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美國員警在攔停汽車後,首先要摸一下車屁股?

陆凡 2022/08/11 檢舉 我要評論

在美國開車被Pull Over叫停之後,員警在下車接近你的車窗之前,第一個動作是觸摸你的車尾燈。

這種標準做法對許多被攔下的司機來說一直是個迷,但它其實是警方一項實用的常規戰術動作。

員警為什麼要觸摸它?

為什麼員警觸摸你的車?

在後視鏡裡看著警官朝你慢慢走過來當然會令人不安,特別是當你發現他們在朝你要駕駛執照之前,還要先對你的尾燈撫慰一番。

他們不是想幫你把燈擦亮一點,也不是檢查它是否工作正常,更不是因為你的車屁股有多性感。

但也別慌,這是每個叫停汽車的員警都會執行的例行操作。

他們這麼做的最大原因是留下和你的車遭遇過的證據。

員警輕輕摸你的車屁股是為了在尾燈上按手指以留下指紋。

《法律詞典》的解釋是:如果警官在經過目標車輛時發現自己處於危險境地,指紋證據將證明他或她在現場。只有在駕駛員和員警之間的互動導致刑事調查時,才會使用指紋證據。

員警在將您攔停時用他們的指紋「標記」您的駕駛員側尾巴或後備箱,以防萬一對他們不利

由於一些眾所周知的美國社會問題,警務人員每天在工作中都面臨著生命危險。

他們必須為隨時可能發生的危險和暴力做好準備。

事實證明,摸車尾燈的巧妙做法對警員的安全可以說是一項福祉。

在一天的工作結束後,每個在路上行駛的司機,都可能開著開著就開始考慮起今晚的球賽或者中場的啦啦隊員,然後錯過了限速標誌。

當你意識到自己也許一直在超速行駛的時候,往往已經是在被員警攔下之後了。

警燈一閃,你的車對員警來說,可能正坐滿了頭戴絲襪的武裝劫匪。

根據刑事辯護律師喬·霍爾斯徹的說法,這種方法就像是灑下了麵包屑,用以證明警務人員接近過該車輛。

如果汽車逃跑,調查人員可以根據留在車屁股上的指紋追蹤到相關嫌疑人。

員警經常觸碰他們攔停過的汽車的尾燈,這樣如果在停車期間警官發生了什麼事,他們與駕駛員的互動可以通過車輛上留下的指紋追溯。

行車記錄儀和執法記錄儀出現之前,在尾燈上留下指紋是員警留下證據的主要方法。

現在,儘管已經有了這麼多新技術,但美國員警仍然堅持這種老派做法。

就像扣動真實的扳機總是比在螢幕前按住滑鼠左鍵不放來得更爽。

「視頻如今無處不在,這種方法已經不那麼重要了,但是它只需要很少的時間學習就可以對相關人員進行培訓。」

而一旦視頻證據碰巧損壞或丟失,這也將有助於其他警員追查車輛行蹤。

「警官只要動作隱蔽一點,駕駛員就不會意識到車子已經被做了標記。」

「如果你的汽車尾燈佈滿了灰塵,員警的指紋會很突出。如果你的車屬於這種情況,下一位元攔下你的警官可能會對你更加激進,因為這意味著你最近有過一起執法互動。」

「我的建議是,拿到罰單之後趕緊洗車。」

霍爾斯徹表示。

觸摸尾燈有著悠久的歷史,實際上可以追溯到員警第一次開始在高速公路上巡邏的時候。

你永遠不知道方向盤後面坐著的是不是個失去理智的變態。

假設接近車輛的員警被槍擊,那麼至少他的指紋會出現在車上。

這顯然跟你的車是否高檔無關。

員警不想要你的跑車。

只是他們在每次接近停下來的汽車時,都必須為潛在的危險情況做好準備。

在美利堅,每輛車上都可能有致命武器或危險藥物。

如果不運用戰略策略發揮優勢,吃癟的就可能是自己。

摸尾燈的動作幫助他們更快地找到了許多伏擊員警的罪魁禍首,這個習慣美國員警是改不掉了。

儘管土辦法正在因為科技的發展而走向終結,但美國員警認為這是一種通過儀式。

他們覺得這是一種榮譽,是前輩留下的文化遺產。

因此,他們繼續逢車屁股便摸。

「員警隊伍年輕且富有競爭力。他們互相競爭,而且在部門內部競爭。這成為一項比賽。警務變得不是要確保街道安全,而是統計上的成功。他們比的是,誰能把最多的人投入監獄?」

聯邦調查局探員戴爾·卡森分享了警察局的一些內幕資訊。

這就是為什麼許多美國員警把人攔下來後,總是表現出專橫、激進和侮辱性。

「為了避免被攔停,最好的辦法是讓員警不注意你,可以通過駕駛本田思域等不起眼的車來做到這一點。」

「如果您打算做違法的事情,請不要在容易被抓到的地方做,最好在家。」

「如果員警看不到你,他們就不能逮捕你。」

卡森提供了幾條犯罪黃金法則。

另外,卡森還建議在和員警的互動過程中應該屈服。

「員警將努力成為統治者,有時候您應該讓步,以便贏得戰爭而不是戰鬥。」

「受到員警的盤問是種羞辱,但與被捕相比,羞辱更少。」

對這幾點建議,我是認同的。

因為,顯然,即便是布魯斯韋恩的蝙蝠車被員警叫停在路邊的時候,屁股也免不了要被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