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死,牽動了整個香港影壇:愿有心人每每看香港電影,可給丁點懷念

全组的希望 2022/09/01 檢舉 我要評論

先聊一個陳年舊事。

古龍《流星‧胡蝶‧劍》出版后,他的一位老友非常喜愛,認為可以拍成電影。

于是,這位老友借助自己的影響力,在香港電影圈賣力推薦。

「現代武俠電影鼻祖」張徹,是第一位客戶。

看完小說,很不中意。

畢竟,這位崇尚陽剛武俠的大佬,不喜歡這股奇情武俠風。

他不停地搖頭, 「你不懂電影,不要瞎說。」

左狄龍,右張徹

后來,老友約 楚原、邵氏大老板 邵逸夫吃飯。

停工9個月的楚原,開門見山: 「拍古龍的戲能賺錢嗎?」

老友打包票: 「一定賺錢啊。」

1976年,在邵氏的鼎力支持下,楚原翻拍了這本《流星‧胡蝶‧劍》。

誰知,電影一上映就打破港台地區票房紀錄,還開創了一股全新的武俠片風潮。

咸魚翻身的楚原,也被后人譽為「最會拍古龍小說的導演」。

這位老友評價楚原的改編

>>>>復興粵語片第一人

楚原與李翰祥、胡金銓、張徹合稱 「香港武俠片四大帥」

不過,他最初不是靠武俠片起步。

出身藝術世家的楚原,受石揮主演、桑弧執導的《哀樂中年》的影響,矢志入行。

師承吳回、秦劍,化名秦雨,投身編劇行業。

受現實主義電影風格的影響,他繼承粵語片文藝傳統,沿襲了「秦劍的細膩寫情、吳回的靈活多變」的風格。

年輕時代的楚原,儀表堂堂

1958年,23歲的楚原拍攝了電影處女作 《湖畔草》

本片改編自一本名為《私生子》的 「三毫子小說」,講述一個追求自由愛情、婚姻的反封建、反傳統的叛逆故事。

三毫子小說,流行于50/60年代的廉價通俗讀物。

每期刊載一篇四至六萬字的中篇小說。最初每冊售價三毫,后來同類刊物增多,漲價至四毫或五毫。

《湖畔草》

回憶這段創作經歷,楚原云淡風輕,佩服自己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勇氣。

「《湖畔草》是我第一部正正式式寫劇本、做導演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初生之犢不畏虎,我雖然初做導演,但并沒感到什麼艱難,進去片場,拿著劇本便拍。我覺得做導演其實最重要的就是那個劇本,你隔晚將劇本弄妥了,拍攝時便一點也不困難。」

潮起潮落。

60年代末,粵語片開始走下坡路。

在國泰公司(前身電愗)待了4年,楚原就跳槽到邵氏電影公司。

剛進邵氏,就拍了兩部戲。

一部,凌波、汪萍主演的武俠動作片《火并》;一部,迎合性解放的邵氏艷青風月片,《愛奴》。

完成這兩部電影,又在台灣地區拍了一部《煙雨斜陽》。

回港后,楚原跟邵氏續簽了一份長達8年的合約。

此時,曾擔任邵氏首席執行官的 鄒文懷因不滿薪金制度,離職出走,與何冠昌、蔡永昌、梁風成立了 嘉禾

嘉禾大膽啟用了被邵氏淘汰的李小龍,票房一路飄紅,稱霸香江。

目睹此番情景,邵逸夫滿是嫉妒。

要知道,李小龍曾向邵逸夫毛遂自薦過。

前者以1萬美元每部電影的片酬開價,后者認為這太狂妄自大,就把片酬壓到2500美元一部。

這也直接導致李小龍投奔了嘉禾。

李小龍與鄒文懷

面對勁敵來勢洶洶,邵逸夫決定一雪前恥。

1973年,他安排楚原改編熱門舞台劇《七十二家房客》。

楚原大膽地提出兩個修改意見。

一,除邵氏簽約明星之外,邀請深受觀眾歡迎的《歡樂今宵》 電視藝員加盟。

二,全片使用粵語,借助地道方言表達本地人的生活氣息。

上圖,《七十二家房客》 下圖,《功夫》「豬籠城寨」的靈感來自《七十二家房客》

按照傳統,邵氏一向堅持拍攝國語片。

突然一下子改成粵語片,邵逸夫猶豫許久才最終拍板答應。

令所有人沒想到,這一突破性改編,竟然成功了。

《七十二家房客》票房大收560萬,擊敗李小龍的《猛龍過江》,成為1973年度票房最高的電影。

楚原與李小龍

《七十二家房客》的成功,重振了邵氏士氣,也復興了粵語片。

楚原,自然而然地成為最受邵氏重用的導演。

后人問他為什麼會成功,他自謙道。

「成功的不是我,而是原來的舞台劇劇本,我不過是當時靈感一到,把它和香港當年的情況結合而已。像「有水有水、無水無水、要水放水、無水散水」這些,全部都是真事。」

>>>>最會拍古龍的人

風光一時,風光不了一世。

《七十二家房客》大獲成功之后,楚原開始走背運。

連續多部電影均不賣座,拍一部,賠一部。

譬如,1976年拍攝的《辭郎洲》,票房只有區區的7.1萬。

走投無路的楚原,計劃迎合盛行已久的武俠風潮,拍攝金庸的《天龍八部》。

不過,邵逸夫妻子、」六嫂「 方逸華從中作梗。

她以「可能出現虧損」為由,在開機前一天撕了通告,不讓楚原拍。

甚至還直接跑到辦公室,大吼楚原。

「誰讓你拍天龍八部的?虧本了你賠嗎?楚原你根本不會拍電影!」

從此,楚原從風光無限的幸運導演變成了邵氏最難堪的導演。

或許是命運的安排。

拍不成金庸,楚原卻意外遇到了古龍。

1976年,他執導的《流星·胡蝶·劍》盡顯個人作者風格。

繡紗、窗屏、珠簾、楓葉、枯樹、殘月…

他將人物從打打殺殺江湖抽離出來,置入在充滿韻味的布景、層次感的構圖里。

這種超脫的藝術處理,營造出一種神秘與詩意。

對此,他承認是受中國畫的影響。

「我很喜歡國畫的寫意派畫風,像一張白紙,只幾筆畫了一只蝦的迎風飄逸。我拍戲,便是本著這種思想。所以,我不注重外景。廠景便廠景,當他們說,道具、不景不連戲呢,我說,管他呢,那有多重要嗎?」

金庸評價古龍小說, 「沒有明確的歷史背景,他用一種歐化的、現代人的想法來表達一種武俠世界,另走一條路。它較有深度,范圍比較廣,想法很新。」

與港式新武俠注重歷史不同,古龍武俠世界偏向于奇情曲折的情節,簡化詩意的文字風格。

內心充滿浪漫的楚原,很快悟到古龍武俠的這一份精髓。

雙向的情感共振,讓古龍和楚原變成「精神領域的雙生子」。

既沒有胡金銓式獨步于寂寥的江湖劍客,亦不走張徹的陽剛血性路線。

他不拘泥于程式,忠于原著的精神實質,用浪漫唯美的風格,脫離既有武俠片的風格。

《多情劍客無情劍》《天涯明月刀》《三少爺的劍》…

楚原用18部古龍武俠電影,掀起了奇情武俠的熱潮,獨創了屬于自己的文藝武俠片時代。

>>>>管他天下千萬事,閑來輕笑兩三聲

80年代開始,楚原漸漸放下導筒,從幕后走向幕前。

為了一圓表演的心愿,他放下身段,跑起龍套。

《警察故事》《卡拉屋企》《大頭綠衣斗僵尸》《創世紀》《西游記》《陀槍師姐》…

這位香港影壇巨匠藏起昔日榮耀,走進一個個不起眼的小角色里。

以至于,許多觀眾長大后才發現,熒幕這位和藹可親、一臉慈祥的白髮老翁竟是一位奇情武俠大師。

《卡拉屋企》《西游記》《警察故事》

2022年2月21日,楚原病逝。

昔日他在金像獎領取終身成就獎時一段話,再次被影迷搬運了出來。

「‘人生’這兩個字,就是‘歡聲’同‘淚影’四個字砌的,沒什麼奇怪的,任何人,無論你昨天多風光,無論你昨天多失意,明天起身的時候,你一定要做個人,生活下去,明天總比昨天好,這就是人生。

原來人生和打麻將一樣,是有東南西北風的,你打到北風的時候,又是另一種人生。如果你像我一樣,老得好像我這樣,終身成就獎這個老人牌都拿到了。應該‘管他天下千萬事,閑來輕笑兩三聲’,到老的時候,無論發生什麼事,管他喜怒哀樂,全部都當他是菩提明鏡,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最后我送給大家我喜歡的幾句話:當你回首往事時,不因碌碌無為而悔恨,不因虛度年華而羞恥,那你就可以驕傲地說,你不負此生。」

世事漫隨流水,算來一夢浮生。

人生這份劇本,出場有時,入場有時,歡喜有時、愁悶有時。

只有體會過成功與挫敗,品嘗過榮耀與恥辱,才會如此豁達。

這段字字珠璣、醍醐灌頂的人生教誨,值得我們用一生去品味。

楚原之子悼念父親, 「愿有心人每每看香港電影,可給丁點懷念。」

雁過留聲,人過留名。

愿每個影迷都可以記住,曾有一位名為楚原的電影人,來過...

圖源網絡

參考文章:

1.《香港影人口述歷史叢書之三:楚原》

2.《電影賦比興集》

3.《古龍、楚原、變-1970年代港台古龍電影美術設計初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