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義堂坐館「牛榮」,一把牛肉刀獨步江湖,曾大戰新義安陳耀興

全组的希望 2022/09/20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是屠戶出身,加入小社團后,以一己之力振興社團,到尖沙咀插旗與新義安的「灣仔之虎」打成平手。

他靠著過硬的武力成名后,一改往日作風,「以和為貴」成了他一生的宗旨,死后多個大社團的大佬罕見地聯合,為其舉辦喪禮。

他就是和義堂的坐館,牛榮。

1964年,牛榮在香港西環出生,原名鄺錦榮。由于家境貧寒,鄺錦榮自幼就沒怎麼讀書,早早地到西環的堅尼地城屠房(屠宰場)工作補貼家用。但當時工錢很低,屠房里的活卻又臟又累。

80年代初,在屠房里工作的鄺錦榮,看不見自己的未來,深知此地不宜久留。此時的他雖是年齡不大,卻長得孔武有力,雖是身在屠房,卻更向往江湖之事。考慮再三后,他決定加入了黑幫和義堂,成為大佬「斧頭牌」馬余詮的門生。

很多人就好奇了,為何鄺錦榮要加入這個名不經傳的小社團呢?當年的香港最頂流的社團當屬「14K」、「新義安」、「和勝和」三大社團,再不濟「和安樂」(水房)也還算不錯。

和義堂這個名不經傳的小社團,大本營一直在西環,鄺錦榮身為西環土生土長的人,加入和義堂也算是理所當然了。

早年和義堂也不差,它最少也有八十多年的歷史,早年主要是由西環三角碼頭的苦力組成的社團,隨著發展許多碼頭的魚販也加入和義堂,巔峰期和義堂有3000多名成員。

當時和義堂除了收保護費,最大的油水還得是賣「面粉」。那年頭「面粉」要進港,必須走水路,三角碼頭成了必經之路,許多「面粉」也直接在此地銷售。

相比于在市區內高昂的零售價,三角碼頭的「面粉」價格可以算是在搞批發了,同時引來許多大批量采購的不法商人,許多原本賣魚的魚販看見商機改行成了毒販,在當時也是大發橫財。

和義堂在那時候便是最巔峰的時期,像它如今的精神領袖朱菲便是那時候的地頭蛇,至今八十來歲仍舊富甲一方。

常言道:「風水輪流轉」,由于后期的城市規劃,西環的謀生環境差了點,和義堂也就跟著沒落了。

言歸正傳,鄺錦榮早年在屠房天天殺豬宰牛,一身刀法自成一脈,又見慣了血腥,因此每當與人火并時,他雖初出茅廬,都能像庖丁九牛般游刃有余。

老大「斧頭牌」是紅棍出身,對鄺錦榮非常賞識,很快鄺錦榮就成了和義堂的頭目,帶著手下開片劈友,將其他社團趕出西環,和義堂在此一家獨大,此時的鄺錦榮真是春風得意。

由于鄺錦榮是在屠房宰牛出身,脾氣又非常火爆、一點就燃,除此之外還非常的犟,就是一個牛脾氣,因此江湖人稱之為「牛榮」。

早年老大「斧頭牌」在尖沙咀也有地盤,尖沙咀紙醉金迷、燈紅酒綠,油水極為豐厚,可謂是黑幫的天堂,是兵家必爭之地。

但隨著80年代新義安的崛起成為香港第一黑幫后,「斧頭牌」就被趕了出來。當時趕走「斧頭牌」的,便是新義安的「五虎十杰」中,知名度最高的「灣仔之虎」陳耀興。

以陳耀興為題材的電影數不勝數,像《古惑仔》系列中鄭伊健飾演的「陳浩南」,原型人物就是陳耀興。

陳耀興的年紀與鄺錦榮差不多,但陳耀興的江湖名氣比起鄺錦榮可謂是一個天、一個地。

志得意滿的鄺錦榮與老大「斧頭牌」合計后,決定重回尖沙咀,奪回失去的地盤。實際上鄺錦榮除了想奪回地盤外,更期待的是與陳耀興一較高下。

自認為不比陳耀興差,常聽到別人對于陳耀興的吹捧,鄺錦榮很是不服氣。

80年代末的某個夜里,鄺錦榮帶著十多個好手到陳耀興的酒吧里喝酒,喝著喝著就開始挑事了,搞得酒吧里的客戶敗興而歸。

見自家酒吧有人來搞事,新義安看場的小頭目喊來數十個馬仔,馬仔們蜂擁而至將鄺錦榮等人圍個水泄不通。

鄺錦榮本就是來踢館的,早有心理準備,也不等新義安這方的人開口,直接一拳就將那頭目給打趴下,隨后掏出腰間那把特制的牛肉刀朝著人群又砍又扇,如入無人之境,新義安許多馬仔都瑟瑟發抖,不敢靠前。

最終也只能讓鄺錦榮等人揚長而去,這次來的目的,就是要給陳耀興一個響亮的耳光,告訴他和義堂即將歸來。

值得一提的是,鄺錦榮手中這把牛肉刀可不是凡品,它本是一塊天山寒鐵,吸取日月之精華,天地之靈氣,再經過七七四十九天不間斷的錘鍛才出爐的,寒氣逼人。

隨著鄺錦榮回到西環,一刀一人大敗新義安數十人的事情也傳開了,鄺錦榮名聲大噪。

陳耀興見鄺錦榮竟想踩著自己出名,怒不可遏,直接派馬仔給鄺錦榮下戰書,「即決勝負,也決生死」的那種戰書,讓鄺錦榮來灣仔決一死戰。

那天,原本夜深人靜的灣仔碼頭,突然聚集了數百人,陳耀興帶著四五百個馬仔厲兵秣馬、枕戈待旦。鄺錦榮與「斧頭牌」帶著兩三百名手下緩緩而至。

雙方也不多說廢話,見了面就開打。

只見鄺錦榮手持寒鐵牛肉刀身先士卒,直沖新義安陣營,左突右進、所向披靡,新義安馬仔們竟無一合之將。

陳耀興沒見過鄺錦榮的身手,又仗著人多,站在后方觀察了鄺錦榮一陣,暗道此子力大過人、武藝超群。隨后一身熱血沸騰了起來,只想與鄺錦榮比個高低。

就在新義安一眾馬仔被鄺錦榮殺得節節敗退的時候,陳耀興匆匆殺至,一點寒芒先到,直取鄺錦榮面門。

正不可一世的鄺錦榮竟露出一絲慌亂,趕忙收刀防御陳耀興的攻勢,隨后往后退了數步拉開距離,僅是這一次短兵相接,鄺錦榮只覺得虎口微微發麻,暗道來人力量不輸自己,甚至更強,真是一個勁敵。

只看陳耀興衣冠楚楚,手持一柄九九八十一斤的玄鐵重劍,斜眼看著鄺錦榮,臉上似乎還寫著「孤獨求敗」的字樣。

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鄺錦榮見是陳耀興,連忙一個深呼吸,使出十二分力氣雙手握緊牛肉刀,一式「力劈華山」斬向陳耀興。

陳耀興氣沉下盤,凝氣用力,手持重劍一個橫劈,以硬碰硬的方式抵擋鄺錦榮的攻勢,雙方的力量不相上下。

鄺錦榮的刀,陳耀興的劍,雙方的刀光劍影間雖是駭浪驚濤,但誰也沒能討好,一時之間難以分出勝負。

可新義安畢竟人多,有馬仔見鄺錦榮竟能與陳耀興打成平手,深怕陳耀興有失,隨后潛伏在一旁,趁著鄺錦榮注意力集中在陳耀興身上,上前一刀砍在了鄺錦榮背上。

見鄺錦榮受傷倒地,陳耀興可不是心慈手軟的主,重劍直刺而下,眼看鄺錦榮即將斃命,和義堂的馬仔「放冷箭」,扔出手中大砍刀直奔陳耀興。

陳耀興只能收回重劍防御,但僅這一瞬間,鄺錦榮已經起身。自知沒受傷時也沒能打贏陳耀興,現在中了一刀,更不是對手,只能帶著和義堂的馬仔們鎩羽而歸。

此次鄺錦榮雖然是敗了,但在江湖上的名氣更盛,畢竟江湖上能與陳耀興打成平手的寥寥無幾。

和義堂的精神領袖朱菲來探望正在養傷的鄺錦榮,期間也教了鄺錦榮許多道理,畢竟出來混主要就是為了求財,人們常說和氣生財,更多的還是人情世故。現在名氣有了,想賺錢還需以和為貴!

朱菲這番推心置腹的話,對鄺錦榮來說,猶如當頭棒喝、受益匪淺。

從此,鄺錦榮廣交各路英雄豪杰,如和勝和「造王者」黎國華、坐館「寶明」、「薯仔」,和安樂坐館「老鬼權」、「肥啟」等大哥級人物,和勝和坐館「沙田ME」,和合圖的坐館「高佬山」更是與斬雞頭、燒黃紙,結為異性兄弟。

不難看出,鄺錦榮交好的一伙人,多數都是「和字頭」的人馬,這邊不得不說說這些「和字頭」社團的淵源。

和義堂本身就是和合圖的一個分支,和合圖是所有「和字頭」社團的鼻祖,比如和勝和、和安樂、和利堂等,在早年都屬和合圖的分支。只是有的后來自身壯大了,才出去自立門戶的。

正所謂「紅蓮白藕青荷葉,三教本來是一家」,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怎麼說也是一個家里面出來的,多少還有香火緣。

1999年,鄺錦榮與福義興社團的猛人「拿渣」看準海上小巴生意,聯手拿下許多海上小巴路線,為社團增加收入。此時的鄺錦榮早已不是當年好勇斗狠的鄺錦榮,他一心只想著搞錢。

過了千禧年,新義安陳耀興的手下文龍,也盯上了海上小巴這塊蛋糕,招呼也不大,就帶著門生「貨車輝」上來搶生意。

早在1993年,陳耀興已在澳門慘遭暗算,鄺錦榮沒有趁著陳耀興命喪黃泉趁虛而入,已經算是非常收斂了。這個文龍的名頭比起陳耀興那是差得遠了,可能是偏門沒處撈,竟敢在「牛」太歲的頭上動土,鄺錦榮不得不給文龍一個教訓。

2002年某天的深夜,文龍獨自開著愛車馬自達回家,后方的奔馳車緊隨其后、一路跟隨。作為江湖中人,文龍很快就發現后方的不對勁,自己開得快,對方就跟著快,開得慢對方也跟著慢。

于是文龍按下車內的「運動模式」按鈕,油門猛踩,想要甩開后方的奔馳。可豪車就是豪車,動力、穩定性各方面性能都能比平民車好,文龍怎麼也甩不掉。

在一個拐彎處,慌亂的文龍忘了減速,一頭撞在了路邊的護欄上。奔馳車上下來三個蒙面大漢,直奔文龍,就是一頓暴揍,隨后一位蒙面大漢從腰間拔出牛肉刀,斬向文龍的左臂……

這對文龍是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但鄺錦榮也因此事被捕,此后就很少參與江湖之事。

文龍的門生「貨車輝」自以為鄺錦榮不在就群龍無首,誰知沒幾天后,「貨車輝」就在筲箕灣教堂街遇害,從此文龍退出海上小巴的生意,江湖上再也無人敢惹鄺錦榮。

2009年,鄺錦榮在眾人的力捧之下,坐上了和義堂坐館之位,不久后又生下一對兒女,也算是老來得子、雙喜臨門。

2011年,47歲的鄺錦榮在上環一家茶餐廳喝下午茶,被幾個暴力收賬的愣頭青打擾了,愣頭青們也不知鄺錦榮的底細,自以為有點黑幫背景就目中無人,雙方起了爭執。

鄺錦榮率先出手,一記手刀先打翻了一個,隨后一個回旋踢又干翻一個,再一個左手抓住對方領口,右手一記重拳直接就把那后生仔打趴下,看呆了在場的食客,也嚇尿了這幫愣頭青。

江湖上再次傳出鄺錦榮「寶刀未老」、「以一敵多」的消息,這不禁讓人聯想到網上那句話:「哥早已不在江湖,江湖卻有哥的傳說!」

2016年,鄺錦榮因心臟病發作離開人世,享年52歲。原來,外表強壯的鄺錦榮,心臟一直都有問題,經過多次手術治療后,仍不注意保養。

和義堂的成員少、勢力小,但鄺錦榮交游廣闊,經過多個「和字頭」的好友商議,決定為其舉辦一場盛大的喪禮。

這場喪禮可以說大部分「和字頭」社團都有派人出席,除了自家社團和義堂之外,如「和合圖」、「和利群」、「和勝和」、「和安樂」、「和義堂」、「和勝義」等等,皆有大佬到場。

并且為鄺錦榮扶靈的皆是大佬級人物,如兩個結拜兄弟,「沙田ME」與「高佬山」,和義堂坐館玉泉等等。

常聽所謂的江湖義氣,實際上更多聽到的是為利益而合、為利益而爭,像鄺錦榮這邊能讓諸多不同社團的江湖大佬聯合起來治喪,著實是不容易,可見其做人很有一套。

當然,還得是大佬朱菲說的那樣,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江湖是人情世故。無論做什麼事,想做強做大,不僅得會做事,還得會做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