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朝偉又當「賣國者」,這「硬菜」時隔六年重返院線,等我三刷

黄朔 2023/01/19 檢舉 我要評論

破8000萬了。


春節檔預售,沒想到首先脫穎而出的,是「最不春節檔」的一部。


為什麼這麼說?


看這



《無名》



雖然說春節檔早已不限于合家歡,戰爭、科幻、懸疑,觀眾接受了更多的類型。


但依然沒見過


別人宣傳鋪天蓋地,它話少;


別人的海報炸裂,它就只有倆人,還黑白。


就這,還有那麼多人搶著要看。


憑什麼?


主演王一博的人氣,男神梁朝偉再演民國諜戰戲,還有周迅、黃磊、王傳君……


但這些Sir覺得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大的期待無疑是他


程耳。


《羅曼蒂克消亡史》六年后,才重返院線。


為了這部《無名》,他走上前台,還親自參與宣傳,搞出來一堆「先鋒操作」


調侃是超級商業片,回應網友的各種質疑,在各路平台上帶著主創給電影打call。


下力的程度,看得出導演是豁出去了。



那麼問題來了。


到底什麼樣的電影,讓程耳如此全情投入?


看過了試片Sir要說,今年春節檔,來了道前所未有的硬菜。


(本文沒有劇透,請放心食用)



01


梁朝偉又演了一回「易先生」?


時代的背景類似,但這一次更復雜。


上海「孤島時期」,雖然被日本占領,但因為租界的關系,成為各方拉鋸的前沿


英美集團,德意勢力,日本,汪偽政權,重慶政府,乃至延安方面,都把上海當作最重要的情報交流中心。



在歷史上,像德國入侵蘇聯,日本襲擊珍珠港這樣重大事件的情報,上海都曾是它傳遞路徑中的重要一站。


因此,這里的諜戰交鋒,重要性絲毫不弱于正面戰場,小的,影響一場戰斗的勝負,大的,關乎一個國家的存亡。


而這一次的《無名》,主舞台就是汪偽政權在上海的情報部門。


從一群「賣國者」的內部,去審視這段風云變幻的歷史。



但了解這個故事之前。


要準備好應對程耳不按套路出牌的講述方式。


打亂的故事線,迷宮一樣的細節呼應,程耳在采訪中反復提到的 「參與感」


當觀眾被突然扔進了一個掐頭去尾的情節中,他必須自己去尋找故事的脈絡,隨著給到的信息增加,觀眾逐漸對這個故事拼湊出屬于自己的理解。


這回的《無名》當然也一樣。


1938,1941,1944,1945。


是電影中幾個重要的時間節點,分別對應電影中幾段被切碎,但又互相關聯的劇情。


梁朝偉飾演的何先生,明面上的身份是汪偽政府上海情報部門的主管。


片中展現了兩次審問犯人的情節:


第一段,1941。


審訊一個國民政府在上海的情報頭子,他一臉笑意地勸說,日軍力量多麼強,投靠以后能得到多大的優待。


還放了對方一條生路。


此時的他一臉笑意,充滿信心,等待對方「開竅」。



而第二段,同樣是審訊,一個重慶來的刺客,何先生開頭的勸說和前一段的一模一樣,連話術都是一樣,但話沒講完,卻被對方直接打斷。


何先生臉色尷尬且凝重。


原因無他。


時間已經到了1944年,日本已經窮途末路。


何先生對于這個刺客的處理方式也很簡單明了


殺。


因為,留著也沒用了。


幾個汪偽政府情報部門公務員的日常:吃飯,喝酒,追捕,審訊,打人,殺人……


用麻木,抵消恐懼。



可能有人好奇,為什麼Sir不介紹角色?


「無名」。


電影中絕大多數角色,沒有名字,連姓都很少提到。


那些日常,指代不是這幾個人,而是那一群人。


其中有好人,有壞人,但更多的人是好壞難辨,正邪難分。


毫不夸張地說,直到電影最后一秒,故事依然還存在反轉的可能性。



02


可能有人會說,何必這麼麻煩?


我就想看個電影而已。


嘿,這回導演也想到了這一點,還記得那個宣傳語麼?



看這敘述手法似乎都已經把一些觀眾拒之門外了,又怎麼能商業得起來呢?


如果拋開故事,《無名》也有它的plan B。


作為諜戰類型片的元素,它基本都有。



比如抓捕時,驚險刺激的槍戰。


比如審訊時,血漿噴射的虐殺。


更別說打斗,預告片里就已經展現了部分崢嶸


梁朝偉和王一博,這一老一少,將有一場搏命死斗。



誰正誰反?


Sir不劇透,只是想說,電影中哪怕是這場搏斗,導演都埋下了很多細節和設計。


一個細節。


打斗中有幾個明顯的鏡頭,會顯得很奇怪。



但看完電影之后,才能細思恐極地回想……


總之,哪怕是打斗,也不只是為了精彩,隨便打的。


這些元素保證了,即便觀眾被劇情一時難住,也很容易尋找到新的爽點。


但作為資深影迷來說。


程耳真正的爽點,肯定不止是這些商業的東西。


大家為什麼會對程耳導演有這樣的期待?


原因,就是他的電影,會有一種很強的 「高級感」


這個詞兒很虛,但在程耳的電影里,是顯而易見的。


《羅曼蒂克消亡史》里有一幕印象深刻


陸先生帶著手下與日本人談判,談崩了。


屋子里瞬間槍火四射,打成一團,但陸先生站起身,在雙方的互射中,從容離開,連步子都不曾慢一步。



在老派人身上,再殘酷的廝殺,死再多人,也不在對頭面前露怯,不影響自己分毫。


這是一種老派人的體面。


講究、自信、驕傲……


也因此陸先生在去往香港時,面對邊檢官,毫無尊嚴舉起雙手的畫面。


才徹底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終結。



從人物的行為邏輯,到故事的主題思考,都有著明顯的「雕琢」,導演靠著堆砌大量細節,最終完成作者表達,而且反復推敲之后可以邏輯自洽。


這就是程耳電影的高級。


而《無名》這一回,也繼承了這一點。


舉個例子。


狗。


電影中有三次使用狗作為意象。


1938年,日軍轟炸廣州,防空洞里都是躲避的難民,一條瘸了腿的狗逃了進來,被士兵驅趕,用半塊餅引到了防空洞之外。



另一邊,轟炸廣州的日軍飛機上,一只柴犬帶著防風眼鏡,裹著衣服,背后還繡著一個大大的太陽旗,被取名叫做「羅斯福」。



而到了1945年,汪精衛死在日本的消息傳來,汪偽政府人心惶惶,樹倒猢猻散。


同樣有一條狗,夾著尾巴,離開了生活的院子。


這種用狗來映射時局,一句台詞不用說,觀眾都能看得懂。


那個超級商業大片的調侃,重點不在「商業」,而在「大片」。


電影是視聽的藝術。


《無名》這回和《羅曼蒂克》一樣,在這一點上,做了重點打磨,甚至有時候不用台詞,僅憑借一些鏡頭語言,畫面設計,都能讓妳猜出劇情的進展。


用冷暖色調的切換,展現人物不同的心理狀態。



用這種俯視角度,從光的方向,幾乎可以預判情節的走向。(從光到黑暗,從黑暗走向光)



還有在展現戰爭殘酷的群像時。


用慢鏡頭、空鏡、大遠景,雕塑歷史影像。



更別說聲效表現。


電影中情報部的幾個老狐貍,每一次言談交鋒的時候,總是會伴隨著聲效的變化,挑動觀眾的情緒,時而緊張,時而舒緩。


同時,當角色內心陷入掙扎的時候,如汽笛一樣的聲效也會出現,放慢節奏的同時,也提醒觀眾:


別錯過,這是情節的重要轉折點。



可以說,哪怕拋開導演本身的作者表達。


不在乎那些商業類型的元素。


《無名》也能憑借視聽效果,捕獲絕大部分觀眾的注意力。


這是一部真正的「大片」。



03


2016年12月16日,賀歲檔期。


程耳的《羅曼蒂克消亡史》上映。


這部投資1.5億的大片,最終只收獲了1.18億的票房。


但之后幾年,這部在當時票房撲街的電影,卻逐漸被很多人發現了它的優質,時至今日,已經成為各種「遺珠」電影榜單的常客。


被稱作國產電影難得的佳作。


連電影中導演的調侃,也被不少人反復拿來玩梗:



一部沒有準備讓大家看懂的電影。


讓大家看不懂,它似乎就應該接受這樣失敗的命運。


但事實是什麼呢?


那些所謂「簡單而成功」的電影,也并沒有讓大環境變得更好,甚至因為它們,電影的存在感都在緩慢下降。


在這個娛樂產業全面興盛的年代,注意力的競爭已經白熱化。


電影存留的底氣是什麼呢?


以《無名》為代表的電影,可能就是回答這個問題的某種嘗試


盡最大的努力,用最好的投入,做出最一流的成果。


哪怕它沒有主動去討好觀眾,哪怕因此失去觀眾中的最大群體。


但是。


就像《羅曼蒂克消亡史》。


那些真心做的成果,就像金子,終究會被人看見它發光的本色。


這一次,《無名》直接躋身春節檔,是不是頭鐵?


但Sir想,觀眾對于春節檔的口味和訴求,已經開始改變。


觀眾需要的不會只是無腦發泄。


因為一場吵鬧過后,大家終究會冷靜下來,找到真正浸潤人心的作品。


就像之前《中國奇譚》的總導演對觀眾看不懂的回應: 創作者有責任提高觀眾審美門檻。



而這條路,程耳已經走了很多年。


從二十多年前,他那個被稱作「北電史上最牛畢業作品」開始,他就一直在試圖做出不一樣的東西。


《第三個人》《邊境風云》《羅曼蒂克消亡史》,幾年磨一部,一部比一部好,但就缺一次,「超級商業片」。


不按套路出牌的電影,真的就無法商業?


春節檔的預售票房,已經刷新了我們原有的觀念。


作為每年最擠的一個檔期。


春節檔,缺電影嗎?


不缺。


但春節檔真的不缺電影嗎?


缺。


缺一部放在任何檔期,都值得反復觀看的電影。


就等《無名》。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吉爾莫的陀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