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公認的香港喜劇之王,用了整整30年,新片票房終于超越周星馳!

香港又多了一位喜劇電影票房之王,就是62歲的黃子華。

對啊,在電影里和39歲的鄧麗欣演前情侶的黃子華,已經62歲了。意不意外,驚不驚喜?周星馳才60歲。

但比星爺大兩歲的黃子華用了30年,完成了對周星馳喜劇票房的超越。

由他主演的《飯戲攻心》9月8日在香港上映的時候,大概黃子華自己能想不到,這部幾乎完全在室內完成拍攝的小成本喜劇,會在上映40多天后,在香港地區累計轟出6700萬港元,超越《寒戰2》的6682萬,沖上本港史上票房第二。

如果不是幾乎同期上映的古天樂的《明日戰記》一路刷新香港票房歷史,上映53天狂轟7335萬港元,成為華語史上第一部在港票房沖破7000萬的影片,黃子華甚至會直接坐上香港票房之王的寶座。

而早在一周之前,該片就已經超越周星馳的《功夫》,成為香港影史上票房排名第一的喜劇。

影片帶給觀眾笑聲之余也讓我們產生了疑問:整整30多年,香港喜劇電影的票房幾乎被星爺一人壟斷。為什麼在香港電影票房頹靡多年之后,黃子華一部小成本喜劇,卻能超越周星馳?

另一個值得被討論的問題是:同樣是公認的喜劇之王,周星馳和黃子華的差別在哪?

香港喜劇,還會有下一個王者嗎?黃子華會不會是香港最后一個喜劇之王?

1、 黃子華喜劇的香港地區票房,為何能超越周星馳的《功夫》?

回答這一系列問題前,先解答大家的一個疑惑:

為什麼黃子華的一部低成本喜劇,能夠在香港本土票房低迷多年后,一舉超越周星馳?

乍一看,這幾乎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周星馳在香港票房最高的電影,是2002年上映的《功夫》,這部制作成本高昂的動作喜劇,成為當年的港片之光,不僅提名了14項金像獎,還拿下了包括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等7座金像獎杯。張國榮親自為星爺頒發了「青年導演獎」。

最近十年,本港票房每況愈下,本土喜劇過千萬都難。

再看這部《飯戲攻心》呢?

看陣容,兩眼一黑。

鄧麗欣,算港片少有的幾個演技在線的女主,但撐票房不行。

張繼聰,最出圈還是他的漂亮太太謝安琪。

王菀之,《乜代宗師》也有她,黃子華喜劇御用演員,但最多算好用的甘草。

有票房號召力的只有一個:黃子華。

此外,整部電影的場景,都局限在一間房子,一張飯桌上。這樣都能賣6700萬,打贏《功夫》?

但,影片也有很多難以替代的優勢。

最大的優勢就是港味足。

地地道道港片味道:故事架構,兄弟愛上同一個女人;人物關系,打死不離三兄弟;電影風格,有笑有鬧,接地氣,小人物,市井氣。

還有最大的票房利器,黃子華。

不同演員的票房巔峰期是不一樣的,黃子華、周星馳雖然同樣是60出頭,但兩人如今的票房號召力還是有著極大區別。

星爺在香港地區的號召力巔峰在30到20年前。而黃子華在本港院線風頭正勁。

雖然電影質量,如果要對標黃子華過往的喜劇經典,比如《男親女愛》,那確實是差距不小。但對于觀眾足夠了。

當然,還要考慮物價十多年的變化。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今年港片本土票房回勇,甚至出現30年未見的「盛況」:一年兩部港產片突破5000萬,4部突破3000萬,上次出現類似情況是1992年的港片巔峰期。

當年由周星馳、張國榮主演的賀歲片《家有囍事》年初上映拿到4899萬,

6個月后就被同年6月上映的星爺的《審死官》的5021萬超過。那是港片影壇的「周星馳年」。

而30年后,風頭屬于黃子華了。

2、 從1992到2022,黃子華如何用30年,完成對周星馳的反超?

下一個問題是:如果從1992年算起,當年還籍籍無名的黃子華到底是如何用30年,完成對當年如日中天的周星馳的票房反超?

故事要回到上一位香港喜劇之王:許冠文。

上屆香港金像獎頒獎禮上,黃子華為自己的偶像許冠文,頒發了終身成就獎。

他現場說出金句:能夠頒發終身成就獎給許冠文,這個就是我的終身成就獎。

黃子華和周星馳,的確都應當感謝許冠文。

1973年,港片影壇還是功夫片天下,李小龍忽然病逝,許冠文推出《鬼馬雙星》,一舉打破了香港票房紀錄,拿了600萬票房,由此為香港喜劇打下根基。

黃子華評價許冠文的一段話,可謂切中要害:七八十年代,人們沒錢去旅行,想要娛樂,就去影院看一次許冠文。

冷面笑匠許冠文,稱得上香港本土喜劇的開山鼻祖。

然后才有了成龍的「功夫喜劇」,洪金寶聯手林正英開創的僵尸喜劇,黃百鳴的賀歲喜劇,王晶的泡妞喜劇,加上新藝城的動作喜劇《最佳拍檔》,巔峰一代港片影人,一起把香港喜劇的各種橋段、手法推向高峰。

此時,一個集大成者出現了——就是考了兩次才考上無線訓練班,好友梁朝偉都成為無線五虎了,他還在《四三零穿梭機》里扮演黑僵尸的周星馳。

當年星爺在無線,一個月薪水2000港幣。1989年,27歲的周星馳,接拍了古裝武俠劇《蓋世豪俠》,第一次與未來的御用導演李力持合作,也是第一次遇到一生中最好的拍檔,吳孟達。當然,還有羅慧娟。

劇集橫掃收視,許多人夜夜追劇,終于認識了新人周星馳。

而此時港片影壇的一個巔峰即將到來,屬于周星馳的天時地利人和,全齊了。

1989年,王晶找周潤發劉德華拍了《賭神》,掀起港產賭片風潮。元奎找到劉鎮偉,兩人寫了《賭圣》劇本。正好吳思遠看了周星馳的《一本漫畫闖天涯》,男二號林俊賢的女兒,后來拿下了2022年香港小姐冠軍。

當年還是鮮肉的周星馳表演極為出彩。吳思遠開出70萬片酬,請來周星馳演《賭圣》,上映三天收回成本,最終以4132萬打破了港片影史票房紀錄。

「星爺」橫空出世,一個屬于他的時代開始了。

次年,集聚港片巨星的一部喜劇大片中,許冠文和周星馳搶了一次雞頭,也暗示了江湖地位的交接。

此后,許冠文主導的市民喜劇悄然退場,周星馳集合了港產喜劇之大成的無厘頭喜劇橫掃影壇。

1991年,《逃學威龍》以4千多萬的票房,再次刷新香港電影票房紀錄。

1992年,香港票房榜前10位中,周星馳占據7位,前5名都是他。

周潤發接受采訪說,「周星馳太叼了,完全超越我了」。

這一年,周星馳30歲。

當星爺憑一己之力把港產喜劇提升到了后人難以企及的水平,整整十年,從葛明輝到張家輝,沒有一個傳說中的星爺接班人,能夠完成接班。

曾經癲狂火爆的港式喜劇,就此沉寂,當年的黃子華在干什麼?在等一個機會。

1992年「周星馳年」,他為許冠文寫劇本,把自己想象成男主角,但導演選了黎明搭檔許冠文,黃子華在片中只跑了個龍套。

在黃子華第一場棟篤笑《娛樂圈血肉史》里,他專門cue到了周星馳說,我以前是不信神的,直到見到周星馳我就信了。

「你現在不看周星馳看誰?難道你看我嗎?」

當年的黃子華自然想不到多年后,香港電影觀眾真的不看周星馳了,看黃子華。

但那都是后話。

當年他拍的最多是什麼?恐怖片。跟他合作過最多的女演員,是羅蘭姐。

周星馳要拍《少林足球》,就有人找他拍《武當籃球》,還要求比周星馳那部早上映。

這種戲他不拍,干脆自編自導自演。終于,《一蚊雞保鏢》上映,票房20萬港元。

多年后,他在棟篤笑上自嘲:其實我也挺厲害的,起個片名都能成功預測票房。

一蚊雞,就是一塊錢。

影壇吃不開,但黃子華并沒有浪費時間。

他在干什麼?講棟篤笑,也就是脫口秀。

脫口秀,干說幾分鐘到幾個小時,要說到所有人每分鐘都笑還要做到不冒犯。

數十年如一日的保持內容輸出,縱橫四海,誰能做到?

恐怕華語脫口秀界只有一個人——「子華神」。

程璐曾用「震撼」和「演唱會級別」來形容黃子華的現場演出。

2018年,58歲的黃子華以《金盆口》作為自己的封麥之作,最初定了17場,當天門票即售空。

觀眾凌晨出來排隊,就算排在垃圾桶旁也不在意。

黃牛坐地起價,原本880港幣的票價被炒至15550,黃子華自己都指責該行為,請大家不必執著于看秀。

但由于觀眾的熱情高漲,也為了讓黃牛賺不到錢,黃子華決定加開9場,合計15萬張票,結果仍然售空。

脫口秀之外,他在電視劇領域也留下經典。

2000年,TVB收視記錄被一部夜間十點半播出的情景喜劇打破,劇名叫做《男親女愛》,成功關鍵正是男主角黃子華。

其間金句,句句扎心,又句句走心,20年后依然治愈一票打工人。

04年他主演的《棟篤神探》成為收視年冠。09年他的《絕代商驕》收視年度第四;

2013年的《my盛lady》播出期間無線台慶,黃子華入圍視帝但并未參加頒獎禮,結果鄭裕玲現場打電話告訴他:你拿視帝了,說獲獎感言吧。

這些年,有國人的地方,就有黃子華的金句流傳。

他是娛樂圈反競爭第一人。

他調侃上工:老板發工資給你,一半讓你工作,另一半是讓你受氣的。

「上班,最希望的就是明天刮台風!掛8號風球了,大家開心得打了通宵麻將,結果凌晨時分,台風刮偏了,警報撤了,班還是要上…「

有人想當一條沒有追求的咸魚,黃子華會對你說:人類的終極理想,是不勞而獲。

20年前他就吐槽過了:「我好中意返工啊」,你說不是鬼上身,怎麼講得出?

他還調侃「飲食男女」:男人追求新鮮、女人追求保鮮。

他吐槽樓市浮躁:無敵海景是怎樣的海景呀?是不是打架很厲害的海景?無敵嘛。

他撫慰打工人:你戴勞力士,很有幽默感啊,有誰靠勞力賺錢的,可以戴得起勞力士呢?

他吐槽婚姻:我們結了婚的,很充實的,一下班就開始忍她,放假更充實,忍她全家。

多年后,他成了當今躺不平,又拼不動的社畜們的互聯網嘴替,表情包傳得全網都是。

一嘴恒久遠、金句永流傳的黃子華,就這麼幸運地走到了命運的拐點上。

曾經他是「票房毒藥」,還跟導演說:別放我名字,票房肯定更好。

但當聽他脫口秀的一代觀眾長大、變老,尤其是當他封麥不講了,片方再把他的名字擺出來,在前面加兩個字,票房賣瘋了——

2018年,黃子華封麥,同年《棟篤特工》上映,香港地區票房4500萬。

2020年,《乜代宗師》上映,票房2960萬。

此消彼長之間,曾經所向披靡的周星馳喜劇,卻不再無敵了。

近幾年星爺的作品,《美人魚》6.7分,《西游記伏妖篇》5.5分,《新喜劇之王》5.7分。

更尷尬的是,他于2019年上映的《新喜劇之王》,復刻了20年前的劇情,卻以4億票房折戟春節檔,連同檔期內吳京的《流浪地球》票房的零頭都沒有達到。

周星馳回應:人生中的甜酸苦辣都經歷過,其實我早都過氣了。

星爺3年無新片推出,但影壇永遠需要喜劇之王,2022年,黃子華的《飯戲攻心》上映,喜劇之王,再次改朝換代。

62歲的黃子華,用了整整30年,終于追上了60歲的周星馳。

3、 都是喜劇之王,黃子華和周星馳的區別在哪里?

說完這個,我們再回到文章開頭的問題:

同為喜劇之王,黃子華和周星馳的表演方式,差別又具體體現在哪里?

最簡單粗暴地來講:黃子華動口,周星馳「動手「。

先星爺吧,周星馳喜劇表演,是一個不斷做加法的過程。

周星馳的創作習慣是和吳孟達邊吃鮑魚罐頭邊一直想梗,不斷往作品里放東西。

周星馳大概是唯一一個永遠不會用力過猛的喜劇演員。

他的肢體語言太過豐富,時不時張大嘴瞪眼,上躥下跳,但這些動作都是極其符合角色的。

在台詞上,周星馳的台詞功底其實很好,很有磁性,辨識度很高。

周星馳表演還有個特點,就是能將角色表面的淡定和內心的癲狂巧妙融合起來,尤其是情感戲中——

無論是《食神》里面對莫文蔚所飾演的火雞,還是《喜劇之王》里張柏芝所飾演的柳飄飄,星爺的內心是不斷起伏變化的,但卻是用一種漫不經心的談吐和隨意的姿態演出來,出來的效果既淋漓盡致,又恰如其分。

可以看到,周星馳的表演看上去就一套方法在演,其實是反復揣摩角色,把角色的起伏變化都研究清楚,哪一處該怎麼演都了然于胸。

他是用一種演正劇的用功態度來詮釋角色的,這個角色能不成功嗎?

反觀黃子華,他演喜劇,就是一個做減法的過程:一張嘴,棟篤笑。

比如《飯戲攻心》,空間有限,從頭到尾靠說,「諧音梗」無處不在。

而單口喜劇本就是黃子華的起點。

黃子華在影片中的表演可以簡單地概括為:隱忍和爆發。

被弟弟戴了綠帽子,還要強顏歡笑,強行挽尊,忍。

忍到忍無可忍,爆發,台詞密集卻不枯燥,金句含量高,文字梗、標點梗、筆畫梗、疊字梗,一個接一個,非常過癮。

積攢了一整場的情緒,一張嘴,就演出真·冤種氣質。

而動作從來不是黃子華表演的強項,《棟篤神探》里,演一個足智多謀的警探,卻身體奇差,跑幾步,就喘得上氣不接下氣。

大結局因為抓賊跑太猛,掛了…

這種動口不動手的表演風格,就是黃子華喜劇的魅力。

綜合對比,我們就發現,周星馳和黃子華的表演各具特色。

到最后,表面看異曲同工,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喜劇的內核是悲劇。

但其實兩者的喜劇內核又截然不同:周星馳擅長營造殘酷童話。

黃子華卻擅長演拆穿「皇帝的新衣「童話的小男孩。

李安說周星馳講的都是小孩子的東西。但他在制造童話的過程中,又不由自主地將某種底層生活的慘烈放入其中,然后在某一時刻,展現出生活真正讓人痛苦的那一面,讓你猝不及防。

痛苦,但又要堅持到底,所以《少林足球》中他高喊:「做人沒有夢想,那和咸魚有什麼區別?」

比如《大話西游》,當至尊寶親吻了轉世的紫霞,孫悟空背著金箍棒,行走在城樓之下的漫漫黃沙,盧冠廷《一生所愛》的音樂響起,蕩氣回腸。

童話造夢,又在殘酷與幻滅之后,給人一絲希望,這才是周星馳電影真正與眾不同的地方。

就像《喜劇之王》那句,「前面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到」;「也不是,天亮之后會很美的」。

兩位喜劇之王的喜劇,都在「玩味」童話與現實的落差,但周星馳講的是眾生皆苦,人生諸多坎坷難捱,怎麼辦?相信童話。

而黃子華是看到普通人的摸爬滾打,他自己也是這樣走過來,不過所有傷痛掙扎,最終全部化為一個個自嘲的笑話,一笑風云過。

4、60歲的周星馳老去,62歲的黃子華會不會是香港最后一個喜劇之王?

如果硬要比較的話,不止黃子華,華語影壇過去沒有,未來可能也不會有一個人,能達到周星馳喜劇的高度。

周星馳拍攝的是一系列成熟的喜劇商業片,笑料和節奏都很好,喜中藏悲無人能及。

而黃子華喜劇票房依托的,是脫口秀的群眾基礎和檔期優勢,作質量量顯然不及星爺喜劇。

但無可否認的是,兩人皆在歲月中成為喜劇之王。

一個成為「星爺」,一個是「子華神」。

兩個人,都是香港不世出的喜劇天才。

甚至兩個人,就好像一枚硬幣的兩面。

這兩人大概是華語影壇想梗最多的人。梗都夠絕,好笑、深刻、殘酷,都靠幽默救贖世人,功德無量。

但「神」不好當。

星爺家貧,以夢為馬。當年考無線,考完之后,每天都要跑去樓下查看信箱里有沒有錄取信,家中沒有電梯,上下樓都不知道跑了多少次,難怪60歲還身輕如燕。

梁朝偉給他打來電話稱已被錄取,周星馳才知道自己沒考取。

后來有人問周星馳落選原因,他說,「我也想問問考官,可是他沒有告訴我,其實他也沒必要告訴我,不行就是不行」。考官是王晶老爸王天林,這世間可能王晶只有知道了。

1982年,20歲的周星馳連考兩次,終于進了無線訓練班夜校,后來的故事,你們都知道了。

黃子華更慘。1984年哲學系畢業,想報考TVB演員訓練班,卻連被淘汰的資格都沒有,因為當年無線停辦了演員訓練班,最終他只能報考了編劇訓練班,成了一名編劇。

后來到電台做助理編導,主要工作是去給黑社會賠笑,求他們少收點保護費。

黃子華負責端水倒茶、復印文件、買外賣的時候,周星馳依舊在龍套里打轉,1985年,《射雕英雄傳》被內地引進,轟動一時,但無人注意到第七集中,被「梅超風」練功一掌打死的路人甲,曾專門設計一個反抗動作,「我設計成第一掌用手擋了一下,直到挨第二掌時才倒地死去」。

最艱難的時刻,兩人都聽過類似的勸告:死心啦,你真的不適合做演員。

這些人間故事,被黃子華放進了第一場脫口秀中,而周星馳放進了一部喜劇里,叫《喜劇之王》。

堅持不下去的時候,黃子華決定離開這個圈子,走之前他將自己多年來在圈中的經歷說出來,用一種從沒有出現在香港的表演形式宣之于眾。

黃霑說他是在「玩命」,因為這種形式實在太新了。

他說「做完一場就轉行去賣房」,因為資金不足,就自己做宣傳,深夜跑到尖沙咀掛橫額,大清早到各銀行門口貼海報。

這就是全香港,第一場棟篤笑。

誰能想到,后來的周星馳,等到了《蓋世豪俠》。

而黃子華一開金口,場內笑聲越來越大,如秋風掠過曠野,之后的門票,被一掃而空。

從此黃子華從香港文化中心講到伊利沙伯體育館,再到紅磡體育館。

一路嘻笑怒罵,自嘲自貶。幽默如刀,句句戳心。

28年間他做了17部「棟篤笑」,每次都提前一年寫劇本,不抄網絡梗,也沒有內容團隊,全憑一個人對著天花板想破腦袋。

他形容這就像打擂台,怕觀眾不買賬,又時不時要被媒體寫:黃子華江郎才盡了。

類似的吐槽,周星馳也聽過無數次,他淡淡回應:每一天都是面對這種江郎才盡的、沒辦法想到東西的狀態,很早之前,就已經想不出來了。

觀眾對喜劇之王,真的很挑剔。

但黃子華,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當年聽他棟篤笑的觀眾,用電影票,將當年的吐槽一一歸還。

原來到最后,兩位喜劇之王,其實是殊途同歸。

他們代表了一個時代。也代表著最獨特的、不可復制的自己。

更代表著那個以四兩撥千斤的幽默,展現港人文化的喜劇之王的時代。

正應了《子華說》那首歌里唱的:這世界,被人笑,令人笑,是頭等善事…玩幽默去拯救這眾生,將苦水飲到喜悅。

沒有黃子華吐槽的香港,沒有周星馳喜劇的香港,終究少了一點當年的味道。

或許,喜劇之王自己也累了。

黃子華接受電台采訪時說:「我不知道怎麼再去講一個香港故事?我想已經有很多東西讓人笑不出來,也不知道該怎麼笑了。」

2018年, 黃子華說完最后一句「多謝」。《友誼地久天長》在整個紅磡體育館上空回蕩。

黃子華哽咽鞠躬。從此脫口秀之王封麥,再看黃子華的梗,只能去影院了。

而星爺在2021年的3月,一襲黑衣,出現在吳孟達的葬禮上。

他的頭髮已經花白,身型佝僂,悲傷的氛圍籠罩在他的身旁,難以消散。

網友說:「周星馳已經這麼老了啊。」

他的挽聯掛在離吳孟達肖像最近的地方,四個大字靜靜地立在達叔面前:「永遠懷念」。

如今的周星馳,越來越像旁人口中的那個「孤獨老人」。

過往角色一一褪色,獨留扛著金箍行走在漫天黃沙之中的石猴——功成名就、天下無敵,無敵最寂寞。

而棟篤笑之王黃子華,隨著香港黃金時代的落幕,轉身離去。他的喜劇電影打破再多記錄,都不會比當年的棟篤笑好笑了。

《飯戲攻心》中的一句台詞,可以看作是黃子華喜劇人生的總結:那個拼命想讓每一個人都快樂的人,才是那個最不快樂的。

原來到最后,黃子華,才是周星馳真正的知己。

時勢造英雄,港娛恐怕不會再有下一個,喜劇之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