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完這群「興風作浪」的戲精,內娛還是那個內娛

黄朔 2023/01/24 檢舉 我要評論

內娛好久沒人這麼興風作浪了。


又一檔演技綜藝。


卻是因為抓馬上了熱搜。


吳鎮宇,新晉互聯網嘴替。



惠英紅,突然淚灑現場,半路發飆走人。



還有演技類綜藝的常客,耿直boy爾冬升。



老牌港星整頓內娛了?


從開播的第一集來看,的確有那麼些爽感。


但內娛缺的只是真話嗎?


《無限超越班》



一檔浙江衛視、優酷、TVB共同出品的競演類綜藝。


聽名字就知道,是有幾分效仿當年TVB的黃埔軍校——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的意思。


陣容堪稱豪華。


成龍擔任召集人, 爾冬升、惠英紅、吳鎮宇都是監制,還有湯鎮業、張可頤、許紹雄、趙雅芝、車保羅等老牌港星擔任評委。

再一看學員。


薛凱琪、劉耀文、何與、范世崎、沈月、郭曉婷、許魏洲、周柯宇、趙櫻子、周潔瓊、鄭業成……


選擇他們的標準是什麼?


上台后才明白,原來不要演技,不要訓練,只要會—— 搞事。


第一期,還沒正式進入競演,學員們要向老前輩面試,介紹自己。


于是先導片段,節目組花了將近五十分鐘時間,給你展示——演員們都是怎麼做PPT的。



趙櫻子,中戲畢業,出道十二年。


在PPT給自己的關鍵詞是——「迪冪孟扎」。



趙櫻子解釋說:


這是網友給我起的愛稱,就是迪麗熱巴、楊冪、孟子義、古力娜扎的集合體,她們都是娛樂圈的顏值天花板,所以我覺得很榮幸。


爾冬升:……



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吳鎮宇同聲傳譯了一下:


哦,華(劉德華)明(黎明)友(張學友)城(郭富城)的意思,四大天王的集合體。


隨后馬上趕回吐槽現場——「你不覺得這是四不像的一個貶義嗎?」



還沒等趙櫻子反應過來,恍然大悟爾冬升又加碼:


哦 那我以后出來就叫

斯皮爾伯格 盧卡斯 昆汀 爾冬升


△ 太損了


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估計已經尷尬到想找洞鉆了。


但咱們的趙櫻子,果然是直播帶貨好手,直接就來了句—— 哈哈哈哈,老師太可愛了。



并且再三強調——我的演技,我只跟自己來比。


吳鎮宇再現神翻譯:


哦,臉孔我不介意,演技別來了,嗯~~~


△ 一下子黑了五個人,怎麼做到的


秉持著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的勵志精神,這位姐繼續播放了自己的「演技高光時刻」。


于是,老港星們度過了這一生中最長的三十秒:



當你覺得老港星的毒舌可以整治內娛的時候。


其實這個舞台需要的,也就是臉皮夠厚,紅黑上位的年輕演員。


看這個節目,Sir最大的感受是——「跨服聊天」。


確實,老港星們對學員們鞭笞有加。


但這樣的鞭笞,又讓你嚴重不解—— 鞭笞他們,真的有必要嗎……


偶像藝人劉耀文,沒演過戲,沒有作品。


惠英紅問,唱跳和演戲有很大不同,你覺得你怎麼能力遷移呢?


劉耀文說:


我覺得演員和唱跳都是舞台表演

可以稍微通融一下



惠英紅又問:怎麼通融?


劉耀文:多加練習。



出道了六年的沈月。


上台仍是新人。


一句話還沒說完整,開始情緒失控,怯場啜泣。



前「無線五虎」湯鎮業給整不會了:你六年戲齡,你確定剛剛不是演的嗎?



于是爾冬升將錯就錯,給沈月來了個即興考核,演一個很不屑的面試者。


聽起來好像在刁難。


但其實也是希望沈月能拿回點印象分。


沈月不情不愿,大概演了三十秒就垮掉。


最后干脆直接放棄:


「我不想演了」。



不得不說,這一代新演員「面子很大」。


但即便是從脫敏的象牙塔里走出來,依然能得到前輩的寬容——下台后,沈月一直在哭,而惠英紅、許紹雄、趙雅芝還輪番給她加油,恨不得一對一教學。



原來這不是演技訓練節目,是 演技扶貧節目。


但最讓人想不通的,還是四十一歲的薛凱琪。


惠英紅一看見她就不太理解:你來干嘛?


薛凱琪說的是:希望能有更多挑戰和突破。


于是惠英紅當真了,她掏著心窩子給薛凱琪分享經驗,因為她自己四十歲時也面臨著打女轉型的問題,也跟薛凱琪一樣,患過抑郁癥,還自盡過。


作為過來人,她希望薛凱琪意識到時間緊迫的問題。



但許紹雄笑笑說,她跟你不一樣。


惠英紅立刻炸毛了——你什麼意思?意思是我很差嗎?



于是,就出現了開頭憤而離場的戲劇性一幕。


這檔節目的演技,果然還得看台下。


薛凱琪的痛點,是長得太年輕,但又有一定年紀了,少女沒人找她,媽媽角色也不來找她。


而當張可頤很認真地問薛凱琪:你覺得在內地,香港藝人的優勢是什麼呢?



薛凱琪話鋒一轉,說:


別著急,我覺得上天會有他自個兒最好的安排。



在薛凱琪的描述中,演技好像是順其自然,現在還可以演少女,就接著演;如果有天只有媽媽的角色找上門,那也不是不能接。


但媽媽只是一個無奈的選項,完全不需要實力和磨練嗎?


旁邊的惠英紅再一次看不過眼,試圖講幾句真話——「有一些東西,是從里面發出來的」。


更表示,看著薛凱琪拍的少女感照片,自己會直打哆嗦。



聽到這,走了一輩子優雅少女風的趙雅芝又不服了。


「我覺得薛凱琪沒有裝嫩,這就是她本來的樣子,她就是活成她自己,這樣隨遇而安很好啊。」



但就像吳鎮宇說的——做人,你活成自己當然可以,但做演員,這樣不行。


最后,爾冬升用一句「來節目就要開開心心」結束了這場爭論。


但在Sir看。


與其說「轉型」是薛凱琪迫切的心愿,不如說,這只是她年過四十還要跟新生演員們同台競爭,為節目提供流量密碼的一個理由。


就在這場爭論之后,她說自己聽完大家的踴躍發言,最大的收獲居然是:


特別是女人,不能只有一份工作。



你不理解,為什麼一次中年女演員轉型的討論,最后會變成職場成功學。


但仔細想也合理。


當薛凱琪以「香港最后一個少女」閃現大陸,隨便參加一下浪姐,就能以「不老神顏」收割粉絲,賺到遠多于在香港市場的錢。


那麼所謂轉型,不過是我隨便說說,你喜歡就聽聽的場面話。


當一個環境,允許一個女明星漂漂亮亮地歲月靜好,躺平了也能賺到不俗的影響力,誰還想打磨演技,為了一個角色搶破頭?


別說薛凱琪了。


回看今年的內娛——以劉亦菲為首的85花們,何嘗不是隨便美美,就能重回頂流呢?


于是就不難解釋,為什麼到了競演環節,會出現既荒誕,又合理的一幕。


按賽制,每位導師都有一部TVB代表作,演員可以根據喜好自薦競選,導師再根據角色需要進行雙向選擇。



第一部劇是《鹿鼎記》。


導師是在戲中飾演配角胖頭陀,黃金綠葉特型演員車保羅。



當車保羅用嫻熟的普通話,講述自己因為《鹿鼎記》被人記住了幾十年的經歷,現場沒有一個學員愿意站起來。


場面一度冰冷尷尬,爾冬升只好提醒大家,要把握好機會。



最后,車保羅甚至站起來為自己拉票,熱情溫和地說,「有誰愿意和我這個小老頭一起玩」,主動邀請自己覺得形象符合的演員。


但學員們,依然心照不宣地避開車保羅的眼光。



誰都知道車保羅的胖頭陀深入人心。


可是誰也不愿成為黃金綠葉的車保羅。


沒有人是希望來這里打磨一個角色的,只有快速地賺取熱度和曝光,才是終極奧義。


就像被趙櫻子寫進PPT「迪冪孟扎」之一的孟子義。


有人知道她的作品嗎?


不重要。


但她已經足以成為被人效仿的對象。


而她走的路線,也正是黑紅流量,被港星罵,充當內娛的反面典型。



看到了嗎?


內娛年輕演員不敬業,老港星整頓職場的劇本,一點也不新鮮。


結果也并沒有整頓得了任何一個人。


只不過生產出更多不需要作品和演技,只需要話題營銷就能上位的流量咖。


這些演員并不介意像趙櫻子一樣,黑料被重提,槽點被放大,更不在意會被問出「你的粉絲介不介意你接吻戲」這樣的死亡問題。


寧愿被劈頭蓋臉揶揄,也不能做一個沒話題的小透明。


大家心照不宣,讓后期小哥無料可剪,才是上競演節目最大的罪過。


△ 趙櫻子演技代表作:《紅毯暈倒》


作品、演技、獎項,還重要嗎?


也許以上任何一個的收益,都遠不如在一檔已經有熱度的綜藝里獻媚出丑,抓馬地表演娛樂大眾的人形立牌。


所以,不是老港星真的要合體整治內娛。


而是觀眾的日子已經百無聊賴到,只能從港星整治內娛的黃粱一夢中,假裝自己還有戲可看,有瓜可吃。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奇愛博士多店老闆娘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