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元老「青面仔」,巔峰期月入數十萬,卻因好賭晚年敗光家財

黄朔 2023/01/20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本是警隊里的一員,卻喜好在江湖里叱咤風云,成為阿sir的同時還加入社團,并且在局子中把不少同僚發展為社團成員;

他曾為了地盤率領幾百號手下與對手廝殺,兇殘成性,殺得對手片甲不留,可回到家中,他卻是一個和藹可親的父親;

他在社團里的地位超然,每一位要競選坐館的成員,都要經過他的同意;

到了晚年,他由于好賭,輸掉不少錢,又因長年身體不好,高額的醫藥費掏空了家產,在臨終之前為了風光地走,還吩咐門生為其買一塊金色的勞力士。

這人正是和勝和的超級大佬,「青面仔」。


「青面仔」生于一九四五年,本名鐘志祥,是香港沙田區作壆坑村人。這一年,剛好小日子已經認輸投降,也就是說這一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終結了。

鐘志祥的家里是養豬專業戶,實際上是把豬養大再將它們宰了,接著拉到菜市場賣掉,這些事情鐘志祥自幼就耳濡目染。

殺豬的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有些殘忍,鐘志祥或許是因為自幼在這種環境中長大受到了影響,養成了一身好勇斗狠的血性。


因為家里相比普通家庭還富裕,鐘志祥自幼就有機會上學讀書識字。

在那時候,很多人都是不識字的,鐘志祥能有這樣的機會已經算是比較優秀的了。

自幼他的伙食比很多同齡的學生都要好一些,營養豐富,因此身材長得比同齡人魁梧,經常仗著自己的一身塊頭,在班上橫行霸道。

到了一九六七年,鐘志祥畢業后,成了一名警員,他身高一米六,一雙眸子里透著一股懾人的氣勢,顯得很有威嚴。


不過,天生喜歡江湖的鐘志祥,在成為警員的同一年里,他又加入了和勝和社團,成為「麥老景」的門生

「麥老景」當年在荃灣也是赫赫有名的大佬,麾下門人眾多,勢力也大。

那時候,「五億探長呂樂」還沒退休,也就是說風氣還很亂,就如陳惠敏說的:「那是一個警即是匪,匪即是警的年代」。


在電影《無間道》中,黑道大佬派出臥底混進警隊,這可都是有現實案例的,不是沒有根據的。

就像和勝和的「造王者」黎國華,當年就是以社團成員的身份加入警隊的。

黑道之所以會遭到打擊,那就是因為他們經營賭檔、粉檔、青樓等違法生意,因此作為阿sir負責打擊黑道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是在這里面就有很多文章可以做,比如他們在出手前,白道里的人為黑道提供情報,知道什麼時候有人會來查牌,提前跑掉就不會被抓。也就是說,僅憑這麼一個不起眼的消息,對于黑道來說就已經是極為重要的了。

因此在白道中當個一官半職,多數就能在黑道中橫著走,畢竟手頭上擁有別人沒有的權利,并且一些消息他們能提前得知,因此江湖人對他們都恭敬有加。

不過,鐘志祥與黎國華不同,黎國華在警隊里偽裝成低調的「傻警」,而鐘志祥做事風格頗為張揚。


鐘志祥于一九七二年從社團的「藍燈籠」升級為「四九仔」,也就是從臨時工升級為正式員工,并且還是首屆的社團成員。

這讓鐘志祥很有動力,他在局子里為社團廣收門生,當年在鐘志祥故鄉沙田一帶的不少隊員都拜在他的門下,比如高佬森、PC生,藍志祥等大佬。


而鐘志祥為什麼會被江湖人稱為「青面仔」?這要從他的飲酒開始,很多人都會因為喝了酒而變得臉色通紅,而他的臉色則變得更加蒼白,喝多了就白得發青。

而他嗜酒成性,因此很多時候都是以一副「青面」示人,所以很多人都叫他「青面仔」。

一九七三年,沙田被一位叫「大朱」的老大霸占,沙田是鐘志祥的家鄉,鐘志祥現在也算是一號人物了,「大朱」的出現讓他顏面盡失,他豈能坐視不理?


一開始,鐘志祥和「大朱」交涉,但「大朱」寸步不讓,兩人之間的矛盾不斷升級,從開始的小摩擦,發展成大規模火并。

鐘志祥一想到「大朱」占著沙田,就像是一根刺一樣,他立刻組織社團里各路人手,讓他們不管是包車、搭公車、搭捷運、還是乘水上巴士,反正就是要到沙田集合,跟「大朱」大戰一場。

在鐘志祥的強力號召下,幾百號馬仔齊聚沙田,鐘志祥一馬當先,將「大朱」苦心經營起來的地盤各個擊破,讓「大朱」辛辛苦苦的努力變成了「竹籃打水」。

「大朱」看到鐘志祥的勢力如此之大,一個電話搖來了幾百號彪形大漢,再加上鐘志祥的那張「青面獠牙」的臉,就猶如修羅下凡,「大朱」也不得不服軟,此后鐘志祥也就成為沙田的老大了。

到了一九七四年,鐘志祥趾高氣揚,一手遮天,門徒眾多,日子過得很是滋潤。

但他也有疏忽的時候,有一次他的門生和人起了沖突,他把警隊里配的AK47借了門生充門面,但是這門生不僅拿著它去跟人唬人,還拿著它到處搶劫。

警隊配的AK47丟失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上面也發現了這件事,也因此鐘志祥被開除。


他從局子里出來后,就專心于社團的江湖事務,鐘志祥行事高調,外表又長得帥氣魁梧,儼然就是社團里小弟們的崇拜對象,不少馬仔都向他效忠。

鐘志祥對馬仔的訓練相當嚴格,在那個時代,幫派之間為了利益而喊人出來打斗是家常便飯,所以他讓馬仔們「人刀合一」。

這個「人刀合一」的意思是說,他們要是拿著刀出去火并,再怎麼樣也得把刀帶回來,也就是「刀在人在」的意思,如果失去了這把刀,回去之后,肯定會被鐘志祥一頓痛打。

在電視劇《天龍八部》中,喬峰與聚賢莊一戰,聚賢莊的兩名莊主被喬峰打破了祖傳盾牌,其中一人高呼:「盾在人在,盾亡人亡」。


鐘志祥這麼做也有幾分道理,那時候馬仔手里的武器就像是他們吃飯的工具一樣,一旦工具丟了,那還怎麼吃飯?沒飯吃面臨的可是生命威脅。

而且,弄丟了吃飯的家伙,這本身就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事實上也算是鐘志祥對門生的一種特殊的關懷。

由此可見,鐘志祥的性格是多麼地火爆。

另一方面,鐘志祥很愛惜自己的名聲,很容易因為面子的問題與人大打出手。

一九七七年,鐘志祥在黃大仙下村與同門黃英杰的弟子起了爭執,本來是一場小摩擦,但後來事態越來越嚴重。


當初鐘志祥還在警隊里工作的時候,黃大仙就是他所管轄的地方,如今竟然有人敢在這里讓他丟臉,他怎麼能忍受!

很快,鐘志祥又掏出口袋里的8848,調集人手,前往下村三十二座這兒將那同門團團圍住。

那人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就如在刀俎上的魚肉,嚇得瑟瑟發抖。

鐘志祥被下了面子怒氣未消,從腰間抽出四十米大砍刀,一刀劈向那馬仔,那馬仔直接被其斬殺。


這個面子到底是值多少錢,一言不合就能要了一個人的性命!

之后,鐘志祥又找到了一個十五歲的男孩來頂替自己的罪行,因為男孩還沒有長大,所以并沒有被判處死刑,不過也被判處了五年的有期徒刑。


這是一種很不厚道的行為,在古時候的江湖人里,雖然經常快意恩仇拔刀廝殺,但人家可都是「敢做就敢認」,可他不僅不敢,還鉆漏洞,讓一個小男孩來背這個黑鍋。同時也折射出了那個時代的陰暗面。

但這件事情之后,鐘志祥的名氣非但沒有下降,相反,他的名氣越來越大,影響力也越來越大。

與資深警員「冼錦華」、社團里的深水埗大佬周棠,三人義結金蘭,同生共死。

之后,鐘志祥進軍油尖旺、荃灣等地,他所過之處,就在當地發展麻將館,他的地盤里,有八成麻將館的看場權都在他手中,為社團「第一老頂」甄國龍開啟「麻將王國」創造了很好的條件。


在鐘志祥叱咤風云的那些年頭里,他一個月就能拿到數十萬的分紅,要知道,七八十年代的數十萬,那是可以買一棟樓的,換句話來說,就是每個月的收入就能買下一棟樓。

鐘志祥在外面打架斗毆,對徒弟的要求很嚴格,但在家中卻是個好爸爸。

鐘志祥的老婆為他生了兩個孩子,當初鐘志祥她老婆之所以會嫁給他,是因為他是一名警員,畢竟那是一份體面的工作。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自己的丈夫其實是個社會人,并且還真的在江湖中很有權勢。

大多數江湖大佬的一生就猶如「過山車」一般,大起大落,鐘志祥的老婆承受不住「過山車」的人生,她漸漸地疏遠鐘志祥,到了最后就把兩個孩子丟給鐘志祥,自己回娘家去了。


而鐘志祥每次回家后,都對兩個閨女寵愛有加。

或許是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使得孩子沒了母親的關懷,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孩子,所以鐘志祥每晚都會回來做飯,鐘志祥的廚藝很好,在兩個女兒的眼里,鐘志祥就是一個好父親。

正值壯年,沒有妻子可不行!事實上,鐘志祥還有一個老搭檔「卿姐」,「卿姐」是社團元老黃英杰的門生。

雖然都是江湖中人,但鐘志祥和「卿姐」卻是一見如故、相見恨晚,只恨生不逢時。

因為老婆的關系,鐘志祥一家人都能接受「卿姐」,就連鐘志祥的弟子們,見到「卿姐」都會喊一句「大嫂」。


江湖中人,大部分的財富來得太快,卻因而不懂得守財,所以去得也快。

到了老年,鐘志祥的存款已經不多了,年輕時每月一棟樓的收入已經被他揮霍一空。不得不說,有的人很輕易就得到了金錢,卻不懂得珍惜,鐘志祥就是這樣。

鐘志祥平日里花錢大手大腳,不僅常年生活在燈紅酒綠之中,并且還嗜賭如命。

他經常會到澳門的貴賓廳里玩兩把,進賭廳的次數,就像是到廚房里煮菜一樣頻繁。


然而走進去時,口袋里面裝滿了金銀,出來時卻總是兩手插在干癟的口袋中,年輕時賺的大部分家產都留在了澳門賭廳里。不過,十賭九輸,這個結果才是正常的現象。

或許是因為年輕時拼殺過度,鐘志祥到了老年,身體一直不好,一直都是被自己那還沒結婚的大閨女帶著。

鐘志祥在2013年中風了,并且還很嚴重,那段時間跑醫院和跑廚房一樣頻繁,但身體一直沒有好轉。


直到2014,他才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他讓女兒將自己帶回到沙田,并告訴她,自己即使死了也是沙田人。

3月24號那天,他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但還是吩咐他的學生去給他買一塊金色的勞力士手表,但還沒有等門生把手表送來,他就走了,終年69歲。


4月15日,沙田福寶山殯儀廳里,鐘志祥的葬禮開始進行,鐘志祥的原配妻子送來了花圈,而在原配妻子旁邊的心形花圈,則是「卿姐」送來的。


一名青年手臂纏著白布,以主人的姿態迎來送往,這就是昔日和勝和的坐館「沙田 ME」。

「沙田 ME」是鐘志祥的義子,當初鐘志祥為了捧「沙田 ME」上位,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雖然他在那時候已經躺在病床上,但在社團里的叔父們還是要給他面子的。


其實,除了義子之外,每一屆坐堂之爭的人選,都要經過鐘志祥的同意。

「沙田 ME」那天,贈送了兩只花圈,一只是以和勝和坐館的身份送來的,另一只是以義子的身份送來的。

這一次的葬禮,和勝和派出了所有的人手到場,將場面搞得轟轟烈烈,就連退出江湖的「勝和造王者」黎國華也穿上了一件黃色的長衫前來送行。


而且,現場還出現了一只白色的孝獅,在洪門的傳統中,「孝獅」示意著去世的人擁有很高的威望。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