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部「救市作」撲了!挖空家底,卻沖了一把「年度翻車港劇」

黄朔 2023/01/24 檢舉 我要評論

又一部「救市作」撲了。


Sir說的不是《阿凡達2》,雖然它的確撲得非常狠——曾經的「阿凡達現象」是萬人空巷,舉國觀影。


現在的「阿凡達現象」,則是讓后續影片相繼撤檔,市場再次跌下冰點。


△ 圖源微博@看電影


如果說,影院的低迷是因為疫情反復。


那麼窩在家看電視總可以吧?


對不起。


有人就是不想認命。


幾乎挖空了家底,也要沖一把 「年度(撲街)港劇」


《女法醫JD》



不是Sir說,數據是真的慘。


陣容顯然是有野心的——英皇娛樂和騰訊聯合出品,投資破億,搭建實景拍攝。啟用口碑劇《東方華爾街》的原創團隊,聚焦天才法醫的犯罪類型劇;更是召回了不少實力派,黃德斌、陶大宇、羅家英……


最大的噱頭: Twins出道20年來首次小熒幕合體。


饒是如此,難掩頹勢。



豆瓣評分眼看從開分6.3,一路下墜到及格以下;平台上的熱度在《縣委大院》《我們的當打之年》等一眾內陸本土劇夾擊之下,毫無還手之力。


Sir自己追到了今天大結局。


私以為評分是偏低了,熬過3集左右,節奏開始變得緊湊,總體來說是一個比較新鮮刺激的故事。


可惜, 再次敗在水土不服。


廉價的質感,混亂的配音和表演,讓人有一種真的沒必要拍成電視劇的感覺。


△ 為什麼要在阿嬌的身體上玩橡皮泥啊


曾幾何時。


紛繁雜蕪的港劇在類型劇上的輝煌成就令人艷羨,警匪、商戰、犯罪、懸疑……但現今,港劇沒落幾乎已成每談港劇必提的結論性詞匯,徒留嗟嘆一片。


《女法醫JD》的失望,當然有時代之殤。


但今天,Sir不想揪著港劇細數點點榮光,也無意為曾經的烈火烹油唱一曲挽歌。


Sir更想說一個人—— 阿嬌。



Twins兩姐妹,勉強撐起了它在國劇市場上的營銷點、路人緣和好感。


其中阿嬌的角色,更是整部劇唯一讓Sir眼睛發亮的存在。


這些年,阿嬌一直讓許多粉絲心疼。


她就像一只被雨水打濕了翅膀的胡蝶,幾次振翅想飛,卻只能被重重地壓在泥水里橫沖直撞,用身體一次次撞開那扇門。


兜兜轉轉多年。


從歌手、打女,到網大,滾了滿身泥的阿嬌似乎終于窺見了自己的一絲天光。


從《羅曼蒂克消亡史》的「小五」,到《女法醫JD》里的林小美。


阿嬌總算給了自己,給了被動混沌的前半生。


一個清晰明了的回答。




01

毒玫瑰


就像阿嬌摸爬滾打的演員生涯。


《女法醫JD》里,阿嬌飾演的林小美也姍姍來遲。


她與女主宋安妍(阿Sa 飾),宛如 一對相愛相殺的雙生花


宋安妍,一位患有高敏癥的法醫。


細膩而敏感。


她有一個特殊本領,就是能把所有的證物聯系在一起,融入死者以前的想法感情。


同時,又因為童年創傷患上高敏癥,一受到外界刺激,就容易情緒失控,所以常年戴上墨鏡和耳機,把自己包裹起來。



如果說宋安妍是一朵純潔柔弱惹人憐愛,想要忍不住靠近去保護她的小白花。


那麼,阿嬌飾演的林小美像毒玫瑰。


腹黑妖邪卻誘人,招搖狂放。


——瘋批病嬌美人。


一場和阿Sa的對手戲,將角色的狠辣、工于心計全盤托出。


法醫組出外勤,外行林小美與男主劉志明同去。此時,林小美假冒自己就是劉小時候的暗戀對象宋安妍,得到了劉格外的關照。


路上,林小美腿部擦傷,男主趕忙將她送進醫療車。這時,車上只有宋和林兩人。


林先發制人。


先「茶」言「茶」語,用劉來激怒對方。


不好意思

你介不介意

劉志明什麼時候會低聲下氣地跟別人說話

為了你還是為了我



接著,被女主看出大腿上另外傷口的破綻。


質問,撒謊,被揭穿。


依然面不改色地圓謊,神情自若。


-做過手術 縫過針?

-兩年前在阿爾尼斯山去滑雪弄傷的

-阿爾尼斯山兩年前雪崩 封山一整年

-啊我記錯了 兩年前的12月我跟養母在塞卡摩亞過圣誕

-塞卡摩亞是東正教國家 圣誕節在一月


甚至反咬一口。


「你干嘛這麼生氣?我撒謊又怎麼樣。不是跟你一樣嗎,宋安妍?」


然后,拿起女主剪繃帶的剪刀,對準自己的傷口,狠狠扎進去。



一邊扎自己,一邊往女主的心里「捅」:


每個人都會受傷 傷口一定會有疤

我很想打開它看看里面到底藏了什麼

我很喜歡看你這個表情

宋安妍背后藏了什麼

我會慢慢地一層一層全挖出來



她為什麼對宋安妍有如此大的惡意?


—— 這是一個被不斷辜負和背叛的,缺愛的可憐人


小時候被父親打罵虐待,之后被賣給別人。遇到一同被賣進來的宋安妍,兩個人相依為命,約定先跑出去的宋安妍要找人來救她。


這一等就是20年。


宋安妍沒來,警察沒來,最后被黑暗吞噬,只能委身其中。


所以她瘋狂報復,殺人,做壞事,徹底黑化。


用帶有一定自我燃燒的亢奮,與陰鷙復仇共沉淪。


這個角色從某種程度上,是比宋安妍更加 「破碎」的。


因為沒有被好好愛過,所以更渴望愛,卻又不知道真正的被愛是什麼滋味,所以用劍走偏鋒的極端行為來測試愛。


越走越極端,可越極端,越讓人動容同情。


一如阿嬌那張臉。


初讀是眉眼平闊,英氣周正。


是不拖泥帶水的颯。


再讀。


又滲出幾分無法言表,明晃晃的愁與心事。




02

姍姍來遲


相比于阿Sa角色的距離感。


林小美無疑是討喜的。


一是熒幕上再難見這樣帶感的反派壞女人,二來因為 那個人是阿嬌。



Sir承認對阿嬌有幾分偏愛。


她的表演不算突出,甚至出道初期就被阿Sa的「靈氣」蓋過。


可不得不承認的是。


阿嬌,真的被浪費太久了。


往前數幾年,你在熒幕上看到的阿嬌,是這樣的。


或是網大中濃妝艷抹,或是在小成本作坊片里刷臉,一點點消磨元氣和銳感,自我放逐。


不是賣肉,就是賣慘。


△ 海報分別是《封神:妲己》《仙球大戰》《河豚》《失蹤》


提起阿嬌。


無關乎演技,只剩下被樂此不疲地消費著的樣貌,和身材。


胖了,瘦了,走樣了……


對女明星來說,一切或許還可能用曝光度來有所轉圜,但對演員阿嬌來說,是至暗時刻。


不光演藝生涯顆粒無收,歌、綜方面也黯然沉寂。


那幾年的阿嬌,差點就要被冠以「爛片女王」之稱。自降咖位不說,演起戲來大有「不挑食」之感。


而于觀眾,似乎除了心疼震驚,再無計可施。



用一個比喻再恰當不過:


無頭蒼蠅。


形成鮮明對比的,是Twins中瞄準了發力點,酣暢淋漓地交出勝利答卷,穩落枝頭的阿Sa。


今年暑期上映的《神探大戰》,和影帝劉青云搭檔的,就是阿Sa。

我都豁出去了,就是老娘拼了的態度。


這是阿Sa描述在《神探大戰》中的挑戰和突破。


語氣難掩興奮和激動。


她飾演的被虐的陳儀,光妝造就要花6-8個小時,還有不少如懷孕跳河、槍戰等對身體和心理提出高要求的戲份。



阿Sa的演藝道路,其實一直都比阿嬌來得順利。


2014年的《雛妓》,首提第34屆金像獎最佳女主角;2018年《非分熟女》再獲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2020年,《圣荷西謀殺案》又提名金像獎最佳女配。


再到最近與莊文強導演合作的待播電影《金手指》,影帝劉德華梁朝偉加盟,任達華方中信傾情出演。


陣容之豪華,被視為港片的救市力作。


一時之間,雙姝事業看似并行不悖,但真論起成色來,誰虛誰實一目了然。


阿嬌,是那只被遠遠落下的孤行雁。


而這一切發生反轉。


是在 2016年的《羅曼蒂克消亡史》。


程耳其實沒有多神奇的「戲法」。


他只是讓阿嬌在電影里做回阿嬌。



鏡頭下的上海風雨飄揚,朝不保夕。女人們的浪漫在挨個瓦解,而阿嬌飾演的小五,也是眾多被雨打風吹去的浮萍之一。


這部電影里阿嬌戲份不多,但勝在寥寥數筆,一個有情有義,為愛一腔孤勇的烈女子形象,躍然熒幕。


關于阿嬌,Sir之前寫過,她很適合演有破碎美感的角色。



林小美是這樣,小五亦然。


被陸先生撿回家,低眉順眼,軟語溫婉。在動蕩的年代,陸先生成了小五全部的依靠和寄托,所以她愛得毫無保留死心塌地。對方一句話,她能拼上一切,包括性命。


她的「破碎」,是以卵擊石的決絕和純粹,是一句話就甘愿獻祭自己的剛折孤烈。



這個角色于阿嬌仿佛量身定制,是救命的。


果然,此片一出,贊譽紛至沓來——「這是阿嬌18年來,最好的表演之一。」



明珠蒙塵,難掩其芒。


只一部作品便稱影壇中堅,未免有些捧殺過譽。


但對阿嬌而言,這樣的肯定意味著。


數度迷茫的未來,總算有了可定位參照的坐標。



03

尋尋覓覓


阿嬌是渴望演戲的。


她後來參加過一檔綜藝,《演員請就位》。陳凱歌說戲時,她聚精會神地傾聽,像干涸的海綿盡情吮吸水分。


里面有一句話,Sir記得很清楚。

十年了,這是導演第一次這麼認真給我講戲。


這句話在Sir看來有兩層情緒。


第一層,如獲至寶的感嘆。


第二層,從不被重視的委屈自憐。


掐指一算,這十年差不多就是從阿嬌事業腰斬,陷入輿論漩渦開始。



2008年到2019年。


人生最該青云直上的十年,也是演員茁壯成長的十年。


卻偏偏是以虛度和失序為底色。


可回看阿嬌的成名史。


她的定位,也從來不是落子成局。


以前所未有的美少女組合形象出道,打破預期,風靡全香港,創下新紀錄。從1歲到80歲的人,沒有不喜歡她們的。


但如果再往前多看一眼,會明白。


那不過是港娛在下坡路前最后的回光返照。


港式傳統造星模式開始失效,考慮到市場變化,率先嗅到風向氣息的英皇開始參考國外偶像包裝方式,吸收日韓商業化方式,主打年輕化和偶像化。


年輕的阿嬌和阿Sa就這樣被選中。


甚至連具體的發展規劃、形象定位、市場人群也來不及細細考量,這對少女就被推出市場,像哄送哭鬧孩子的人形玩偶。

當時并不是要做女子組合,只是分別簽了兩位女生,之后發現她們經常走在一起,而且阿Sa很甜,阿嬌很美,兩人都給人很開心、很陽光的感覺。當時的香港正在金融風暴的影響下,市民心情欠佳,正好需要這股正能量。我們就把她們聯合打造成一對可愛的學生情人以及乖巧女孩,從校園歌曲和兒歌開始。她們代表了香港家庭里一個小女孩的理想形象,因此觀眾的年齡跨度很廣———小孩子像喜歡大姐姐那樣喜歡她們,年輕人像喜歡小妹妹那樣喜歡她們,而每個爸媽都會希望有個這樣的女兒。她們唱得不算好,但是沒關系,只要夠可愛就行。來源:《揭秘英皇造星秘笈:Twins的崛起與阿嬌的堅強》 成都商報


從一開始,阿嬌的作用,就是失準的。


一邊參考外國偶像化路線,一邊沿著TVB的老路,走多棲發展道路。


最開始,影視角色依賴外形順水推舟,走清澈透明的鄰家女孩「玉女」路線。


△ 阿嬌出演《這個夏天有異性》《一碌蔗》


再後來,港式打女青黃不接。


阿嬌聽從劉鎮偉意見,又走打女路線,填補空白,一口氣交出《精武家庭》《雙子神偷》《見習黑玫瑰》《雪山飛狐》《浣花洗劍錄》等數部作品。


高層有意捧,拉來成龍、梁家輝、甄子丹等作配。阿嬌也拼得出去,一度博了個「打戲女郎」的名頭,被寄予厚望,打女接班人。



但效果呢?


身手不夠利落,力度也麻麻。



然而。


高層們急著為「阿嬌」穿上各種時髦的戲服,卻沒有人認真端詳過她的表情。


在彭浩翔的文藝片《公主復仇記》中,阿嬌力壓勢頭正猛一舉拿下三個影后的陶虹,提名香港電影金紫荊獎最佳女演員。


2008年,她接到陳凱歌的橄欖枝,在其電影《梅蘭芳》中飾演梅蘭芳的妻子福芝芳青年時期。


從後來的說辭看,這位國際名導對阿嬌,是滿意的。

其實這孩子演得挺棒的,在當年《梅蘭芳》里演得特好。



至此,便沒有然后了。


被雪藏,赴海外進修,事業腰斬……


一抹才劃上亮色的紙繪,不得已匆匆掩卷。


現在回看,《梅蘭芳》也許就是阿嬌飄蕩不定的事業線中轉型的機會。


于轉型,大導提攜大IP傍身。于演技,脫離以往的單薄稚嫩,挑戰與歷史名伶有關的復雜厚重。



抓住了,演技翻身,自此有別于其他小花,咖位晉升。內地早早鋪就的事業也能只增不減,星光坦途。


可茶盞風波掀起的波瀾,也讓內地對阿嬌的封殺足足18月余。


再復出時,早已換了人間。



就像阿嬌所說的,進入這行是為了家里人生活得更好。


她的演員生涯,似乎總在誤打誤撞,被他人或者外物牽引著往前走。


不合時宜地曝光,從天而降的打擊,尚不成熟的輿論……林林總總,「圍獵」著這頭無意闖入秘密花園的受驚小鹿。


阿嬌曾經迷失過。


也許這種迷茫來自內心,也許來自外界的不接納。


但無論如何,她現在回來了。


盡管代價很大。


前路幾何,還未可知。


我們能做的,唯有祝愿。


祝愿未來的阿嬌,把路攥在自己手里。


看得清腳下,望得見遠方。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藝謀不emo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