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前的邪典港片,女神吳倩蓮大膽出演,被影迷奉為「恐怖片中的B級片」

黄朔 2022/08/27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你是港片迷,一定聽過銀河映像的大名。

銀河映像,難以想象。

這句由影帝劉青云貢獻的宣傳語,道出了銀河映像在香港影壇的地位。

這家華語電影圈最獨樹一幟的廠牌,由兩位著名導演杜琪峰和韋家輝一手創立。

在1996,香港電影從繁榮走向凋零的前夜,銀河映像橫空出世,并一路逆流而上。

過去二十多年間,即便香港本土電影青黃不接,但銀河映像仍舊以高質量的穩定輸出,成為千禧年后港片的一面旗幟。

提到銀河映像的電影,很多影迷如數家珍,可能最先想到的是杜琪峰、韋家輝出品的一系列港味濃重的警匪、黑幫、犯罪題材,如 《暗花》、《暗戰》、《槍火》、《黑社會》、《PTU》、《神探》等等。

或是面向商業市場的都市喜劇,如 《瘦身男女》、《龍鳳斗》等等。

不過,在銀河映像的作品履歷里,卻有很多被低估的「另類電影」。

早期銀河映像的電影風格類型相當多樣,比如本期要推薦的這部驚悚片《 恐怖「雞」》。

本片由吳倩蓮主演,是其銀幕生涯里為數不多的恐怖驚悚片,她在片中顛覆出演了一位讓男人看了不寒而栗的殺手,其故事生猛獵奇,是很多觀眾記憶里的陰影。

本期「 被遺忘的邪典片」,就來聊聊這部電影——

《恐怖「雞」》

本片上映于1997年,誕生于銀河映像初創階段。

這一時期的銀河映像并不算獨立廠牌,因此團隊風格還未成型,屬于探索階段。

影片的監制是杜琪峰,但編劇和導演是杜琪峰在TVB時期的同事 曾瑾昌

曾瑾昌擔任導演的作品并不多,他更為人知的身份是編劇。早在八十年代,他已是TVB的金牌編劇,《大時代》、《笑看風云》都有他的參與,同時期曾瑾昌也給一些電影公司做編劇。

曾瑾昌的作品風格類型多樣,他能把黑澤明的《七武士》改編成電影《忠義群英》,也試過將林正英的靈幻功夫片和警匪題材相結合,搞出來一部《驅魔警察》,此外還涉獵過賭片《至尊無上》,喜劇片《笑星撞地球》,梟雄片《藍江傳》等等。

但曾瑾昌更著名的作品,是他和周星馳合作的幾部代表作,《食神》、《喜劇之王》、《功夫》、《長江七號》、《美人魚》,可以說周星馳獨立做導演之后,曾瑾昌一直是他的御用編劇。

演員方面,女主角 吳倩蓮因為和監制杜琪峰合作過多次,成名作《天若有情》全賴監制杜琪峰慧眼識珠,帶她入行進入電影圈。

后來又在杜琪峰的提攜下出演了《至尊無上》、《和平飯店》、《攝氏32度》等電影,可說是早期銀河映像御用女演員。

男演員方面,兩位主演 陳豪黎耀翔后來都成為TVB的視帝。

再說故事,

故事開始于一個大雨之夜。

深圳,兩個渾身濕透的女人正閑聊。

其中一名女人是做皮肉生意的風塵女人,有個很特殊的名字 斯琴愛兒

她見雨下得很大,就收留了附近站街的另一名年輕女人 葉小雁來家里避雨。

葉小雁有意無意地試探對方:

「這麼大的房子你一個人住?」

「你真的一個朋友都沒有?」

如果死者斯琴愛兒有看當天的報紙,她就會知道,這個躲雨的女人并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她其實是一名被通緝的殺人犯。

兩人正閑聊的時候,葉小雁突然出手,毫無預兆地將斯琴愛兒給干掉。

事后,葉小雁沒有絲毫驚慌,她冷靜地開始在屋里翻找起財物來。

葉小雁選擇斯琴愛兒為目標,是做了周密的盤算。對方是外地人,獨居,又是做的皮肉生意,沒有什麼朋友,即使死在家里,也不會很快被發現。

葉小雁本來盯上了斯琴愛兒的財物,卻意外發現了一張結婚證,這才得知,對方居然和一名香港男人結過婚。

葉小雁見對方證件上的照片與自己幾分相似,于是決定冒名頂替,她剪掉了斯琴愛兒的長頭髮接在了自己頭上,又在自己的眉心處也畫上一顆與斯琴愛兒同樣的痣。

之后,她又將斯琴愛兒毀尸滅跡,將她毀容,好讓警方無法辨認身份。

一番喬裝打扮后,葉小雁居然憑借對方的結婚證書和身份證,順利過關入境香港。

來到香港,葉小雁以斯琴愛兒的身份安頓下來,并不斷聯絡斯琴的舊客人,想要找個男人主動送上門,可惜無人肯出來見他。

于是,葉小雁故技重施,她換上衣衫來到風塵女子站街的地方,等待有男人上鉤。

就在這時,她遇到了出租車司機陳啟明

對方也相中了相貌姣好的葉小雁,于是帶她回家過夜。

葉小雁記下了去往陳啟明家里的路線,同時一路上各種試探,確認對方是獨居。

兩人完事后,葉小雁在離開陳啟明家里的時候,故意將自己的手鏈丟在浴室里。

同時,葉小雁順手在陳啟明的家里,拿走幾張他母親和女兒的照片,還有一本電話簿。

根據這些線索,葉小雁開始暗中調查陳母的信息。

陳啟明的母親為人市儈貪財,街坊鄰居都不喜歡她。她負責照顧失婚了的啟明的女兒,她與兒子啟明關系不和,因此母子倆一直分開居住。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

陳啟明又打算找風塵女回家過夜的時候,突然一輛汽車把他撞倒。

肇事車輛不僅沒有停車,反而再輾過他雙腿,顯然是故意為之。

暈倒的陳啟明沒看到車上的司機,否則他肯定會認出來——

開車的女人竟然是葉小雁。

陳啟明遭遇交通事故后,只能坐著輪椅在家中休養。

晚上,葉小雁夜訪啟明的家,借口說要拿回自己遺失的手鏈,并提出會報答陳啟明。

陳啟明貪花好色,果然禁不住誘惑,將葉小雁帶進屋內,以為可以重溫舊夢。

卻沒想到,葉小雁進屋后,瞬間翻臉,變回了那個狠毒殘忍的女殺手。

葉小雁各種折磨陳啟明,并用膠帶綁住他的手腳,逼迫對方說出自己生平信息,任何細節都沒有放過,只要陳啟明稍微流露出猶豫的樣子,葉小雁便會加倍折磨對方。

而葉小雁這麼做,是為了她的丈夫,她的丈夫也是一名通緝犯,葉小雁希望能給自己的丈夫也找一個新的身份,因此盯上了陳啟明。

因為是臺風天,渡船沒法出海,葉小雁的丈夫因此遲遲無法偷渡來港。

這天,陳啟明的母親突然來到兒子的家里,恰好葉小雁外出接丈夫,還沒回來。

陳母看到兒子被綁的慘狀,嚇得不知做錯,正準備報警時,沒接到丈夫的葉小雁突然回來,當場將陳母也殺死。

但殺死陳母并非葉小雁的計劃,葉小雁不知如何善后,只得打電話給丈夫,葉小雁的丈夫是個更加兇狠的殺人魔,他讓妻子想辦法把陳啟明的女兒也一起干掉滅口。

因為大雨,陳啟明的母親外出前,將孫女盈盈交給鄰居照顧,于是葉小雁便冒充陳母的親戚,將陳啟明的女兒盈盈領回家。

本來葉小雁想要狠心殺死盈盈,可得知對方患有心臟病,因此心軟下來。

另一邊被困的陳啟明為了保護女兒,用輪椅上的螺絲割斷膠帶。

自救脫困后,艱難地爬出屋外想要求救,卻還是棋差一招,最終被葉小雁發現,反而招來更加殘酷的對待,

葉小雁不知如何處理盈盈,天真的盈盈跟葉小雁聊起心事,透露很愛爸爸,但暑假時爸爸卻沒與她見面,被關在樓上的陳啟明聽到后非常心痛。

大禍臨頭,陳啟明才懂得懺悔:

如果能重來,自己肯定不會再叫她進來。

葉小雁聽著陳啟明的懺悔,似乎聯想到了自己的過去,主動告訴對方自己的故事。

葉小雁和丈夫關輝都是通緝犯,丈夫關輝雙手殘障,她只能靠自己給丈夫掙來一個新的身份,因此殺死了斯琴愛兒后冒名頂替來香港,并選擇了陳啟明為第二個目標,打算將陳啟明的身份給丈夫。

葉小雁想要留在香港,最關鍵的一步是申請到香港身份。

這天,她獨自外出來取身份證,卻被斯琴愛兒的香港丈夫逮個正著。

對方一直在尋找自己失聯的妻子,葉小雁被對方識破身份,當即大喊搶劫,引來人群圍觀,這才趁亂逃走。

但葉小雁雖然逃脫,可斯琴愛兒的丈夫卻不肯善罷甘休,一路跟蹤葉小雁來到陳啟明的家里,發現陳啟明父女都被捆綁禁錮,當即與葉小雁展開搏斗。

斯琴愛兒的丈夫孔武有力,葉小雁畢竟是個女人,被對方打暈過去。

正當男人準備報警的時候,卻被人突然從背后殺死,原來是葉小雁的老公關輝趕到。

機靈的盈盈及時逃走,小雁夫婦見很多蛤蟆從一狹窄的山洞內跳出來,知道盈盈躲在里面,再度心軟的小雁不忍殺她,只用泥沙封閉著洞口,想讓盈盈自生自滅。

之后,他們把斯琴愛兒丈夫的尸體焚燒,又把陳啟明的雙手斬斷,令他失血而死。

關輝則帶著啟明的雙手,扮成手部受傷,去補辦身份證件,又順利過關。

關輝把陳啟明的斷手戴在自己的斷臂上,謊稱早前遭遇交通事故,印下的指紋清晰、與陳啟明在政府資料里留下的記錄一致,只需七日后,就可以拿到新的身份證件。

然而反轉來了!

臺風導致大雨越下越大,盈盈被困的山洞,終被積雨急速的水流沖出來。

最后幸被一班工人給救出,盈盈得救后,向警方揭發駭人連環命案。

小雁和關輝因為再次犯下大案,又被香港警方給通緝,換過來的身份已告無用。

故事結尾,小雁將費盡心思奪來的身份證丟進河里,留下一句感慨:

都怪我一時心慈手軟,不夠狠,不夠壞。不過不要緊,下次做好一點。

這部《恐怖雞》繼承了九十年代奇案電影的特征,以駭人聽聞的案件折射社會問題,用極端的暴力剝削場面來批判人性陰暗面,有影評認為此片可說是《危情十日》與《羔羊醫生》的另類混合。

本片作為銀河映像初創時期的作品,既有九十年代港片的癲狂過火的風格,導演對于暴力情節毫不避諱,故事一黑到底,情節氛圍壓抑滲人,陳豪飾演的通緝犯丈夫用鐵鉤代替斷手的形象,頗有好萊塢B級片里的殺人魔的既視感。

另一方面,電影也能看出銀河映像日后電影中的黑色寓言風格,整部影片在從頭到尾的陰冷色調里顯得鬼氣森森,剪輯、調度、攝影相比同時期的港片要考究的多,開場吳倩蓮毫無征兆出手殺人的戲份,剪輯干脆利落,讓人不寒而栗。

本片最出彩的人物塑造自然是女主角吳倩蓮飾演的殺人兇手葉小雁,編劇并沒有一味地強化角色的邪惡狠毒屬性,反而偶爾讓女主角流露出一絲母性的溫柔。

葉小雁對待丈夫感情的忠貞,面對盈盈時的心慈手軟,與她拿起屠刀暴虐殺人的場景對比強烈,更加凸顯出角色背后可憎可怕又可憐可悲的底色。

此外,電影也帶有強烈的隱喻色彩,貫穿整部電影的暴雨,以及特殊的時代背景。

當然,純粹作為一部恐怖片來看,本片不失為一部精彩之作。

它表面上講述了一個冷血殺人狂的殘忍暴虐,實際隱藏在所有兇殘恐怖之下,最驚悚的內核是人性深淵,讓恐懼滲入觀眾每一根毛孔及血液里。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