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上水皇帝」白頭仔,富二代出身入江湖,其父為此斷絕關系

黄朔 2022/11/24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曾是富二代出身,卻因向往黑道投身江湖,因此父親與其斷絕關系!

步入江湖后,成了香港第一大黑幫的老大,卻在自己的地盤被人爆頭。

他就是和勝和的「白頭仔」,江湖人送外號「上水皇帝」。

1956年,「白頭仔」出生在香港上水,原名李福榮。父親是個商人,家底殷實,比起當時普遍都吃不飽飯的普通人,李福榮也算是一個小富二代了。

每天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醒了有人伺候,睡了有人幫忙蓋被子,日子好不快活。

可人往往就是這樣,在美好的環境中成長,卻反而不快樂,反而會向往另一面的生活。就比如《新警察故事》里吳彥祖飾演的「阿祖」,里面那句:「阿祖,收手吧,外面全是警察!」依稀在耳邊環繞。

原本阿祖的父親高官厚祿,家里沒有經濟壓力,但他卻反而走上了劫匪的道路,并且還有自己的一套道理。

李福榮也一樣,他從小就聰慧,但不愛學習。到了李福榮叛逆期的年齡,當時的「跛豪」、「馬氏兄弟」、「teddy哥」洪漢義等一個個江湖中人的江湖事跡在江湖上廣為流傳。

叛逆期的李福榮常年逃學與街邊的古惑仔混跡在一起,說起那些江湖大佬的不禁心生向往,隨后自己也成了一名古惑仔,拜在和勝和的「靚榮」的門下,成了和勝和的「藍燈籠」。

父親做的是正經生意,知道此事后對他那是又打又罵,要他與社團脫離關系,不然就與家里脫離關系!可正值叛逆期的李福榮越是被打,就越是堅定自己的路線。

父親對他那是恨鐵不成鋼,畢竟一個大好青年成了街邊的古惑仔,還是自己的親兒子。在一氣之下,將李福榮逐出家門。李福榮也是硬氣,帶著鍋碗瓢盆離開住了十多年的屋子。

可見家長在教育孩子的時候,更需要溝通以及應當以「柔性勸導」為主。

試想一個從小嬌生慣養的小富二代,一下子離開了家,身上又沒啥錢財,怎麼度日?

好在李福榮還有個哥哥,常年會偷家里的金銀相贈,李福榮的日子才相對好過一點,而他的哥哥那便是日后在江湖上風生水起的「白頭福」。

李福榮的老大「靚榮」在江湖上也算是一方霸主,在和勝和內部是一位超級元老,兵多將廣。

早年是和勝和粉嶺話事人,粉嶺與上水就在隔壁,這也是為什麼李福榮會拜在「靚榮」門下的原因。

社團內兵馬多的大佬都會有「線」之稱,比如和勝和第一任坐館甄國龍,他門下便叫「國龍線」,超級元老「尤伯」手下便成為「尤伯線」。

而李福榮便是在「靚榮線」內的一員,并且靠著自己的聰明才智,成了「靚榮線」里的佼佼者。

「靚榮線」里還有位到西歐發展的「佐治跛」,由于門生遍及西歐,在1988年的時候,英國權威的泰晤士報還曾稱他為「英倫教父」。

而李福榮與「佐治跛」并稱為「靚榮線雙虎」,可見李福榮在江湖上的地位多高!

相比于江湖人士的打打殺殺,李福榮更擅長于做生意,估計也是從小在商人家庭環境中長大,耳濡目染。

初初打出名堂的李福榮,進了老大「靚榮」的視線中,隨后「靚榮」將生意交給他打理,沒曾想李福榮打理得井井有條,隨后就對他逐漸放權,李福榮儼然成了他的接棒人。

80年代中期,李福榮三十來歲的年齡開始有了兩鬢白發,這種或許是思考過多,亦或許是基因遺傳,但年少白發著實是引人注目,這也是為什麼他被稱為「白頭仔」的原因。

80年代末,黑幫雖是猖獗,但阿sir的掃黑行動愈發俞嚴厲。上水、粉嶺等地因處在邊緣地帶,相比于九龍、港島等地,反而更有利黑幫發展,也因此涌進了許多猛人。

那時候猛人「江老大」打敗各路勢力,一統新界北區江湖,李福榮被他打得落花流水,只能飲恨上水,真正的背井離鄉。

離開上水后,李福榮扎根油尖旺這片富庶的地盤,這兒更能體現出李福榮做生意的才能!

先是帶著馬仔陀地插旗開夜場、爭奪青樓、賭檔看場權等,占有一席之地,隨后與社團內的「精英」義結金蘭。

這伙人共十八個,號稱「燒18友」,全都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其中包括00年的兩位坐館「訴苦森」與「山頂標」、「勝和太上皇」囝囝等人。

有了社團內強人為背景,在油尖旺的生意更勝從前。有了錢,便有馬仔跟隨,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收緊的拳頭,打出去更有力氣」!

1994年,李福榮拉起一支兵馬,浩浩蕩蕩地殺向曾經的折戟之地,新界北!

「江老大」當年能在這一畝三分地上稱王稱霸,也不是軟柿子,雙方你來我往,僵持了一年多。

但奈何李福榮靠著油尖旺源源不斷的經濟來源,錢多人多的情況下,「江老大」舊力已竭,新力未生,最終只能敗走新界。

「江老大」舊部或逃、或退隱江湖,還有一部分便轉身投靠到了李福榮這邊。這邊的娛樂場所、青樓、大煙館等皆被接管。

從此李福榮在那兒一統江湖,也從此李福榮便多了個「上水皇帝」的稱號。

站穩跟腳后,李福榮也開始轉行做正當生意,地產、巴士運營、裝修工程、乃至路邊攤的小販生意,他都有涉及。

巴士運營其實是簡單而粗暴的,他包下巴士站點,向司機們強拿路線費,為了生活,司機也不敢不給!

相比于巴士運營,路邊攤的操作就精細得多!

他將上水一商場門口的路「軟硬兼施」低價的盤下來,商場的業主怕惹禍上身,也不敢不租!

李福榮再劃分出一個個小區域高價租給擺攤小販,這算是占道經營,每月小攤都會收到一張罰款單,罰款由李福榮來上繳。

并且還派出手下馬仔組成「攤販管理員」團隊,管理這幫小販,除了收取租金,還收取物業管理費。

白道這邊則由李福榮來打點,他們關系微妙,上繳罰款也只是意思意思,也算是給上頭交差。

在商場門口「試點」成功后,又將這套模式復制到了火車站的天橋上,著實是無往不利!

到了2002年,李福榮與「胡須坤」搭檔,成了和勝和坐館,門下馬仔近萬,號稱「勝和兵器庫」。從此更是不可一世,風光無限。

當了沒幾個月坐館,正得意洋洋之時,李福榮卻在自家的地盤上被人揍了!顏面盡失!

原來是01年選坐館之時,李福榮的頭馬「猴戲」為了給李福榮拉選票,十分高調,這點讓低調的李福榮反感,訓斥了一頓。

「猴戲」也是好心辦壞事了,也因此怨上了李福榮,自己聯系上了新義安的馬仔,擇日對李福榮動手。

那天李福榮在酒吧本想小酌兩杯,卻被早已埋伏的新義安人馬堵在廁所揍了一頓,還被爆了頭。隨后李福榮拿起「大哥大」搖人,雖然新義安的馬仔被抓回來揍個半死,但李福榮在自己的地盤被其他社團的人爆頭,這事著實恥辱。

多次與新義安的人高層談判后才知道,原來是李福榮自己這邊出了問題,還是自己的得意門生做出來的事情。

李福榮也沒對「猴戲」做出處決,反而是「猴戲」自己知道事情暴露,遠走他鄉。

2003年,李福榮被臥底舉報,涉黑入獄1年,出獄后便開始更低調的做人,多數時候由哥哥「白頭福」站前線。

直到粉嶺的裝修公司的一樁事情,李福榮才再次出現在人們眼前。

當時粉嶺有個富人的別墅要重新裝修,這單生意營業額價值三千萬,其中的利潤令人眼紅,按百分二十來算,也有六百萬的收入。

可李福榮是「上水皇帝」,不是「粉嶺皇帝」,當時勝和粉嶺話事人是「三萬」。

別墅是在粉嶺,也就是「三萬」的勢力范圍,「三萬」也有裝修公司。李福榮想拿下這個裝修工程,無異于是奪人所愛了。

也因為此事,「三萬」雖輩分上小李福榮一輩,但能成為話事人也不是怕事的主。

雙方拼盡全力,拼盡全力拉了數百人頭到商場「曬馬」,最后在社團元老的勸導下,此事不了了之。

除了裝修公司,他還在自己經營的房地產項目以及別人的房地產項目門口,包攬工地上的便當生意,由于是獨家經營,工人不得不找他購買。

結語:李福榮身為黑幫大佬卻與工人爭便當,著實是令人猜不透!但他也有優點,那就是善于忍耐!打不過的時候就撤,等打得過了再上,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凡事有計劃、有所準備總能笑到最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