事有多狂妄。


原本有「大飛」的大力支持,英杰成為坐館也算是鐵板釘釘的事,可俗話說:「事以密成」,英杰卻不懂這句俗話,到處說自己已經是內定的坐館,這引來社團叔父們很不滿。


英杰的高調,使得叔父們怕有一天他會牽連到社團,因此不再站他這邊,反而叔父們去支持了「雞腳黑」。

「雞腳黑」這次準備充足,一口氣推了兩個人出來,分別是「沙田ME」和「子騰」。

社團中還有另一位綽號「Ben仔光」的猛人,曾為了社團入獄多年,如今出獄,社團高層為了彌補他,已經內定他是上位的人選。

名額這麼少,「大飛」力薦的人又不靠譜,趕緊臨陣換將,推了「肥堅」出來,并學著「雞腳黑」使壞,把當年「沙田ME」霸占社團元老燒烤攤的事情給擺到了台面上。


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沙田ME」對元老如此,使得其他元老很不滿,立馬就有將他踢出局的呼聲。不得不提一下,年輕人有好品性還是很重要的。

「雞腳黑」也沒法再多說啥,依照上次的「老規矩」,將「兩坐館、一揸數」,再次破例改為「兩坐館、兩揸數」。

此舉也讓外頭的人笑話和勝和,有的還說,再下去是不是能搞出「十坐館、十揸數」的局面。

不過,經過力薦「肥堅」的這一次,不難看出「大飛」在社團里既有影響力,并且他也靠此樹立了自己「金牌經理人」的招牌。


雖說江湖的故事有些精彩,不過隨著時代的發展,黑道總有沒落的一天,「雞腳黑」之后的和勝和坐館,幾乎都有被抓的經歷。

話說回來,這個坐館的位置為何人人爭搶呢?每個月的工資也就十多萬港幣,但是所承擔的風險卻很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