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良偉與鄭則仕尋求轉型,拍了部恐怖經典,卻成為導演梁小熊的「最后一部」!

黄朔 2022/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1991年,潘文杰導演的《跛豪》,在港片市場上掀起了一股「梟雄片」的創作熱潮。

出演「跛豪」的呂良偉、出演「肥波」的鄭則仕,也在這股梟雄片熱潮之中,走上了事業發展的新峰,成為了「梟雄大佬專業戶」。

而《上海皇帝》、《四大家族之龍兄虎弟》、《一代梟雄之三支旗》等作品,也讓我們見識了呂、鄭二人的精湛演技。

經典的角色,對于演員來說是一把雙刃劍。它既可以成就一個演員,也可以束縛一個演員。

90年代初,李連杰就苦于「黃飛鴻」形象的束縛,之后在1993年的《方世玉》里,玩了一把形象顛覆,嘗試銀幕轉型。

而厭倦了「梟雄片」拍攝的呂良偉、鄭則仕,也在1993年選擇了擺脫「梟雄角色」的束縛,拍攝了一部恐怖題材的電影作品——《再世追魂》。

在1993年的港片市場上,這部《再世追魂》的票房成績雖然并不突出,但是憑借出色的氛圍營造,精彩的故事結構,該片在碟片市場之上,吸引了大批觀眾的眼球,并成為了一代人心中,揮之不去的童年陰影。

本期,我們就來聊聊這部《再世追魂》,同時說一說梁小熊、黃百鳴的恐怖片變革之路。

一:尋求創新的黃百鳴、梁小熊

說起這部《再世追魂》,就不得不提一提該片的出品人黃百鳴,以及導演梁小熊。

對于黃百鳴,喜愛港片的觀眾,應該都不陌生。

80年代初,黃百鳴與石天、麥嘉合伙成立了「新藝城」,這家電影公司,承載了一代人的港片記憶。

而由黃百鳴參與創作的《小生怕怕》、《開心鬼》系列、《靈氣逼人》、《陰陽錯》等「都市鬼怪」作品,也成為了80年代港片票房市場上,洪家班「靈幻僵尸片」的強勁競爭對手。

搞笑與恐怖并存,一直是80年代恐怖港片的創作特色。

然而在90年代初,這套恐怖片創作理論,開始遭遇市場挫折。

1990年洪金寶、林正英聯手拍攝了《鬼咬鬼》,結果票房只有1300多萬。相比于票房2000多萬的《僵尸先生》,票房1900多萬的《靈幻先生》,這個成績顯然不夠看。

1988年的《僵尸叔叔》里,即便是沒有林正英挑大梁,影片還是拿下了1400多萬的票房成績。對比之下,匯集了洪金寶、林正英的《鬼咬鬼》,就顯得更為慘淡。

同樣是在1990年,黃百鳴的「開心鬼」系列也遭遇了挫折。這一年,黃百鳴推出了《開心鬼救開心鬼》,還請來了Beyond樂隊助陣,結果只拿到了1100多萬的票房成績。

《鬼咬鬼》、《開心鬼救開心鬼》相繼受挫后,黃百鳴在1991年推出了《開心鬼上錯身》,結果票房只有750多萬。而林正英在1992年推出的《新僵尸先生》,也只拿到了630多萬的票房成績。

逐年遞減的票房成績,一次又一次地說明,「笑鬧恐怖片」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面對市場環境的改變,1993年時的黃百鳴,開始尋求「恐怖片拍攝」的創新,也是在這個時候,黃百鳴遇到了新人導演梁小熊。

早年的梁小熊,是港片幕后的一名武術指導。90年代初,隨著港片發展邁向巔峰,梁小熊也選擇了轉型導演,尋求新的事業機遇。

1993年,梁小熊與黃百鳴合作拍攝了一部另類恐怖片——《觸目驚心》。

新人導演,總是能給人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在這部《觸目驚心》里,梁小熊跳出了港式恐怖片的傳統窠臼,嘗試以全新的鏡頭語言表現恐怖故事。

《觸目驚心》上映后,雖然票房成績并不理想,但是梁小熊的導演才華,卻獲得了黃百鳴的認可。

《觸目驚心》之后,黃百鳴為梁小熊投資了這部《再世追魂》。而梁小熊也在該片中,對恐怖港片的變革、創新,展開了進一步的嘗試。

二:追魂索命的故事

這部《再世追魂》的故事,圍繞一起劫案展開。

探長老陳(呂良偉飾演)的妻子即將生產,老陳剛將妻子送入醫院,就接到上司的電話,要去參加一次行動。

兩男一女三名悍匪,劫持了一名人質。在現場,老陳與劫匪展開搏斗,并將其中的一男一女擊斃。這一男一女兩名劫匪被擊斃時,一直瞪著老陳。

看到二人「死后」還目露兇光,老陳的心頭不禁一顫。

平息了劫案之后,同事們將匪首「洪浪」(黃光亮飾演)押回「警局」。而老陳則趕往醫院,看望妻子。

在醫院的產房前,老陳看到一男一女兩個人影,走入了產房。這二人的樣貌,和他擊斃的那兩名劫匪,一模一樣。

不多時,產房內的護士告訴老陳,陳太太生了一對龍鳳胎。看到孩子時,老陳心頭一驚,自己的這對兒女,額頭上各有一個胎記。這胎記的位置、形狀,和之前被擊斃匪徒頭上的彈孔,一模一樣。

老陳心中暗奇,這對兒女難道是被擊斃的匪徒轉世?

因為在行動中開了槍,還擊斃了匪徒,上司安排老陳去做心理輔導。

老陳將自己在醫院看到「鬼影」的經歷,告訴了心理醫生。醫生表示,老陳這是情緒過于緊張,看到了幻覺。

心理醫生幫老陳申請了幾天假期,老陳也剛好可以利用這個時間,陪一陪妻子和孩子。

時間飛逝,一轉眼,老陳的這雙兒女就4歲了。

孩子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叫過老陳爸爸,陳太太認為,孩子可能是發育慢,再長大一些就好了。

這天,老陳過生日。吃飯時,孩子將刀子,丟向老陳,不過被老陳躲過。老陳訓斥孩子,不可以隨便玩刀,可兩個孩子面無表情、不予理會。

這一日,老陳在掏耳朵。兩個孩子沖過來,撞向老陳,結果導致老陳的左耳失聰。擔心自己的工作受影響,老陳向上級隱瞞了耳朵受傷的消息。

經歷了連番的意外之后,老陳又想起了4年前的劫案,「一雙兒女是劫匪轉世,來找自己報仇」的念頭,再次在老陳的心頭浮現。

老陳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妻子,妻子卻安慰他,這一切都是意外,是小孩子太頑皮。

看到妻子不相信自己,老陳又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搭檔「肥明」(鄭則仕飾演)。肥明平時雖然十分迷信,但聽到「劫匪轉世」這樣的話之后,也只當是老陳的酒后醉話。

4年前劫案的主犯洪浪越獄,上司派老陳帶隊,對洪浪進行抓捕。然而在行動中,老陳因為左耳失聰,沒能及時收到同事的信號。

結果導致洪浪逃走,肥明受傷,兩名「探員」殉職。上司對老陳一頓責斥,心情低落的老陳,回到家中打算好好休息一下,整理一下情緒。

誰知道,兩個孩子拿了老陳配槍,還險些開槍打中老陳。

經此一事,老陳越發堅信,這對兒女就是當年那兩名匪徒的轉世。為了免受連累,老陳決定將兒女送往福利院。

可是妻子卻表示,孩子只是太小不懂事,等長大之后,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郁悶的老陳,到酒吧喝酒,結果遇到了搭檔肥明。肥明傷好,剛剛出院。老陳將自己的情況,告訴了肥明。肥明表示,老陳可能是生活壓力太大了。為了寬慰老陳,肥明決定請個法師,幫老陳做場法師,改改運氣。

天色漸晚,老陳離開酒吧,返回家中,結果發現家中的魚缸,被兒女打破了。

這個魚缸是肥明送給老陳的,老陳感覺,魚缸破碎是個不祥之兆,于是連忙去看望肥明。誰承想,離開酒吧返回家中的肥明,被逃犯洪浪襲擊、喪命。

老陳認為,這一切并不是巧合。當年,自己與肥明聯手,對洪浪三人進行抓捕。洪浪被肥明活捉,另外兩名劫匪則被自己擊斃。現在,洪浪越獄,而被擊斃的那兩名匪徒,轉世成為了自己的兒女。時間到了,他們開始報仇了。

想到此處,老陳開始擔心起妻子,于是急忙返回家中。誰料,兩個孩子將玩具放在樓梯口,陳太太不小心踩到玩具,腳底一滑,從樓梯上滾落。

看到妻子受傷,老陳越發堅信自己的想法,這對兒女就是來找自己報仇的。

老陳將一對兒女關入房內,并在房子里設下機關。老陳認為,洪浪干掉了肥明,下一個報復目標就是自己。

只要洪浪敢來,就一定會碰到屋內的機關。屆時,屋內的煤氣便會泄露,引起爆炸,洪浪和他轉世投胎的兩個兄弟,全都會在爆炸中喪命。

布置好了機關后,老陳將妻子送往醫院。

在醫院,老陳遇到了自己的岳父。岳父詢問家中孩子的情況,老陳將心中的不滿,全都說了出來。

岳父開導老陳,哪有什麼投胎轉世、追魂索命。如果真是如此,兩個孩子為什麼不一早就展開報復,非要等到現在。

岳父膝下也是一雙兒女,女兒還好,兒子是個癡呆,岳父照顧了兒子這麼多年,從沒有過怨言。

對比于岳父的生活,老陳突然意識到,自己這個父親做得有些失職。

想到此時,老陳匆忙返回家中,打算拆掉機關,將兒女們從屋內救出。

豈料,洪浪在此時來到老陳的住處,二人展開搏斗。老陳利用屋里的機關,干掉了洪浪,可是他的兒女,也受到牽連,停止了心跳。

看到孩子、女兒喪命,老陳悲痛不已。此時,狂風大作、天色大變,一道驚雷劈中了老陳兒女的「尸體」。兒女們「起死回生」,而他們頭上的胎記,也都消失不見了。

蘇醒的兒子、女兒,看到老陳后,叫出了那句久違的「爸爸」,而電影的故事,也在此刻結束。

三:生不逢時的恐怖經典

這部《再世追魂》無論是故事結構的設計,還是節奏氛圍的營造,做得都十分出色。

在故事的設計上,梁小熊、黃百鳴用一個「轉世報仇」的故事,對家庭生活進行了隱喻。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雖然會給父母帶來不少麻煩,但責罵、埋怨絕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包容忍讓、互相慰藉才是家庭的真諦。孩子成長的過程,也是父母成長的一個過程。

而在節奏氛圍的營造上,梁小熊徹底擺脫了「喜劇恐怖片」的傳統窠臼,影片沒有留什麼懸念,自一開始,就點名了「惡鬼轉世」的主題,而故事的氛圍,也從一開始就沉浸在壓抑、驚悚之中。隨著兩個孩子的一步步成長,壓抑、驚悚的氛圍一步步加重,直到最后故事進入[高·潮]。

這部《再世追魂》雖然各方面做得都十分出色,但在1993年的票房市場上,卻反響冷淡,只拿到了210多萬的票房成績。

該片的票房不佳,與影片誕生時的市場環境,有很大關系。

1993年,那真是一個神仙打架、佳作輩出的時刻。

這一年,成龍拍了《城市獵人》、《重案組》,李連杰拍了《方世玉》、《黃飛鴻3》、《太極張三豐》、《黃飛鴻之鐵雞斗蜈蚣》、《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劉鎮偉搞出了《東成西就》、《玫瑰玫瑰我愛你》,周星馳也推出了《唐伯虎點秋香》、《逃學威龍3》、《濟公》。

這一年,徐克的《青蛇》也才900多萬的票房,袁和平的《少年黃飛鴻之鐵馬騮》也才680多萬的成績。

相比于這些作品,《再世追魂》票房受挫,也是一種必然。

值得一提的是,《再世追魂》之后,呂良偉、鄭則仕擺脫了梟雄片的束縛,開始在不同類型的港片作品中活躍。

而導演梁小熊,也因為該片的票房慘淡,放棄了恐怖片的拍攝,轉型到了動作片的創作之中。這部《再世追魂》,也成為了「梁小熊導演生涯」中的最后一部恐怖題材作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