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阿凡達2》親手掀翻曾經的極限,一頓操作猛如虎后,值在哪?

黄朔 2023/01/22

Sir終于去茍到能看到點映的這一天。


興沖沖取了票,買了3D眼鏡,坐在座位上的那一瞬間。


踏實了。



大致的口碑應該有所耳聞。


海外媒體早早夸上天——最新、最偉大、最有深度、最讓人窒息,類似詞語鋪天蓋地。


爛番茄82%新鮮度,IMDb8.3的評分。



國內不少「搶跑」的影迷也不吝贊美:


載入史冊的第三幕!



妳大爺終究還是妳大爺!



妳問Sir的感受?


坦白說,還在感受之中—— 三個小時,還沒怎麼咂摸出味來,就這麼過去了。



電影這才正式上映。


所以為了照顧各方影迷,Sir必須先賣個關子,觀影感受放在文末。


今天這篇屬于 360°全方位解析。


沒看過的,看過的,看過后立刻想看下一部的。


以及《阿凡達》的 過去,當下,未來。


注意。


全體都有!


《阿凡達:水之道》

Avatar:The Way of Water




01

森之道


妳們最關心的問題之一:


沒看過/忘了第一部,直接看《阿凡達:水之道》(下略:《阿2》)可以嗎?


Sir直接說,可以。


電影很貼心地在開篇15分鐘,將之前的故事用細節填充進去了。


即使妳將《阿2》看做一個全新故事,也毫無割裂感。


但會缺少一些「樂趣」。


什麼樂趣,Sir稍后再說,先給沒時間重溫的毒飯們簡單劃劃重點。


《阿凡達》概念的出處。


故事背景是未來2154年的潘多拉星球,這是與地球生態環境相差無幾的星球,唯一不同的是,潘多拉星球上缺少氧氣,大氣環境對人類并不友好。


星球的原住民,叫納威人,他們所崇拜的祖先,也是電影里所提到的大地之母,伊娃。


每個村落、宗族之間都靠這一棵「樹」維系。


納威人擁有一條布滿神經元的尾巴,讓他們與家園樹、動物、或其他納威人產生某種意識上的締結(類似共享云盤)。



納威人是具有著強大肉體、豐富情感,以及注重宗族關系的生物體。


第一部講的是人類「入侵」潘多拉。


這個「入侵」分兩種:


一種是暴力的,因地球生態惡化,部分人類想粗暴地占領潘多拉,奴役納威人。


另一種是溫和的,希望通過理解和學習,與納威人在潘多拉共存。


比如科學家格蕾絲博士(圖右下,在《阿2》里是琪莉的生物學母親),通過人類與納威人的DNA改造后,創造出來可以被人類精神控制的「阿凡達」,也就是某種程度的「義體機器人」。



所以《阿凡達》的故事主角并非地球人or納威人。


而是兩者結合的「異類」們。


它是印度教神祇以肉身形式出現的化身。在這部電影中,這意味著人類未來的技術,可以將人類的智力注入遙控的生物身體當中。(引用 卡梅隆)


就像男主杰克·薩利。


他曾是一名人類士兵,在戰爭中受傷下肢癱瘓,被迫來到潘多拉星球接替雙胞胎弟弟的工作,操控阿凡達。


同時通過阿凡達的形態,他認識了這個星球上奧馬地卡雅族的女孩——女主納提莉。


女孩教會他在這個森林里生存的一切技能:


射箭、騎大鳥,對自然與土地的敬畏,對情感與內心的探索……



同時,也讓他看見 人類的自大。


杰克不得不服從長官邁爾斯·夸里奇上校的命令,作為「間諜」,找出納美人的軟肋,讓人類的拆遷事業順利展開。



杰克被兩股勢力夾在中間。


他的陣營選擇,便是《阿凡達》第一部的核心沖突。


結局必然是預料之中。


杰克被納美人的團結與包容打動,成為領袖,反擊暴力拆遷的人類。


反派邁爾斯咎由自取,死在荒野。


第二部由此接上:


反派通過科技復活成新版「阿凡達」,同時保留著邁爾斯的意志與記憶,并且出場第一件事就是回到自己戰死的地方,憤憤地捏碎「自己」的骸骨。


大仇將報。


但。


時過境遷,此人已非彼人。




02

水之道


劇情先放放,講講第二個妳們關心的問題:


特效,有當年那麼震撼嗎?


第一部可以說是十多年前3D電影特效的巔峰了。


第二部有沒有到達現在的巔峰,說不好。


但可以肯定—— 卡梅隆親手掀翻了自己曾經創造的「極限」。


臨場感受很難用文字形容。


不過要說清楚《阿凡達2》特效的震撼程度,Sir僅需要給妳們展現一點:


那恨不得塞進每一幀畫面里的絕對自信。


鏡頭放大,更大,再大。


皺紋、疤痕、毛發、五官的微顫……


時不時就把鏡頭懟臉,調出他們瞳孔的顏色,讓妳直視他的眼睛,甚至眼睛里的倒影。


然后再傲嬌地向臉上撒上陽光的斑駁,絲滑地掠過。


猝不及防——箭,已經扎在妳眼里。



這還是基本操作。


卡梅隆手里的魔法棒距離最大魔法值,還欠一種催化劑:


水。


好萊塢早就流傳一條不成文的禁忌: 拍電影,遠離「水」。


尤其是成本周期嚴格控制的商業大片——因其流動性和不確定性,它既難以捕捉,更難以靠技術生成。


這也是為什麼那些主動尋求技術突破的名導們,紛紛將自己的賭注往海里扔。


斯皮爾伯格的《大白鯊》,李安的《少年派》,到如今卡梅隆的《水之道》。


本來卡梅隆是有嚴謹計劃的:三部曲,森林→天空→海洋。


越來越難。


而成片并未辜負卡梅隆的冒險。


僅從預告片和劇照看,電影里的海洋就已經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



這其中有技術的支撐,亦有關電影人的靈活與專注。


特效是不夠的。


為了能拍出真的如海底的那種水流動態,劇組專門搭建了一個容積為90萬加侖的水箱,并且布置了能模擬各種海洋力學環境的裝置,能讓演員在水底能真實的體會到海平面下的水流狀態。


并且,卡梅隆還請來了專業潛水專家為演員們進行專業的閉氣訓練,凱特·溫斯蕾居然達到了7分14秒的閉氣時長。



說到這,未免又回到那個問題:


有必要嗎?


尤其面對早已習慣,甚至厭倦了3D技術的觀眾來說,有必要嗎?


Sir的回答只能是:


去看,去感受吧。


去看納威孩童在林間雀躍地蹦跶,看少男少女藏在眉間的情愫,看圖坤那被浸濕的眼睛里,與海水融為一體又清晰可見的那一滴淚。


這些僅在銀幕上閃過幾秒,幾幀的瞬間。


終會疊加成延綿的「長尾效應」。




我是開始淺淺劇透的分割線



03

妳子·我子


比起視覺上的一致好評,《阿凡達2》的劇作還是有較大爭議的。


有人說,故事落了 俗套。


它的主線,不就是為了保護家人,與反派做斗爭嗎?


故事走向與人物設置,好像也都有些 老套。


三個小時的時長,劇作基本上沿襲規整的 好萊塢三幕式結構。


前一個小時在森林,鋪墊危機的發生。


第二個小時來到海洋部落,學習并融入。


第三個小時,大決戰。


再比如二兒子的人物弧光。


從一開始的孤獨邊緣,不受父親認可,最終因為兄長的死而觸發成長,被父親看見。


同時,和第一部他的父親一樣,有一個美麗善良的女孩傾心于他的特別。



沒錯,就是好萊塢套路。


但神奇的是,它又是如何同時做到如此好看又感人的?



好萊塢經典套路沿用了這麼多年,自然立足于它對于觀眾最佳觀影體驗的科學研究。


框架擺在那,不是所有人都能用好。


一個俗套的故事主線,卡梅隆和編劇團隊卻用了非常多的細節、隱喻、人物對照組來豐富它。


節奏方面,大的起承轉合,小的[高·潮]不斷,三個小時全無尿點。


而在結構方面——《阿凡達2》處處都是 鏡花水月般的「對照組」。


納美人與人類,敘事雙線并進。


最突出是兩組父子:


杰克&二兒子洛亞,上校邁爾斯&蜘蛛。


洛亞與蜘蛛這兩個新一代年輕人身上,都存在著嚴重的身份認同危機。


一個不討父親喜歡,一個沒有父親,他們都在 「尋父」



人物與動物之間,也有對照與隱喻。


因為年輕莽撞而被種族誤解、驅逐的圖鯤,和洛亞同病相憐。



還有非常多的細節,是卡梅隆為續作挖的坑。


杰克收養的格蕾絲的女兒,琪莉。


她沒有父親,由母親單獨孕育而生——這樣的出身被賦予了「救世主」意味。


電影里她頻頻顯示出一些獨特的力量。


第一次潛水就顯示出天賦超群。


可以控制海洋生物,并且,她聲稱自己可以感知到圣母伊娃的存在。



她的名字Kiri,在英語里與key諧音,意為 「關鍵」


子一代成長為后續故事的主角后,預計她將起到關鍵作用。


人類孩子,蜘蛛。


電影最后的大戰中,失去長子,失控的納提莉挾持了蜘蛛與邁爾斯對峙,并差點置他于死地。


「用妳的兒子,換我的兒子」。


同時,也應對了大兒子是為了救蜘蛛而犧牲。


納提莉失控殺人,躲在一旁的蜘蛛目睹了她血液中爆發的獸性,眼神中充滿了恐懼。



那麼在這個家庭里,納提莉反而成為了蜘蛛眼中的異類。


養父杰克本是人類,幾個孩子也都有人類的血統。


只有養母納提莉,是純種的納美人。


那麼此次事件之后,蜘蛛將如何面對這位養母?


從他偷偷放走邁爾斯,某些種子已經在他幼小的心靈種下。


這個人物后續的發展和轉變,將會是重點。


目前釋出的信息來看,《阿凡達》要拍五部。



卡梅隆說,自己要打造一個《指環王》那樣的系列史詩。


△ 圖源:微博@TNABO北美票房榜吧


從電影里一位女將軍的口中我們得知,人類已經不滿足于在潘朵拉星掠奪資源。


地球加速衰亡,人類的意圖是徹徹底底地殖民、移民到這里。


戰爭將會愈發擴大。


新一代的年輕人物,完成最初的登場亮相與成長。


《阿凡達2》不僅要寫一個精彩好看的故事,更是一部宏大史詩中,具有鋪墊意義的一集。



04

軟肋·盔甲


就單部來看,《阿凡達2》里的一句台詞,是整部電影的理解核心。


孩子是我們的軟肋,也是我們的盔甲


△ 圖源:微博@TNABO北美票房榜吧


從預告片里也可以看出來,家,一直是高頻出現的詞匯。



十多年之后,再一次的視覺革命還未誕生。


《阿凡達2》的故事內核變得更加樸素。


卡梅隆對此很坦誠,是的,《阿凡達2》就是一部「美式合家歡」。


相較于第一部,《阿凡達2》是一部可以跨越代溝的合家歡電影,觀眾可以帶入父母的角色,也可以帶入子女的角色。


某種意義上,這是卡梅隆用自己的方式抵抗著諸神落幕的時代。


當觀眾還期待向前看的時候,他自己先回到了原點:


影片最后那段阿凡達版《泰坦尼克》。


好萊塢,上世紀黃金時代被賦予了一個形象的稱號: 造夢工廠。


與歐洲電影追求藝術上的曲高和寡。


好萊塢信奉的理念是:人人都可以做夢。


即,用完善先進的工業體系,認真打磨出一個人人都能理解、沉浸、感動的精彩故事。



在阿凡達上映前兩個月,卡梅隆的一段話也曾引發不小的爭議。



「漫威和DC里面的角色不管年紀多大,行為都像大學生。」


卡梅隆的意思,并非瞧不上漫威電影情感內核的俗套。


而是,它們人物故事塑造的敷衍,無法讓觀眾真正體會到,共情到這些情感。


「他們看上去有各種情感關系,但實際上沒有。」


「這些角色體會不到,我認為電影不是這麼做的。」


這也讓Sir想起近幾年被多次提起的一些名字:馬丁·斯科塞斯、雷德利·斯科特……


好萊塢這一代創造過輝煌的老導演們,技術和形式上總是在創新的。


但他們始終相信,故事、人物與情感才是一部電影的靈魂。


不用多復雜,多艱深。


一定要真摯。


即使是卡梅隆這樣的技術狂人,他的封神之作《鐵達尼號》。


當時革命性地運用「動作捕捉技術」,重現著名災難場景。


內核呢,不「俗」嗎?



在一個人人都想標新立異的時代。


難的卻是返璞歸真。


就像《阿凡達2》結尾。


在杰克與納提莉連接海底生命樹,正式加入海洋部落的重要時刻。


他們看到了什麼?


不是什麼宏偉的神跡、預言,不是什麼花里胡哨的視覺盛宴。


恰恰是一場再簡單樸素不過的,家人團聚的美好幻夢。



妳可以說《阿凡達2》在文本層面的俗套、安全。


但文本之外,我們又是如此需要一部《阿凡達2》。


是的,它有缺點。


但Sir想用一種更準確的說法:這是一部突破與 局限同樣明顯的電影。


個人的局限。


妳能在它身上看見傳統好萊塢過去輝煌的剪影,像拼圖般散落在故事當中——《沙丘》的歷史隱喻,《教父》的家族宿命,《指環王》的史詩框架,《泰坦尼克》的場景致敬……


而當卡梅隆希望將這一切都裝進那顆騰空而起,蔚藍色的納美星球時。


站在美好的愿景面前,Sir猜測,他做好了暴露其個人局限性的準備。


所以哪怕設定里埋下了不少逆反常規的爆破點:肉體與意識割裂的反派,身份模糊的人質,甚至3D革命在電影內外造就錯亂的互文……


這些命題每一個都值得深入。



但終究,卡梅隆還是自覺地將這些火苗一一掐滅,并讓它們服務于影片整體節奏,收束于更普世的價值。


如果說這是他作為項目發起人的長遠選擇。


那麼,接下來有些事,完全超出預料。


《阿凡達》續集的開啟曾有一個大前提——完全的「中美合拍」。


卡梅隆甚至擬好了幾部續集的故事大綱,實景拍攝計劃,并準備加入我國演員。


只是後來我們知道。


這個更大的愿望因特殊原因無法實現,項目推翻,劇本重寫。而如今成片里僅有的中國元素,只剩一些以中國風景為靈感的特效場景。傳聞中加盟的華裔演員楊紫瓊,Sir確實沒看到,據IMDb資料顯示她的角色在《阿凡達3》才會出現。



卡梅隆努力想推開的那扇門,又被重重地擋了回去。


這是 時代的局限。


可曾經,門里的光,恰恰又是時代反射出來的。


《阿凡達》過去的技術革新,如颶風般席卷全球,跟正在蓄力向上的中國電影市場產生強烈對流。二者相遇,瞬間加速了之后十幾年的市場化,全球化,當然伴隨各式魔幻泡沫。


但依然能清晰感知——電影會變得更重要,這不僅對于卡梅隆,而是我們所有人的共同期盼。


如今呢?


電影的確更「重要」了,但重要的不是電影本身,而是它輻射開來,模糊的立場。


我們對它揣測而非感受,肢解而非理解。


Sir前段時間看見一張有關卡梅隆的黑白老照片在刷屏,那時全國號召去看《泰坦尼克》,還是無刪減版。


過往在這一刻散發黑色幽默的意味。


應該認識到了—— 時代不會生產「光」,卻會暗中撥弄著我們奔赴「光」的方向。


這可能是所有人的局限。


卡梅隆更早意識到了這一點。


拋棄雜念,轉頭,將自己扔進熟悉的光影、特效、劇本里。


而之于妳我。


如果我們將不可避免地被卷入撕裂與凝滯的泥潭之中。


那麼。


何不酣暢淋漓地經歷一場冒險。


毫無障礙地沉浸一場幻夢。


讓那束光盡量晚一點熄滅。


這,或許更重要吧?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小田不讓切、M就是兇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