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最強爺青回」!一出道就破日本記錄,如今依然搶斷貨

黄朔 2023/01/22 檢舉 我要評論

世界盃都有看嗎?


即使沒看,妳這幾天應該也刷到過這些圖片:



是的,日本隊在這屆世界盃上,連克德國西班牙這樣的歐洲強隊,以小組頭名進入16強。


日本曾是一個善于在動漫里創造熱血的民族。


如今他們在現實中燃到了全世界。


但今天。


這個國家暫時忘卻了世界盃。


人們放下了足球,轉頭為兩支高中籃球隊歡呼、尖叫,流下熱淚。


湘北VS山王。


對,井上雄彥親自執導的動畫電影 《灌籃高手》12月3日正式在日本上映。



Sir這個老觀眾,雖然人沒在日本,卻也激動得起了個大早,到處刷物料,找影評。


日本影迷有多激動呢?


Sir找到了目前人在日本的朋友,可能也是許多毒飯的老朋友,@谷大白話 聊了聊。


看他形容,隔著屏幕似乎都能感受到熱浪:


△ 截圖與文字已授權


線下瘋狂,線上更熱鬧。


首映結束后,日本SNS上關于電影的話題立刻登上了實時熱搜第一。



當然,從項目公布,到預告片發布,再到正式公映。


Sir最在意的還是那個問題—— 到底拍了什麼?拍得怎麼樣?

幾乎動用了所有能用的手段后,也的確搜集到許多前方一手線報。


放心,以下內容不涉及劇透。


首先還是@谷大白話,據說他準備刷五遍(越說越羨慕了),而且在看完首映之后馬上就發來了第一感受。


主要提到三個點。


一、技術。


這是電影公布后第一個被集中質疑的點:


我們從小看的動畫都是2D,3D的《灌籃》,還是《灌籃》嗎?


果然,這的確會讓部分觀眾感到不適。

缺點是3D畫風確實不適應,「定格動畫感」卡頓效果在比賽場景中會累眼睛。


不過Sir猜測這方面更多看個人感受。


二、情懷。


情懷滿點,這次電影對漫畫的還原度非常高。每個名場面分鏡頭都得到出色重現,能感覺到中二時期的熱血在胸口涌動。而且經典台詞特別煽情,當櫻木喊出:「可我最輝煌的時刻,就是現在啊!(オレは今なんだよ)」時,全場中年人都在抽鼻子……另一條線是穿插閃回的「文戲」,講宮城良田的成長史。親情與悲情,磨難和成功……宮城成為這次電影的第一主角。這部分內容來自井上老師畫的短篇《耳環》。為啥他成了主角呢?因為這個短篇的原型就是作者本人。


看來,不是那種廉價的情懷。


即使是一部粉絲向的作品,它對「粉絲」的要求,也是有些門檻的。


三、制作。


配樂也不錯。但最令人激動的其實是配樂消失的部分。比賽結尾處聲音突然撤掉,像空氣突然被抽干,極度寧靜的窒息感積累到櫻木壓哨出手時,觀眾緊張到吞口水的聲音清晰可聞。

最后他為電影打出了8分。


而電影在日本的整體口碑也可以用優秀形容。


三大影評網站:


日本國內最大的影評平台Filmarks 映畫,4.4分(5分滿分);



coco映畫,滿意度80%;



一向嚴苛的雅虎映畫,3.2分看似比較低。


但有50%的人打出四五星,而且這個網站上豆瓣9.1的《紅辣椒》也只有3.8分。



綜上,這版《灌籃高手》還是靠譜的。


而后續完整影評Sir也跟谷大白話約好了,不出意外等他三刷后會發,大家可以留意近幾天推送。


而Sir留意到目前這些影評中都提到了比較特殊的一點:


井上雄彥在電影里融入的私人情感。


如果沒猜錯。


電影有著一種 半自傳的性質。


所以在我們完整看到電影前,Sir今天想把重點放在這位獨特的作者身上。



開始前。


所有人,對暗號——君が好きだと叫びたい。


作為灌籃之父,他經常會被人追問兩個問題:


一,《灌籃高手》為什麼虎頭蛇尾?



二,漫畫生涯為什麼虎頭蛇尾?



太多人舍不得,放不下,想不通。


正好有部紀錄片,可以告訴妳答案:


漫畫家井上雄彥的創作秘密。



豆瓣9.2。


一上來就提到了「去世」的謠言。



別說,Sir隨手一搜,發現謠言傳播得還挺廣。



NHK的這部紀錄片,用一年的貼身跟拍告訴妳:


井上雄彥沒死,而且依然神一樣地存在著。


神的故事,也要從頭說起。


1967年,井上雄彥出生在鹿兒島熊本縣——沒錯,就是熊本熊的誕生地。



國中時代的井上雄彥熱愛劍道,卻因為和哥哥同在劍道部感到害羞,高中在朋友的慫恿下加入了籃球隊。


從小畫畫不錯的他,高三那年,對漫畫興趣大增。



小學六年級的畫作,已經能看出對體育題材的興趣。


下定決心嘗試創作,還要歸功于祖父一句激勵的表揚——「頭髮像活生生的一樣」。



談井上雄彥,繞不開三個關鍵詞—— 劍道、籃球、漫畫。


可以說, 他是那種一生都在實踐少年夢的人。


1987年,20歲的井上輟學,進入《周刊少年Jump》當助手,第二年就以《紫色的楓》獲得「手冢獎」。



是不是覺得很眼熟?


這部漫畫就是《灌籃高手》中流川楓原型的出處,連角色名字都沒變。



1990年,23歲的井上畫出了大紅大紫的《灌籃高手》。


漫畫發行量1.7億冊,創造了日本漫畫史上最高初版發行量、最高卷均發行量的記錄(後來被《海賊王》打破)。



年紀輕輕的井上,已功成名就。3年后東映制作的動畫版《灌籃高手》,更讓他蜚聲海外。


手握這樣的一副好牌,事業上怎麼樣都能順風順水,可井上偏偏是個怪人。


怎麼說呢?首先妳看他的工作狀態,就知道他愛和自己過不去。


做自己應付不來的事



簡單說就是,給自己找虐。


紀錄片捕捉到他日常的工作行程是這樣的——先是在咖啡館畫分鏡腳本。


有時,一周大半時間都窩在咖啡館里

進行孤獨的自問自答



為什麼要去咖啡館呢?


井上的說法是:因為那是別人的地界,不像在熟悉的環境中容易拖沓。


可是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也沒看到他有絲毫松懈啊……


仰頭望天,喃喃自語,處在極度燒腦的創作狀態中。


△ 這聲「啊~」好熱血


稍微覺得不夠滿意,就扔下畫筆和草稿,像小孩子一樣發起脾氣。


△ 這聲「啊~」超暴躁


索性換個地方發泄完了,重新來過。


有時,會被逼至走投無路的境況



每天都是這樣重復的糾結,不斷燒腦、推倒、重來。


只有中午打個小盹。



等到交稿,已經是半夜兩點了。


連續工作16個小時的結果就是——胃疼。



不僅愛逼自己,井上還愛跟整個主流漫畫界對著干。


這就要說到《灌籃高手》的停載事件了。


當年這麼火,誰都知道是一顆搖錢樹,只要接著畫下去就可以了。就算創作質量下滑,故事越來越東拉西扯,照樣會有粉絲為情懷買單。


按照慣例,《灌籃高手》故事正常的發展方向,應該類似《足球小將》——從地方選拔賽,到全國大賽,到亞洲大賽,再到世界盃。



可是,在《灌籃高手》連載的時期,籃球在日本是一項冷門運動(就算現在也不夠熱)。


讓井上按照套路畫下去……那不是和畫個「中國隊勇奪世界盃」差不多麼?


所以,井上堅持在全國大賽結束故事。


但出版《周刊少年Jump》的集英社,則堅持藥不能停。


結果可想而知,雙方鬧掰,贊助商撤資,動畫版《灌籃高手》爛尾。


故事沒講完,不過井上另有見解:


漫畫對我來說

故事的話……并不怎麼重要


好的故事,不在于能扯會編。


在《灌籃高手》漫畫中,湘北因為在前一場比賽中體力透支,在絕殺山王工業后,慘敗于愛和學院,結束了全國大戰之旅。



在比賽的最后部分,井上雄彥沒有用到一句對白。


只有不同的特寫:


傳球,跑位,目光交匯,出手……最后定格在計分板。


所有人都緊張到說不出話來,只剩下心跳聲,無言中把比賽推向最[高·潮]。



沒有大滿貫,沒有走向人生巔峰,失敗就打道回府。


勝敗乃兵家常事

今天的失敗

將會成為明天的重要財產



不功利的井上雄彥,本來就沒打算講一個偽裝輝煌的故事。


他想說的是青春熱血和遺憾,那和比賽贏啊輸啊……有個毛關系?


而這滾燙的青春,《灌籃高手》已經全給妳了。


結束《灌籃高手》連載,井上投入創作更加個性化的《浪客行》,將劍道大師宮本武藏的故事改編成漫畫。



在這部作品中,井上又開始折磨自己——選擇用毛筆作畫(這也導致了《浪客行》無法拍成動畫)。


他自己也說:


這其實是種考驗忍耐力的創作行為。


在他看來,漫畫的本質是「畫」,而不是故事。


因為很多東西是說不清楚的,只有畫出來才能看到。


毛筆筆觸的變化更細膩豐富,但是控制的難度也成倍上升。


鉛筆可以涂改,而毛筆總是一筆定江山,稍有不慎,整幅畫都要作廢。



這對畫功的要求,只能用「嚇人」來形容。



《浪客行》銷量不俗,但論知名度,遠比不上《灌籃高手》。


因為不少人表示,這是一部「有門檻」的漫畫。


此時的井上,已經不滿足于像放幻燈片一樣講故事,他要求自己在作畫時進入人物的心境,用變化多端的畫筆,臨摹出人物難以捉摸的精神世界。


其實,在《灌籃高手》時期,他已經開始這樣嘗試:


(櫻木花道)不服輸的一面與自己共通

「要是自己,會怎麼辦呢」

他想著這種問題來畫櫻木


△ 井上桑這張的帥氣程度,總讓Sir想到年輕時的自己……


這種創作態度,到了《浪客行》,被貫徹得更加徹底。


不同于《灌籃高手》的樂觀開朗,這部關于殺戮與宿命的漫畫沉重得多。


井上自己也時常跟隨著,陷入宮本武藏的困境中,無法自拔。


越是投入這個角色

井上的心越是痛苦,越是搖擺不定



甚至因此停載一年,想通問題后才回歸創作。



但精神世界其實是個很玄的東西……


作者能畫出來幾分,讀者又能看出來幾分,都要看緣分。



每次下筆都全力以赴,但每次畫完 「心里都有種沒把事情做好的感覺」



這樣的失落和不安,可能沒人能懂。


但井上始終堅持著,用常人無法理解的標準要求自己。


就像當初畫《灌籃高手》,他有時會從人物的裸體開始構思。


——別污,人家其實是受了人體素描和油畫的啟發。


先畫人體,再畫衣服:


為了把握和認知正確的軀體動作,采用這種畫法其實是自然而然的。


所以妳會覺得《灌籃高手》畫風最大的特點,就是兩個字: 真實。


連運動狀態都符合人體力學,生動自然。



他喜歡表現肌肉的棱角,喜歡把眼袋、汗液都真實地呈現出來,無懼畫風感覺「丑丑的」。


在動畫版《灌籃高手》中加入了很多萌化的畫風,雖然很招人喜歡,但井上始終執拗地排斥這種做法。



在《浪客行》中,為了投入宮本武藏的內心,井上更是達到了一種離群索居式的境界。很明顯,它已經超越了普通級的漫畫,進而達到了一種類似中國丹青中的隱士、俠客的精神志趣——一個人,獨立在頂峰。


表情都看不清,有時甚至只是小小的一個點。



這也正是井上本人的精神寫照—— 一方面在漫畫上登峰造極,另一方面轉身又向后,走上了「后漫畫」道路。


他曾出版繪本《井上雄彥遇見高迪》,表達對偶像的敬仰。


因為井上認為,自己在迷惘期「遇見」了高迪,才找到了「后漫畫」的道路。



沒錯,就是那個西班牙的建筑鬼才高迪。



因為這層關系,井上雄彥還被任命為「日本與西班牙交流400周年」親善大使。


從此,井上也做了更多漫畫之外的事。


受日本寺院「真宗大谷派東本愿寺」的委托,繪制一幅水墨屏風,用來紀念日本佛教流派「凈土真宗」的祖師親鸞忌辰750周年。



為第十六屆劍道大會繪制海報。



在他個人舉辦的「最后的漫畫展」上現場作畫,表現出令人嘆服的功底。



不夸張地說,井上雄彥《灌籃高手》之后的道路,看上去更像是在 修行。


他選擇的這條苦修之路,也許讓他遠離了大眾,但也讓他更接近自己。


井上雄彥有個常被提及的金句—— 我覺得專業就是指,不斷向上的人



或許是在漫畫創作中早就探到了天花板,他才轉而在別處尋找繼續向上的空間。


2004年,為答謝《灌籃高手》發行量破億,井上雄彥在一所廢棄學校里,用粉筆分別在23塊黑板上,畫下了《灌籃高手》的最終篇—— 《十日后》。



現場構思,落筆基本不需要修改


引來無數漫迷的圍觀。



本來這個學校就類似《灌籃高手》的高中校園,還有各種回憶殺:


黑板角落寫著「目標:全國制霸」,「缺席:櫻木」,「值日:赤木晴子」……



作畫間隙,井上還和粉絲到熟悉的球場里打友誼賽。



粉絲們都要哭了好嗎!


更值得哭的,是三天后,畫作居然被井上……


一!一!擦!去!



在Sir看來,這不是裝逼。


這反而讓Sir聯想到,藏傳佛教中的壇城沙畫——用五色彩沙繪制極其復雜的圖案。


它需要精進修學的喇嘛們,歷時近月的合作才能完成。



在佛教儀軌完畢后,它就會被抹除,象征世界的變幻無常。



抹去10天的黑板漫畫,難道不也驗證了井上一直的內心修行,和他對世界的看法麼?


所以,比起對容易逝去之物的懷舊, 井上更想告訴粉絲們的,是世事無常中的堅持。


不管是熱血的《灌籃高手》、冥想頓悟的《浪客行》,還是之后的藝術畫作,他始終沒變:


我最初想要成為漫畫家的動機

只是因為喜歡而想畫畫

只是因為覺得自己很會畫,所以想得到稱贊而已

繼續畫畫的過程中,我意識到還有另外一個動機

那就是想要和人們溝通



豈止和人們溝通,他已經和半個地球的人都勾搭上了……


如果我們真的像熱愛自己的青春一樣,無比熱愛過《灌籃高手》。


那我們肯定能清楚看見,在井上雄彥身上,先后存在過的兩個人。


一個是青春無敵,在眾人圍觀中,不斷向上的櫻木花道。


口頭禪總是那句臭屁的:


「因為我是天才啊!」



另一個是一生鉆研,在孤獨的修行中,不斷向上的宮本武藏。


他領悟的那句話,不管回味幾次,Sir都覺得好牛叉:


「天下無雙,何足掛齒。」



本來,這樣的人物已經選擇了脫離大眾視野,只留給粉絲敬佩、唏噓。


直到2021年年初,一則新聞引爆了互聯網。


他自己宣布,將重啟灌籃高手的電影計劃。



彼時Sir就寫文預測過這部電影可能給粉絲的圓夢。


當時提到的最大猜想,也是無數粉絲至今都放不下的遺憾。


全國大賽。


尤其, 湘北VS山王工業。(Sir只是敲下這幾個字都一身雞皮疙瘩了)


湘北有史以來最重要也是最難打的一場比賽。


20多分的分差。


全程被克制,被壓制的場上局勢。


甚至連湘北的王牌們,都一度失去信心,充滿焦慮與恐懼。



更別說,半場之后,體力都已經達到極限。


當然,也少不了救贖與絕地反擊。


還是那個男人——櫻木花道。


這紅髮憨憨拿著話筒,以最浮夸的方式對著觀眾喊出:


「我要打敗山王!」


我們就是會相信。



這就是湘北,這才是王道漫畫的精髓。


哪有什麼計劃,哪有什麼戰術。


靠只是不服輸的一腔熱血,和不惜榨干自己的全力以赴。


而漫畫中,靠著不服輸的絕地反擊最終擊敗了山王,但在次日又遺憾敗北。


井上用一個反[高·潮]的方式,給作品畫上了句號。


之后還用《十日后》的公開展映,告慰粉絲們的不甘。



但這一回。


劇場版的電影沒有給他「留白」的機會。


豆瓣里的評論已經「劇透」:


湘北VS山王,有!


那些名場面,有!


以及完整的劇場版故事,有!


總之,那些妳熟悉的,想要的,都來了!



雖然電影目前還沒有引進國內。


但Sir相信。


只要想看的人足夠多,粉絲們的聲音足夠大。


希望就會越來越大。


那一天,也會越來越快。


就像他自己總結的那樣:

從那以后的18年里,我經歷了世間和個人的種種體驗,但總算迎來了今天,心情和那時一樣充滿了而感謝。從一張紙開始,通過作品我認識了數不清的人。謝謝。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