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和勝和超級元老「傻福」,一手締造「荃灣線」,為人排外又護短

黄朔 2023/01/20

他曾一手締造了社團的「兵庫」,趕走14K社團的超級大佬,至今仍將地盤牢牢地掌握在手中;

立場不同之下,他見人就懟,即使是社團同門,也被其派人一刀送上黃泉;

他為人又極為護短,不僅將門生捧為社團五大元老之一,還讓沒有生計的好友安度晚年。

他就是和勝和社團的超級大佬,「傻福」。


在四十年代末,「傻福」在香港的荃灣區出生,因為家庭條件比較差,所以「傻福」早早就到社會打工,為家里減輕負擔。

那時候香港的社團林立,江湖勢力滲透到各個角落,「傻福」年紀輕輕,受不了蠱惑,對于闖蕩江湖這事十分向往。

六十年代末,「傻福」加入和勝和,拜在了和勝和的超級大佬「燒雞」的門下。

這個時間點,正是和勝和在二戰之后,社團重新組建,甄國龍便是第一任坐館,江湖人稱「第一老頂」。


那個年代,江湖更多都是以拳頭來說話的,越是能打的人,在江湖中的地位就越高,就猶如咱們看金庸的武俠小說一個意思。當然,現在這個時代比的不是拳頭,而是看誰的錢多。

「傻福」當年會拜在「燒雞」的門下,就是看「燒雞」很能打,對他極為崇拜。


在「燒雞」的訓練下,「傻福」的武力大增,再加上原本身材就魁梧,年輕氣盛的「傻福」跟人火并的時候幾乎都沒有輸過,在江湖上混得風生水起,開始有不少馬仔到他麾下效力。「傻福」跟著「燒雞」作威作福,好不快意!

但好日子并沒有持續多久,「燒雞」在一次與人交手的時候,打得難分難解,一個不留神,竟將對手送上了黃泉,從此「燒雞」開啟長達數十年的逃亡之路。


見老大一時間也回不來,「傻福」又改投到了「勤哥」的門下,見到「傻福」的能力強,「勤哥」給足了他發展空間。後來「傻福」被社團超級大佬「鬼手」黃英杰看中,把他收為義子。

在好大哥跟好義父的加持下,「傻福」一下子就成為背景深厚的人,開始在荃灣一帶大肆招募人手,一舉拿下荃灣的地盤,在荃灣一家獨大。

在早年的香港,社團很多,為了各自的好處總會相互爭奪地盤,今天妳拿下了這兒,明天我帶著人將妳趕出去,后天妳實力強大了,再回來把我給趕出去,這種事情屢見不鮮。


不過,江湖中卻有三個地方,數十年來一直都是由一個社團的勢力在此一家獨大的。

江湖傳言:「新義安屯門清一色,14K元朗一桿旗,和勝和荃灣一條龍!」這兒說的便是這三大勢力各自獨霸一方。

在七十年代末,新義安在「大總管」林景的率領下,拿下了屯門這兒,後來派「屯門之虎」黎志強與「側頭送」在屯門發展,不少覬覦屯門的勢力皆被新義安擊潰,因此才有了「清一色」之稱。

14K「德字堆」話事人「四眼細」號稱「元朗之虎」,他當年靠著開山元老陳仲英撐腰,在元朗一直都是順風順水,外人想到這兒發展,就得問過他手頭那把祖傳的AK47!


而和勝和在荃灣的勢力,就跟上面兩個社團一樣。荃灣自「傻福」打下來之后,就一直牢牢地掌控在他手里,外人休想染指。

七十年代中,「傻福」在荃灣站穩跟腳后,再次發力,拉起隊伍來到尖沙咀發展。尖沙咀作為油水最多的地盤,那是各大社團的必爭之地,彼時才二十來歲的「傻福」能在此占有一席之地,那確實是能力出眾。

「傻福」還有個弟弟,坊間稱其為「傻澤」,「傻福」發達了之后,成了弟弟最堅實的后盾。到了後來,「傻澤」還與「大飛」、「上海仔」、「雞腳黑」、「白頭仔」并列為社團的五大元老。


到了八十年代中期,14K「梅字堆」話事人「豬嘴洪」崛起,帶著社團馬仔四處插旗。「豬嘴洪」曾經帶著大批人馬想在屯門插旗,「屯門之虎」黎志強與「側頭送」黃天送倆人苦苦支撐,后面請求「大總管」林景的支援,才將「豬嘴洪」打退,可見其勢力之大。

這次,「豬嘴洪」又將主意打到了荃灣這兒,一開始他派出了十多個馬仔搶走了「傻福」的幾個酒吧,他想看看「傻福」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同時也試探一下「傻福」的底線。


可「傻福」深知「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的道理,次日就帶著馬仔狠狠地教訓了「豬嘴洪」的手下人,將酒吧給搶了回來。

在那之后,「豬嘴洪」卻仍不死心,不斷地派人試探「傻福」,「傻福」雖然實力稍遜,但也會還以顏色。就這樣,雙方妳來我往,矛盾漸漸激化。

當天,「豬嘴洪」親自上陣,領著幾百號手下氣勢洶洶地來到荃灣街頭。


「傻福」也不是吃素的,他也率領幾百號人守著自己的地盤,準備與「豬嘴洪」一決高下。

只見荃灣街頭,「傻福」一馬當先,手持四十米大砍刀,往「豬嘴洪」所在的方向殺了過來,「豬嘴洪」這方前面的弟兄一個個被「傻福」斬得四處逃竄。

「豬嘴洪」見「傻福」身手這麼好,內心里不禁豎起了大拇指。不過,「豬嘴洪」能成為14K「梅字堆」話事人,身手自然也是非同凡響,他也提著長劍往「傻福」這邊殺來。


倆人一交手,刀光劍影之下,瞬時間天地色變,雷鳴交加,天空仿佛被切開了一般,分為兩邊。

由于身手皆不凡,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大戰三百回合之后,由于「豬嘴洪」的長劍只有三十九米,比「傻福」足足短了一米,越打越是弱勢。


最后,「傻福」趁著一個空檔,長刀從天而降,就要斬到「豬嘴洪」身上的時候,他們倆人的老大同時現身,一邊是「勤哥」、「傻福」的老大,一邊是劉老爺、「豬嘴洪」的老大。

經過「勤哥」和劉老爺的商量之后,「豬嘴洪」從此不能再到荃灣生事,并且還得賠「傻福」的損失,這事就這麼過了。不得不說,「傻福」的實力很強大。

這場戰斗打下來,「傻福」的名氣越來越大,也成了和勝和的荃灣話事人,不少年輕混混都到他麾下效力,「傻福」的勢力也越來越大。

但很快,就有人不長眼睛地找上門來了,這次來的是「杰哥」,是來自聯英社團的狠人。


聯英社如今已經落魄,不過在那時候也算得上是一個中型的社團,張柏芝的老爹「胡須勇」就曾經擔任過聯英社的坐館,只不過「胡須勇」嗜賭如命,輸了一大筆錢,從此一蹶不振。


那時候的社團,不僅涉及「黃、賭、毒、收保護費」這些,還有拍電影、壟斷工地飯盒、賣骨灰盒、巴士運營等正經的生意。

「杰哥」正是沖著荃灣的公交運營而來的,但「傻福」一向是只照顧自己人的,很是排外,況且,昔日囂張跋扈的「豬嘴洪」都被他打退了,區區一個「杰哥」又算什麼?

也正因為沒把「杰哥」放在眼里,「傻福」就沒有插手了,他不想浪費時間,而是讓自己的弟弟「傻澤」出手教訓一下「杰哥」。


「傻澤」能在未來躋身五大長老行列,靠的不僅僅是大哥的照顧,他也是很有手腕的一個人。他一出手,「杰哥」就被打得落荒而逃,再也不敢上門叫囂了。

在那之后,就沒有其他社團敢再來打荃灣的主意,自此之后,便有了「和勝和荃灣一條龍」的江湖傳言。

「傻福」手底下兵多將廣,社團要火并的時候,經常會到荃灣來求援,因此坊間又稱「傻福」這一伙人為「勝和兵庫」。

不過,雖說荃灣一直屬于和勝和社團,但是在荃灣的和勝和,卻也有一部分人跟「傻福」不是那麼對路,例如「勝和校長」雙鷹青。


「雙鷹青」是和勝和社團2010年到2013年期間的坐館。他生于七十年代,也是荃灣人,年齡上比「傻福」是小了不少。

不過,「雙鷹青」在二十來歲的時候就火了。當年《古惑仔》中「陳浩南」的名號傳遍全國,因為「雙鷹青」的長相很像鄭伊健,身材魁梧,一身武藝更是超凡入圣,所以他成了江湖中新生代的偶像級人物。


而且,「雙鷹青」在教人武藝上特別有一套,很多年輕人跟著他,實力突飛猛進,他為社團教出不少打手,也因此而被尊稱為「勝和校長」。

不過,「雙鷹青」雖然在荃灣一帶活動,卻不是「傻福」的人馬。

前文提到過,「傻福」這人極其排外,又極其護短,因此他看「雙鷹青」發展得不錯,內心就不太舒服,只是礙于倆人分屬同門,自己又算是早發家的長輩,不能對「雙鷹青」下手。

到了94年,「雙鷹青」為了社團入境濠江,與崩牙駒大戰,最終無功而返。沒多久后,他又遭到新義安的人暗算,遭到官府通緝,只能被迫逃到深圳開茶餐廳。


而「雙鷹青」已離開,「傻福」便順勢將他的地盤據為己有,從此真正地在荃灣一家獨大。

「傻福」作為有頭有臉的人物,他的馬仔們就開始狐假虎威,到2001年的時候,他手底下的馬仔「大口」竟敢對阿sir出言不遜,這讓「傻福」傻眼了,得罪了最不該得罪的人。

「傻福」在二零零五年的時候,曾跑路到英國。

當時,和勝和同門的后輩「跛手英」靠著賣盜版光碟賺得盆滿缽滿,也正因為有了錢,人就膨脹了。

「跛手英」在尖沙咀彌敦道一帶投資了一間酒吧。正好,「跛手英」的酒吧與爆紅的「cyber8」酒吧就在隔壁,而「cyber8」酒吧的看場權是控制在「傻福」和14K「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倆位大佬的手上的。

常言道:同行是冤家。「跛手英」新裝修的酒吧,搶了「cyber8」不少生意,「傻福」跟「胡須勇」都對他頗有微詞。


更氣人的是「跛手英」搶了他們的生意還趾高氣揚,完全就是一個暴發戶,根本就不把「傻福」這個社團超級大佬放在眼里。

很快雙方就開始有了矛盾,小沖突不斷。「傻福」跟「胡須勇」在江湖上叱咤多年,知道這種是常見的事情,比起大打出手,大家坐下來探討一條出路更為實在。

因此,「傻福」跟「胡須勇」曾多次上門找「跛手英」談判,可「跛手英」覺得自己有錢,根本就沒將他們放在眼里。


事情不解決,矛盾只會越鬧越大,終于,「傻福」這邊出手了。二零零五年四月,「跛手英」的親信被人斬成重傷,這只是給「跛手英」一個警告。

可「跛手英」自認為有錢,咽不下這口氣,隨后出手反擊。同年五月份,「跛手英」派人到「Cyber8」里點燃一場大火。

「傻福」見「跛手英」如此強硬,那就是沒得談了。到了十月份的一個晚上,「跛手英」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等紅綠燈的時候遭人碰瓷,當「跛手英」下車查看時,四個蒙面大漢拿著四十米大砍刀直接往他身上一通狂砍,「跛手英」當場斃命。


事實上,在五月份「跛手英」點完火之后,他就懊悔不已,自知會鬧得不可開交,曾上門找自己的老大「胡須坤」當和事佬。「胡須坤」和「傻福」是生死之交,可「胡須坤」早就退出江湖,卻不愿意摻和進去。

「跛手英」沒辦法,只好找到了社團的另一個超級大佬「雞腳黑」,可「雞腳黑」還沒出面,他就出事了。

也就是在「跛手英」出事的這一年,「傻福」逃到了英國。

自此之后,「傻福」將社團所有的事務都交給了「傻澤」,而他則在幕后操控著一切。


當然,「傻福」也是閑不下來的人,後來他到澳門發展,在賭廳里日進斗金。很多「荃灣線」的馬仔都到澳門跟著他賺錢,也正是如此,「荃灣線」成為和勝和社團最強大的一股力量。

不過,「傻福」變得極其低調,很少在公眾面前露面。

在2016年的時候,社團「第一老頂」甄國龍病逝,社團為其舉辦了聲勢浩大的葬禮,足有三千多人前來送他最后一程,不過,「傻福」并沒有出現。


「傻福」之所以能有這樣的成績,自然不是隨便就能做到,首先是能力出眾,其次就是他的性格使然。他雖然是很排外,但是卻極為護短,對自己人很是照顧,手下人對他都很感激。

就如前面「跛手英」的老大「胡須坤」,「胡須坤」曾經也是和勝和社團的坐館,可上任沒多久就被捕了,退休后又沒了生計。


在這個情況下,「傻福」經常資助他,讓「胡須坤」到他的洗浴中心上班,每個月給一萬塊生活費,讓他安穩度過余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