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佐敦之虎」,「12點之後我話事」出處,晚年低調從事餐飲

全组的希望 2022/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香港黑幫江湖中,有個叫「佐敦之虎」的人物鮮有人知,但香港黑幫題材電影中的金句:「12點之後我話事!」大家應該都耳熟能詳。

他曾經離香港第一黑幫龍頭老大的位置僅差一步之遙,便是因為這句經典臺詞,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他就是和勝和的「佐敦之虎」,「英傑」。

60年代末,「英傑」出生于香港的一個貧民窟,可能是出生于貧困之家,父母給他取名為陳家健,寓意振興家業、身體健康。

那個年代正值黑幫猖獗,貧民窟是底層黑幫馬仔的聚集地,畢竟加入黑社會更多的人是為了混口飯吃。

陳家健生活在魚龍混雜之地,從小就見慣了這些黑幫馬仔之間的打打殺殺,除了學了一些拳腳功夫,也學了這些江湖中人行事高調、講話總吹水的毛病。

就比如在學校,有同學買綠茶開蓋連中兩個「再來一瓶」,陳家健聽到後,能跟其他同學吹噓自己曾經中過一箱。

80年代,學校畢業後,陳家健到黃玉郎的公司做助理工作。黃玉郎的《龍虎門》、《中華英雄》等漫畫在當年可是很吃香的,改編成電視劇後,那收視率也是叫好又叫座,可以說是黃玉郎當年的漫畫深刻的印在香港70、80後乃至90後的心裡。從1970年出版至今的《龍虎門》仍在更新。

也就是說,陳家健工作單位是在一家比較不錯的公司,可能是年輕受到漫畫中打鬥刺激的影響,認為自己才是漫畫中的「英雄豪傑」,他當了沒幾年助理就辭職了,並加入了黑幫和勝和。

90年代初,和勝和大佬「大飛」坐完12年的牢剛出獄,正是廣招門徒之時,陳家健便在此時加入「大飛」的團隊。

而「大飛」剛出來就招那麼多馬仔,為的就是開疆拓土、打地盤。

由于陳家健在貧民窟學得一身拳腳功夫,屢次吹雞曬馬之時他都身先士卒,一把四十米大砍刀殺的敵軍聞風喪膽,為了就是讓上頭看看自己的努力。

這般拼命「大飛」是看在眼裡的,很快陳家健受到「大飛」的賞識,成了社團內的「紅棍」,手下也有幾十號馬仔跟著他賺錢。

由于當年「大飛」是為了社團才進去坐牢的,出獄後又馬上為社團拿下那麼多地盤。

在1994年的時候,社團元老為了補償「大飛」12年來失去的青春,將「大飛」推上和勝和的坐館之位。

老大成了坐館,作為親信小弟,陳家健那是跟著水漲船高,和勝和在佐敦一帶的夜場皆聽陳家健號令。

身邊的小馬仔對于他這位老大也總是奉承,膨脹的陳家健自比英雄豪傑,因此在江湖上的人常常都叫他「英傑」。

作為「英傑」,那肯定是要跟身邊的人有區分,最直觀的就是穿著打扮要與眾不同。

陳家健在人前,往往是穿著筆挺的小西裝,尤其是髮型他特別重視,每天需要用兩、三瓶髮蠟來定型。

在那年頭其他江湖人都還痞裡痞氣的時候,他的形象儼然就是社會精英。

也靠著這個精英的形象,他娶了個律師為妻子,真是「佛靠金裝,人靠衣裝。」

從這點也不難看出陳家健為人比較高調,比如在收徒這件事上,明明只是「紅棍」,他能跟新來的小馬仔說自己是社團內的「雙花紅棍」。

這就像「康師傅」與「康帥傅」雖然只差了一點,但實質上是差了很多。

別人收徒入會費是366塊,這個入會費相當于是徒弟給師傅的見面禮。到了陳家健這兒,他給人來了個大實惠,給了百分之九十的折扣,只收36.6塊。

名頭比別人大,收費比別人還便宜,靠著這種「便宜又大碗」的手段,陳家健身邊馬仔很快就聚集了四五百人。

在此不得不說,香港黑幫都稱自己是洪門分支,洪門是清朝時期以「反清復明」為目的而創立的,洪門成員在江湖上那是義士,入會也有嚴謹的規矩,需要試用多年才能轉正。

可到了現在,從義士成了黑幫分子,只需要交36.6塊的入場費就能加入,門檻這麼低,著實是有點諷刺。

2002年,「大飛」嫡系門徒、陳家健的師兄、號稱「佐敦之虎」的訴苦森成了坐館,隨著「訴苦森」的卸任,陳家健繼任為「佐敦之虎」。

成了「佐敦之虎」,原本就高調的陳家健更是不可一世,身邊總有十數個馬仔跟著。

2003年2月份某天的淩晨兩點半,上海街的阿sir例行檢查,陳家健的朋友也在其中,但在檢查的過程中有爭執。

霓虹閃爍的夜場裡,公主們的身影穿梭在各大舞池中搖曳,陳家健一身正裝,腦袋上的髮蠟依然厚重,這時有馬仔來彙報。

原來是附近的哥們被阿sir盤查,雙方起了衝突。

陳家健帶著十五個手下匆忙趕到現場,隨後酒勁上來,又仗著人多勢眾、態度極其惡劣,根本不把阿sir放在眼裡。

也因為這樣又開啟了一番更為激烈的爭執,就在這個時候,陳家健對著阿sir高喊:「12點過後,這裡我說了算!」

這聲高喊聲若洪鐘、如雷貫耳,與其說震驚到阿sir,還不如說是把阿sir給雷到了,身後的小馬仔卻聽得眼睛直冒金光,好似這麼做很炫酷。

隨後老大「大飛」匆忙趕到現場,一邊給阿sir賠禮道歉,一邊訓斥馬仔們,一邊還帶著人離開現場。

從那晚上起,這句非主流的話開始流傳,並經過精簡加工,在許多部香港黑幫電影中成為經典臺詞:「12點過後我話事!」

如此倡狂,如此囂張,第二天登上了各大報紙的頭版,引得一片譁然。

朗朗乾坤,昭昭日月,面對黑幫如此氣焰囂張的挑釁,阿sir開啟了「掃黑行動」,佐敦所有夜場開啟了瘋狂查牌模式。

有時候正在查牌,陳家健去了,就如同火上澆油,那這家店就會受到特別受關照、大查特查。

不僅僅是陳家健所在的和勝和,其他黑幫社團的生意都大受影響,陳家健這下子是捅了婁子犯眾怒了。

各個黑幫都開始排擠他,就猶如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所有地方即便是以前經常出入的場子都禁止入內。

社團內元老還苦口婆心地勸他在家「隔離」,少出去丟人現眼,也就在大家都對他敬而遠之的情況下,自己尋找了新的門路。

2007年,陳家健因印假票七萬塊被捕,入獄5年,雖是經歷了5年的勞動改造卻徒勞無功,出獄不久後又因賣假酒二進宮,好在有位律師老婆,保釋了。

真正重獲自由後,他轉到荃灣發展,跟了和勝和元老「荃灣澤」。

時間一轉,到了2013年,和勝和再一次迎來了坐館換屆,此時陳家健出現在了候選名單上。

能在這名單上,起初便是得到老大「大飛」的鼎力支持,「大飛」曾捧出多位坐館號稱「金牌經理人」,得到他的支持成功率已是高出很多。

除了「大飛」,還有新老大「荃灣澤」也支持,陳家健本身就自認為有足夠的資歷上位,再加上這兩位超級大佬的支持,內心裡覺得自己上位是十拿九穩了。

出門見到人就說自己是和勝和內定的坐館,除了自己的老大之外,「上海仔」、「勝和太上皇」張銓漢以及「荃灣澤」這幾位大佬也支持自己。

俗話說:「事以密成,語以泄敗!」

要知道,自回歸之後,黑幫已是開始走下坡路,特別是每一屆和勝和選坐館的時期,因為每次選坐館社團內部分子就會變得不安定,從而影響社會治安。

而陳家健這樣口無遮攔到處說,惹得社團內叔父輩非常不痛快,也因此,原本鼎力支持的「大飛」將他放棄,轉身捧起另一位門生「肥堅」。

結局可想而知,「肥堅」成功上位,陳家健落選。「肥堅」成坐館後,在深圳大擺酒席慶祝,和勝和許多高層以及陳家健都有參加,包括14K「雙花紅棍」陳惠敏也出席了,可喝酒喝到一般便遭到阿sir突擊,在場的160多人全部被帶走。

2015年,警方開啟「翡翠刀」的臥底行動,陳家健因身邊的臥底舉報又一次入獄,碰巧當時有近百人一起在酒樓吃飯,其中前坐館「寶明」以及現任坐館「寸仔」皆在現場,沒一個跑掉,被控訴24項罪名,最後因證據不足而釋放。

2018年,陳家健曾投靠的多位大佬皆被抓,如「勝和太上皇」張銓漢、「上海仔」、「日本仔」等等皆入獄,也因為這些事情,他看透了黑幫已經是窮途末路,看破紅塵,退出了江湖。

尾聲

金盆洗手的陳家健,變得非常低調,致力于發展餐飲業,由于怕再次「口出狂言」,酒也很少喝。

要是按以前的心態,巴不得到哪裡都有人認識他,現在只想做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