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勝和「泰拳安」,為維護自尊苦練泰拳兇猛無比,上位后卻一反常態

黄朔 2023/01/20

他曾經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流氓,一次在女友面前顏面盡失后,自尊心作祟之下苦練拳法,加入香港第一黑幫,并成為老大;

成為老大后,他一直很是低調,被稱為「佛系坐館」,可盡管如此最終還是被捕入獄。

這人綽號「泰拳安」,「和勝和」社團曾經的坐館。

「泰拳安」于一九六零年生于香港,原名陳安。


香港一直以來給人的感覺是高大上的城市,但是香港也有貧民窟。

「泰拳安」一家雖然不至于一貧如洗,但日子也過得很緊巴,家里的收入在貧民里面也只能算是中等偏上,很是平凡。

在加入社團成為馬仔之前,「泰拳安」還是個很善良的人。只不過,他的身材實在是太過消瘦了,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營養不良的人。


因為「營養不良」的模樣,所以經常被同學戲耍,回家后和鄰居孩童一起玩耍時,一有沖突,被揍得鼻青臉腫的總會是他。

一上學就被同學戲耍,「泰拳安」才會如此厭惡學習,書不能好好讀不說,他的尊嚴都被人踩在腳下踐踏,這讓他如何能忍受。

他在厭學的情況下,經常曠課,也因為離開了學校,常跟校外的不良少年們在一起鬼混。

那時候黑道勢力很是猖獗,在各行各業都能見到黑道的身影,也因此滋生了許多古惑仔。


這些古惑仔大多都在十八歲到二十五歲之間,其實這些人,大多是那些不愛學習經常曠課的學生。

其實很多學生都是如此,在學校里飽受欺壓,想學習也學不下去,不少好苗子就這樣變成了街頭混混。

七十年代中期,十六歲的「泰拳安」國中畢業,也在這一年,他愛上了同班的一個女孩,倆人開始了交往。

談情說愛在很多情況下都是很花錢的一項活動,不管是吃東西還是買東西,都要花錢。


「泰拳安」家里原本就不富裕,自己又才國中畢業,手頭哪里有什麼錢,為了養活女友,他在損友的引薦下,成了酒吧里的看場馬仔。

在酒吧里工作了好幾個月,這兒的聲色犬馬令「泰拳安」如癡如醉,比起在校園里被欺負的日子,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并且,這兒還有薪水。

每次薪水一到手,他就會拉著女朋友一起去逛街吃飯看電影,幸福感爆棚。

直到有一天,他拿到薪水,照例和女朋友一起出去,路過一條小巷的時候,一群彪形大漢同時在巷頭巷尾出現,其中一人說道:「打劫」。


辛苦努力了一個月賺來這點血汗錢,為的就是和女朋友過日子,現在錢還在身上,「泰拳安」怎麼可能乖乖就范。

眼看「泰拳安」不識抬舉,一個皮膚黝黑的大漢從人群中走上前來,一個耳光就把「泰拳安」打翻在地,另一只手伸進了「泰拳安」的口袋,將「泰拳安」的薪水掏了出來,直起身后,還用嘲弄的口氣說道:「憑妳也跟人談戀愛」。


一個月的薪水被搶走這倒不至于活不下去,而在女朋友面前,遭受這般羞辱卻無能為力,「泰拳安」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俗話說:「自身強大,才會無懼風雨!」

「泰拳安」雖然接觸的古惑仔不少,但真遇到麻煩的時候,能給他幫助的卻是寥寥無幾。

經過這事之后,「泰拳安」下定決心要變得強大,于是,于是把自己的全部存款都投到了拳擊俱樂部,從此成為一名武癡。


正如俗話說的那樣,天生的缺陷需要通過努力來彌補。「泰拳安」練拳數年下來,從原來單薄的身材變得敦實壯碩,一頓至少要吃三碗飯,變得力大無窮。

目光里銳利有神,身上帶著一股淡淡的殺意,雙拳肌肉虬結,一拳打出,空氣被壓縮得發出「呼呼」的聲響。

看到自己這些年來的進步,「泰拳安」信心十足,相信不會再有人能輕易將自己打趴下。

隨著年紀的增長,花銷越來越大,當馬仔的那一丁點收入,已經不能讓「泰拳安」滿意了。

八十年代初,二十來歲的「泰拳安」開始當起了黃牛黨,倒買倒賣電影票比起當馬仔有錢途多了,每個月賺的錢是當馬仔的數倍。


不過,在那個時代,只要是利潤高的行業,都會有黑道社團參與,尤其是當黃牛黨這種門檻極低的工作,成了各大社團所爭搶的生意。

當然,社團也不會是動不動就火并,他們往往都會劃分好各自的地盤,誰要是不守規矩越界了,才會開打。

而「泰拳安」也知道其中的門道,畢竟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這麼多年了。他不是社團成員,但是當黃牛黨的確實來錢比較快,因此他也不管這些。

并且,「泰拳安」還不守規矩,他賣票的價格比別人還低一些,搶了別人的生意。犯了種種江湖大忌,終于有人找上門來。


那天,「泰拳安」和往常一樣,賣完票路過小巷子準備回家,在漆黑的小巷子里,「泰拳安」再一次被人前后圍堵。

來人一共七個,前面三個,后面四個,在后面那伙人中還有一個手持四十米大砍刀等候他的大駕。

一個黝黑的光頭大漢罵咧咧地朝他走來,隨后巷子里多了不少聲音,有破口大罵的、有質問他是不是搶生意的、有讓他把賺的錢全部交出來的,甚至還有說要打斷他的腿的。

比起上次被人羞辱,「泰拳安」并沒有驚慌失措,多年的磨礪讓他很是自信。對于眾多的叫罵聲,「泰拳安」原本也只是嗤之一笑,可當他聽到那句:「把錢交出來」的時候,內心里一股無名火翻騰而起。


當年就是在這兒吃了大虧,在女友面前顏面盡失,今天又豈能讓這樣的事重演,這麼多年來,在巷子遭人圍堵應該如何處理,解決方案在他腦海里環繞了不下百次。

那位黝黑的光頭大漢還沒靠近「泰拳安」的時候,他動了。他迅如疾風,勢如閃電往前方的三人撲過去,一個側身,隨后沉腰,一記上勾拳正中一個馬仔的下顎,那馬仔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被一腳踹翻在地。

「泰拳安」打倒了一個,另外兩人這才回過神來,可為時已晚。

一記上勾拳「泰拳安」使出的力氣有所保留,為的就是回身一個肘擊。肘擊正中左側馬仔的面門,左側馬仔倒地不敢起來,趁著這個機會,他又使出一記「后撩陰腿」,將右側的馬仔踹成了一個公公。


快速地打倒了前方的人,「泰拳安」迅速往前沖出巷子,來到了寬敞的街道上。

后方的四個馬仔急忙跟了出來,想仗著人多把「泰拳安」就地正法。

可「泰拳安」并沒有逃走,反而是站在大街上等候著他們。

馬仔們見「泰拳安」如此厲害,心里也是有些害怕,但是到了這個地步,他們也不得不出手了。

那位拿著四十米大砍刀的馬仔,自認為有武器傍身,最先出手。他手持四十米大砍刀一記「力劈華山」,長刀劃破天際,「泰拳安」往旁邊一閃,看似堪堪躲過,實則都在他的計算之內。

躲過長刀后,那馬仔還沒來得及發起第二次進攻,「泰拳安」一個箭步上前,一拳打退那持刀馬仔,拉開距離后,「泰拳安」使出泰拳里的「烏鴉坐飛機」,人往前跳到半空中,雙膝直接撞向那馬仔,那個馬仔倒地后直接重傷。


「泰拳安」的能打嚇壞了后面還沒來得及出手的三個馬仔,那三個馬仔拔腿就跑,反倒是「泰拳安」在后面追著揍他們。

這場一打七的戰斗使得「泰拳安」變成了一段江湖傳奇,成了各大社團都想要招攬的對象。

這事說明了,一個人自身有能力是有多重要。很多沒實力的人,都喜歡夸耀自己的親人、好友有多厲害,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們也只是比較能吹牛。

在之后,「泰拳安」認識了和勝和的超級大佬,黎國華。


黎國華在七十年代,為了社團與聯英社的「歪嘴能」爭奪女人街,那時候被「歪嘴能」偷襲,一刀斬到臉上。之后黎國華帶著數百個小弟上門找「歪嘴能」算賬,逼得他跪地認錯,還給了他10萬醫藥費,如果按房價來算,那年頭的十萬塊相當于現在的好幾百萬了。

而黎國華雖然沒當過社團坐館,卻有著一票否決權,他支持的人大多數都能上位,因此他被坊間成為「勝和造王者」,至今臉上那條十多厘米的傷疤依稀可見。

「泰拳安」見黎國華和藹可親,就答應了黎國華,加入和勝和,拜在黎國華門下。

黎國華看「泰拳安」對泰拳情有獨鐘,于是把他推薦給了新義安社團的「總教頭」蘇龍。


蘇龍號稱「泰拳之父」,他的拳法很是厲害,曾經叱咤風云的新義安「五虎十杰」中有大半是他的門生,他的門生有一大半都曾是新義安的高層,也讓他變得十分膨脹。

到了後來蘇龍甚至想過篡位,直到新義安的「龍頭家族」發威,蘇龍一伙人被打得一敗涂地,這才乖乖回來教拳。

「泰拳安」在蘇龍的訓練下,實力大增。靠著這手過硬的泰拳,帶著馬仔四處插旗,為社團打下不少地盤。很快就在江湖中名聲鵲起,所以才有了「泰拳安」的綽號。

無論是單挑,還是以一敵眾,「泰拳安」一人一拳,打出了自己的狠辣風格。


當然,久經沙場的也沒少受傷,身上的傷口不下四十處,光著膀子的時候,看著就像是被人用針線縫起來的那般。

那個時候,影視圈火了,許多明星成了普通人的偶像,而「泰拳安」的傳奇故事在江湖上火了,成了古惑仔們崇拜的對象。

不少年輕馬仔紛紛來到他麾下效力,一時間門生過百,其中他的門生「阿祖」還成了和勝和社團未來的坐館。

「勝和造王者」黎國華的門生很多,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上海仔」郭永鴻了,郭永鴻雖然不是很能打,但賺錢的本事卻是非常厲害。而「泰拳安」的身手是出了名的好。


因此江湖有傳聞:「國華的徒弟中,文有上海仔,武有泰拳安」。

黎國華在社團里說一不二,他的門生中不少人都上位成為社團坐館,像郭永鴻就是1998年到2000年的坐館。

而「泰拳安」則在2004年被黎國華力推上位,成為社團坐館。

但是「泰拳安」上位后,卻變得極為老實,并且他不管社團里的任何事,經常都悶在拳館里專心打拳。

按常理來說,他的權力得到了實質性的提升,應該顯得更加威風才是,可做法卻是一反常態。


原來,自從回歸之后,新義安因種種原因開始走上了正規的經商之路,而14K很早就沒了首領,表面上看起來很強大,實際卻是各做各的,翻不起什麼浪花。唯一例外的就是和勝和社團了。

也在回歸之后,和勝和在「雞腳黑」的帶領下一躍成為香港第一黑幫。與此同時,官府重拳出擊,黑惡勢力遭到了很大程度的打擊,和勝和成了首個被關照的對象。

幾屆坐館相繼被捕入獄,「上海仔」、「胡須坤」、「白頭仔」皆難以幸免,也因此坐館的位置成了燙手的山芋。


「泰拳安」其實不想上位,只是社團元老硬推之下,他也只能上位。

但是他知道這個位置很危險,也就懶得管事了,專心打拳,就連最親近的馬仔,也很難見到他。

不過,「泰拳安」這樣的做法對馬仔卻是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不少人都紛紛改投其他大佬。

畢竟他們都是為了賺錢而加入社團的,而想通過社團賺到錢,跟對一個好老大是很重要的。前面提到的「阿祖」,就是在那時候離開「泰拳安」,來到「上海仔」門下的。


可「泰拳安」雖然很低調,卻是在2007年的時候,遭到臥底舉報,引來九個多月的牢獄之災。

走出牢房后,他洗心革面,只有社團在搞大型活動的時候、或者朋友結婚的時候,他才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從這里可以看得出來,自從回歸以來,黑道社團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泰拳安」的退場是正確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