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年前桂治洪的代表作,港產邪派電影,錄像廳時代的噩夢,刪減之后才能播!

香港影史上有不少cult片導演,代表人物當屬以下三位:

邱禮濤、桂治洪與牟敦芾。

此三位導演留下的電影作品,可以說構成了無數觀眾的童年噩夢。

相較而言,邱禮濤知名度更高,因為他活躍的九十年代正是錄像廳和音像制品最鼎盛的時期,他的作品同時期迅速進入內地,《八仙飯店》、《伊波拉病毒》,堪稱港產cult片經典之作。

至于后兩位,桂治洪與牟敦芾主要活躍在影壇的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

牟敦芾號稱華語重口之王,一部《打蛇》讓他震驚香港影壇,1988年的《黑太陽731》是香港電檢分級制實施后的首部絕對R級電影,在內地卻被很多中小學組織學生觀看,給一代內地觀眾留下了十足夢魘。

桂治洪和牟敦芾同出邵氏,但和牟敦芾以剝削為手法探討現實批判的創作態度不同,桂治洪的電影要更加偏商業,對于各種生猛場面來者不拒,而且風格也很前衛大膽。

如今人們提及桂治洪,繞不開他的三部電影,《邪》、《蠱》和《魔》。

這三部電影可說定義了桂氏恐怖片的風格:邪門、怪誕、獵奇、詭異、魔性、惡趣味。

此前迷影君已經推薦過系列開篇的《邪》與收官的《魔》,這一期讓我們回到系列中被公認集大成的作品《蠱》,此片是導演桂治洪職業生涯最成功的作品,在當年拿下五百多萬票房。

本期就和大家來聊聊這部41年前的電影——《蠱》Bewitched

顧名思義,這時一部關于蠱術的電影,主要是以東南亞地區的巫蠱降頭術為核心。

香港毗鄰東南亞,港島人民又篤信陰陽鬼神文化,巫蠱降頭之說因而也有相當數量的群眾基礎,成為香港恐怖片的重要創作靈感源泉。

七十年代,邵氏開始大力探索恐怖片類型,放棄了六十年代以聊齋為故事的凄美文藝鬼片,轉而效仿歐美電影大搞官能刺激,取而代之是一連串降頭邪術片。

早在1975年,導演何夢華與編劇倪匡合作拍攝了兩部《降頭》。

影片由狄龍主演,故事偏俗套,就是個渣男負心,未婚妻請來降頭師做法報復前任的故事,但影片在當時動用了很多特技場面,細致展現了降頭術的邪門恐怖,令觀眾耳目一新。

大約也是因為何夢華已經拍了兩部《降頭》,桂治洪便另辟蹊徑,以「蠱」為名,同時帶有「蠱惑人心」的雙關之意。

電影的編劇還是桂治洪的老搭檔司徒安,他幾乎是桂治洪的御用編劇,兩人合作了《尸妖》、《碟仙》、《邪斗邪》、《邪完再邪》,以及《蠱》和其后的續集《魔》。

如果說倪匡編劇的《降頭》,還只是以降頭作為噱頭,骨子里仍舊是怨女復仇的傳統驚悚片套路,那麼桂治洪的這部《蠱》堪稱是全面升級版,完全可以叫做:

東南亞降頭術百科全書。

本片的故事發生在《魔》之前,始于一樁駭人聽聞的命案。

人跡罕至的野外,有人發現了一具女童尸體,死因居然是一根長釘深深嵌入尸體頭骨。

警方接到報案后戰來調查,負責調查案件的是黃警探(黃錦燊 飾),各種線索迅速匯集,犯人的身份很快真相大白,讓人難以置信的是,作案者竟然女孩的親生父親林偉(艾飛 飾)。

林偉對罪行供認不諱,承認是自己將長釘放入女兒身體,但在法庭上他提出了申辯,聲稱懷疑自己犯下如此冷血惡行,是被人故意下了降頭導致。

這樣的說法聽起來很荒謬,但法庭給林偉做了精神鑒定,確定他神智正常。

于是,法庭還是按例宣判,決定執行死刑。

關在獄中的林偉不服判決,再次找到黃警探申訴,請求黃警探幫忙調查自己中了降頭的事情。

三個月前,林偉跟隨一個旅行團赴南洋旅游,一心求艷遇的林偉在街上邂逅一位年輕美艷的泰國女郎Bon Brown,見獵心喜的林偉開始追求對方。

林偉向女孩許下了承諾,聲稱以后會定期來看她,兩人還一起拍了照片。

在回港之前,兩人還互相交換了信物。

單純的泰國姑娘真的將林偉視為真愛,卻不知道對方只是逢場作戲的情感騙子。

林偉回到香港后,將泰國姑娘的約定拋之腦后,但奇怪的事情就從林偉失約后開始發生。

這天,林偉在家中與香港的女友一起約會,結果突然身體異樣變得力不從心,他一開始沒當回事,可就在之后,他戴著泰國姑娘送的項鏈的時候,項鏈內突然流出黑色液體。

這些液體凝結在他的胸口,無論怎樣清洗都洗不掉。

接著,林偉偶然發現自己年幼的女兒也變得行為怪異,不僅從生吃豬肝變得茹毛飲血,還曾經試圖想要殺死自己,令林偉大驚失色。

終于感到害怕的林偉找到了一位當地的神婆,對方告訴他印堂發黑被邪魔纏身,破解之法是將一根九寸長釘釘在女兒的頭上,將她的靈魂關在佛堂內十年。

林偉雖然不忍心,可她在之后夜夜噩夢纏身,不堪重負之下,遂將女兒殺死。

犯下重罪的林偉請求黃警探查明真相,并展示了自己身上的怪異病變,身上開始長出白色毛發,手腳也開始潰爛化膿,黃警探聽完后已經相信了幾分林偉的證詞。

黃警探拿著泰國姑娘給林偉送的項鏈去化驗,但法醫鑒定不出結果,可當他將項鏈帶回家后,卻在家中目睹了一系列靈異現象,讓他愈發感到不安。

為了弄清真相,黃警探決定遠赴南洋調查,由此進入了降頭術的神秘領域。

黃警探先找到了泰國姑娘,但對方拒不承認認識林偉,無奈之下,他只好再找靈媒幫忙辨認,最終確定林偉中了降頭術中的「尸油降」。

電影到此故事轉變了敘述方式,幾乎變成了科普紀錄片的形式,編導以極其詳細的刻畫為觀眾科普了尸油降的來利和如何下降的過程。

只因泰國姑娘痛恨林偉負心欺騙自己,為了報復渣男,她找到了邪派降頭師馬古素出手,搜集了一名死亡孕婦的石油,將其封在項鏈內,林偉因此中招。

中了降頭的林偉會產生幻覺,認為至親之人想要害他,最終逼得他親手將女兒殺死。

馬古素同時還給林偉下了「棺材降」,讓他患上了難言之隱。

黃警探請求靈媒幫忙破解林偉身上的降頭,奈何靈媒法力不夠,最終推薦黃警探找到了一名隱居在寺廟內的高僧溫馬達摩,約定在三天之后做法解降。

與此同時,邪惡的降頭師馬古素又對林偉下了最狠毒的「死降」,高僧與降頭師之間展開了隔空斗法,但是雙方激烈交鋒后,仍舊沒有分出勝負。

高僧需要在佛堂打坐七天,增加靈力才能再次對付降頭師,為防不測,高僧將一片含有法力的蓮座金葉交給黃警探,讓他轉交給林偉戴上保命。

另一邊,泰國姑娘再次來求助馬古素,請他出手殺死渣男林偉。

馬古素因此決定去往香港,給他暗中下了蠕蟲降,導致林偉突然病入膏肓,身體開始急速潰爛,嘔吐物中含有大量蠕蟲,痛苦難忍的他最終自盡而亡。

接著,馬古素又從報紙上找到黃警探的照片,對他做法下了降頭,讓他身體遭受刺痛,而且開始性格大變,喜歡吃生肉。

妻子目睹丈夫性格變化后,立刻找本地大師幫忙消災,但奈何大師無法對付馬古素的降頭師。

黃警探因為受到降頭的折磨,數次在辦案中都遭到了危險,險些喪命,但馬古素一直沒法治他于死地,只因黃警探身上有泰國高僧送的蓮座金葉。

不久之后,泰國僧人得知馬古素在香港作惡的事情,也來到了這里,雙方在機場展開了一場正邪斗法。

最終,高僧在一道七彩佛光的加持下,將馬古素徹底消滅.馬古素臨終前,一只蝙蝠從他的口飛出來,也被僧人即時收服。

電影的故事到此結束。

至于泰國高僧與邪派降頭師的斗法卻并未完結,而那已經是續集《魔》的故事。

從劇本角度來說,《蠱》相較于倪匡編劇的《降頭》,故事創意層面基本沒有太多差別,但影片的成功在于導演桂治洪將全片核心放在了——對降頭術的獵奇展現和降頭師與解降師之間精彩刺激的巫術斗法。

本片相較于導演桂治洪之前的《邪》和《尸妖》等作品,在制作層面要更加認真,可以明顯感受到編導在創作故事的過程中做了大量的資料搜集,影片開篇就用字幕介紹降頭術的背景和用途,電影后三分之二的劇情中摻雜了大量半真半假的降頭術科普,每次故事涉及到一種降頭術,就會對其進行做法過程進行詳細描述和展現。

就連片中飾演反派馬古素的演員,真的就是馬來西亞著名降頭師胡仙哈辛,通過特技化妝的手法,詳細羅列了所謂的「南洋十大邪降」,包括:飛降、死降、棺材降、愛情降、蠕蟲降、尸油降、大頭降、勒頸降、針降、釘降等等。

也因此很多評論認為:此片完全可以當做一部東南亞降頭術入門科普紀錄片看來觀看。

導演桂治洪在六十年代曾經被邵氏公司選送到日本松竹制片廠學習受訓,因此他的電影風格深受不少日本導演的影響,如井上梅次、小林正樹等等,他對攝影和色彩的運用相當獨到。

本片最大的特點是導演桂治洪在打光時大量使用了紅、黃、藍的三原色,凸顯畫面的詭異迷離之感,最讓人感到刺激的地方在于,每次降頭師做法或者互相之間斗法,拍得儀式感十足,如同高手對決一般精彩刺激。

雖然受限于年代,影片的土法特技較為簡陋,但桂治洪作品的風格就是將重口發揮到極致,對于各種生猛情節葷素不忌,同時為了增加故事的噱頭,少不了各種剝削場面。

影片的演員也值得一提,一號男主角黃錦燊是資深演員,也是趙雅芝的丈夫,男二號艾飛曾是邵氏影星,但只在電影圈十年就已息影。

影片中戲份不多的女主角陳莉莉,是邵氏的一名簽約女藝人,只是一直沒有得到太多機會,只能在一些B級制作里負責秀身材,與桂治洪合作了《蠱》和《邪完再邪》,僅在電影圈呆了五年就已淡出銀幕。

說回電影,《蠱》是桂治洪生平最賣座的電影,香港票房打破五百萬港元,位列當年票房榜第八位,也因此,桂治洪才又受命在次年拍攝了續集《魔》,續集在邪典程度上有過之而無不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